蟲蟲書吧 > 玄幻魔法 > 造化之王 > 第3218章 豎子成名?
    成功的從皇族小世界逃離,回歸到洪荒洛邑皇宮的葉真,滿頭冷汗。

    雖然說順利回歸,但是在離開的那一剎那,最少十幾道神王境強者矚目,葉真隱約有所感應。

    尤其是奪舍姬驁的開國太祖姬邦的目光,分外凌厲,就仿佛在不遠處盯著葉真一樣,讓葉真更是渾身冷汗。

    這可是隔著近千萬里的距離。

    原因,葉真也是知道的。

    這應該是開國太祖姬邦很有可能是皇族小世界的主人。

    就像是葉真掌控魔魂界和蜃龍珠一樣,葉真就是魔魂界和蜃龍珠內的主宰。

    任何人進入這兩個世界,都要受到葉真控制的天道法則的壓制。

    換言之,開國太祖姬邦是極有可能強行留下葉真的。

    也就是葉真這一次準備充分,再加上開邦剛剛蘇醒,還在主持復活軍團的要務,沒敢離開皇族小世界的洛邑皇宮罷了。

    要不然,這一次葉真的真的很危險。

    因為皇族小世界入口的原因,這一次先天靈寶十二元辰諸天寶珠將葉真拉出來之后,葉真還是位于洪荒大陸的洛邑皇宮內苑。

    原本葉真是想回到東來閣,用真身替換精血分身,然后靜待片刻之后以其它理由離開洛邑皇宮。

    但想了想,葉真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不知不覺間,皇帝姬驁已經換人了。

    肉身內的神魂,已經換成了當年氣吞四海,雄才偉略劍定洪荒的一代傳奇開國大帝姬邦了,一個厲害無比卻又活了無數年的老鬼。

    可以說,大周內外所有人都不知道。

    目前只有葉真一個人知道!

    姬邦從皇族小世界歸來,依舊是這洪荒洛邑皇宮的主人。

    屆時,依舊還在東來閣的內監大總管何長英,就會將葉真提前離開的事情報上去。

    葉真不知道開國太祖姬邦奪舍姬驁之后,能夠獲得多少姬驁的記憶呢?

    會不會記得葉真的條件?

    會不會記得要葉真出馬出動鎮海軍的事?

    會不會記得葉真與長樂的婚約呢?

    不過,記不記得這些關鍵,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等姬驁回來,內監大總管何長英就會將葉真提前離開這件事,細致的上報給姬桀,不是姬邦。

    皇帝請臣子過來談事兒,然而臣子卻先走了。

    這事兒,對于原來的新君姬驁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皇權衰落,葉真與姬驁不對付,又有實力,做個權臣沒問題。

    可現在,姬驁體內呆著的,是大周那位雄才大略殺伐果絕的開國大帝姬邦啊。

    一個開國大國大帝姬邦再雄才大略也沒事,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可是,皇族小世界內,姬邦有一支精銳無比的復活軍團,有開國能臣名將,更有著數千位造化神人,數百位造化神將,至葉真離開之前,葉真看到的造化神王的數目,就達到了二十位。

    這股力量,絕對可以輕輕松松的將葉真的北海郡給推平二十遍不止。

    葉真更清楚,太祖姬邦回歸,面對大周如今四面戰火窘境,肯定要殺雞儆猴!

    葉真可不想做那第一個被殺的雞!

    更不想成為太祖姬邦回歸之后見識的第一位權臣。

    所以,葉真決定,還得在東來閣等著。

    如果等到天黑宮門落鎖之前,姬邦還不回歸,那葉真就可以先走了。

    但現在,葉真為免引火燒身,成為姬邦回歸后的祭旗對像,葉真還得等。

    不過,若是真身在皇宮內等候,也太危險了。

    終歸是葉真對開國太祖姬邦沒有任何了解,更何況,幾十萬之前的開國太祖姬邦與現在回歸的開國太祖姬邦,也是有著變化的。

    最終,葉真決定由精血分身在洛邑皇宮內等待,葉真的真身本體,則是悄無聲息的遁離洛邑皇宮。

    從皇宮內部離開,要比從皇宮外部潛入容易一點。

    沒多久,葉真的真身本體就順利的離開了洛邑皇宮。

    想了想,為了應對可能的意外和最大程度的變化,葉真的真身,徑直從地底潛離了洛邑。

    這樣一來,就算太祖姬邦帶著那么一幫子恐怖的能臣名將和強大的造化境回歸,就算是在第一時間橫掃洛邑,葉真也有著足夠的時間應對。

    本著不浪費的原則,葉真的真身本體,直接遁到了龍游原地底,潛入了龍游原地底的洪荒厚土人道大陣內,盡可能多的吸納吞噬洪荒厚土人道大陣內的那無數的太古龍族的龍魂氣息與煞氣,盡可能的壯大自己的黑水神宮內的龍魂。

    葉真有一種預感,開國太祖姬邦若是回歸,這洪荒厚土人道大陣的缺口裂縫,恐怕就會被修復,葉真以后再想吸納這里的太古龍族龍魂氣息,恐怕就難了。

    當年這洪荒厚土人道大陣,正是開國太祖姬邦命人布下的,然后歷代祖神殿一次次的完善充實的。

    東來閣內,靜靜的陪了葉真近兩個時辰的內監大總管何長英,有點著急。

    陛下方才說去去就來,怎么這會兒近兩個時辰了,還不回來?

    是不想再跟北海王葉真談了?

    還是又發生了其它什么事?

    說實話,何長英也是有些心疼。

    陛下最近是真的難啊!

    大周是真的多事之秋啊!

    這些天,他是眼睜睜的看著陛下一天天的變得憔悴,甚至是帶上了一絲頹廢。

    這段時間的大周,實在是太難了。

    何長英也恰好是知道祖神殿圣祭出了問題的為數不多的幾人,知道北海王葉真的條件極難達成。

    陛下這應該是去想辦法了。

    何長英已經在考慮,若是再過半個時辰,陛下還不回來,他就讓北海王葉真先行回去,明天再議。

    不過,何長英也很是佩服北海王葉真。

    人都說北海王是權臣,他也親身經歷過北海王葉真的霸道。

    可是今天看來,北海王葉真也不盡像是權臣。

    你說哪個權臣能被君王放到一旁耗上兩三個時辰還端坐如定,沒發任何脾氣?

    要真是個權臣,恐怕早走了!

    突然間,何長英覺的,北海王葉真還是忠公體國的,若有機會,他還是會向陛下進言提醒一二的。

    實在是坐的有點久了,何長英正想吩咐內侍給北海王葉真上點水果糕點的時候,東來閣內,突然傳來了隱隱的破空聲。

    何長英連忙迎出,就看到八名內侍正抬著軟塌飛掠而來,端坐在上邊的,不是陛下又是何人。

    何長英連忙迎了上去拜伏于地,“陛下,你召來議事的北海王殿下還在等你。”

    “北海王葉真?”剛剛下了軟塌的姬驁,也就是大周開國太祖姬邦嘴角浮現了一絲冷笑。

    “如此年輕的異姓王,不多見吶!到底是真豪杰,還是我大周無英雄,致使豎子成名?”

    姬驁沒頭沒腦的話,令內監大總管何長英有些想不明白。

    本想說點什么,但皇帝姬驁的目光,卻突然間令內監大總管何長英周身一緊,心頭有一種莫名的恐懼和緊張,連身體也驟地卷縮起來。

    那感應,就好像是他百年前第一次單獨拜見先帝時感覺一模一樣!

    不待何長英反應,開國太祖姬邦已經大步踏入了東來閣。

    身后,何長英的臉的疑惑。

    怎么短短三個時辰不見,陛下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氣勢,臉色,神情,都變得不太一樣。

    就連那走姿,從背后看也別有一番君臨天下的味道!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