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網游動漫 > 魔獸之灰燼使者 > 第392章 紛爭
    晨光灑在鋪滿斷肢殘軀的大地上,顯得格外凄涼。

    一夜的戰斗已經結束,黎明之前人類一方就進入追殺狀態。

    暮光龍的到來讓叛軍頭目們興起一時希望,但轉眼就走又讓他們墜入深淵。

    眼看人類反攻的號角勢不可擋,本是臨時捏合的三股叛軍立刻現出分歧。

    隨著其中一支自私的撤退,另兩支都不想做殿后的炮灰,臨時的盟約頃刻間分崩離析,叛軍一哄而散,向四面八方星散而逃。

    烏納斯帶著騎兵隊一陣沖殺,直到眼前再沒有活著的矮人,才緩緩停下來。

    戰果并不大,叛軍們像耗子一樣鉆入各個地洞,眨眼間就消失大半。

    大多地洞恰恰只能容納矮人的身高,以人類的身軀根本無法在洞里追擊,只有放棄。

    命士兵們打掃戰場,烏納斯匆匆趕回營地。

    “烏斯人類!”

    還沒到營地,熟悉的呼喊伴隨著高大的身軀出現在眼前,會這么叫他的只有一個——食人魔艾薩克。

    “哈哈,艾薩克!”烏納斯大笑著迎上去,“你們來得太及時了,幫了我大忙!”

    中途加入的匪軍正是烏納斯在黑爐中的“戰友”們——食人魔林肯和女獸人克伊拉的小部落。

    此時匪軍們大多停留在離營地不遠的空地上,搜刮戰場上的戰利品,好在沒有與人類發生沖突,想來路德與他們也是老相識,所以雙方才能和平共處。

    “烏斯人類,林肯老大讓艾薩克過來向你問好,請你過去商量事情,嘿嘿!”食人魔憨厚的笑著,見到圣騎士似乎發自內心的高興。

    別是來打秋風的就好,烏納斯心中腹誹,這幫匪徒總不會是看在雙方之前的交情才出手相助的,可能要提什么條件。

    “我現在有急事,等下就去見林肯。”

    對方在關鍵時刻幫了大忙,烏納斯也不好拒絕,但現在他確實有更重要的事——給麥格尼一個解釋。

    這不,兩名矮人騎兵飛速奔了過來,“騎士閣下,陛下讓您速回營地。”

    烏納斯向食人魔擺擺手,跟著矮人騎士兵很快來到營地中心。

    “救我女兒。”

    矮人國王經過一番殺戮,情緒已經平息下來,一見烏納斯就提出非分的要求。

    烏納斯一聽就知道,麥格尼已經知道自己會復活術的秘密,至于是誰告訴他的,只能是石眉赤眉那兩個叛徒。

    身邊知曉復活術的人越來越多,烏納斯知道這個秘密無法保守太久,倒也并不在意。

    以前不敢公開是怕被人盯上,現在嘛,敵人太多,已經無所謂了。

    他沒再矯情的做戲,直接道:“我需要安靜。”

    麥格尼點點頭,指了指身邊的帳篷,茉艾拉的遺體就在里面,矮人騎兵們早已將帳篷周圍的人驅趕干凈。

    烏納斯獨自進入帳篷,看著茉艾拉被清理干凈的僵硬面孔,心里有些猶豫。

    真的要復活這個對自己有深仇大恨的女人嗎?

    可以肯定,復活她并不能讓她感恩,這個女人無疑會成為一顆釘子,釘在他的心間,她可以撬動暮光教徒、黑鐵叛軍和銅須矮人,自然也有能量找他的麻煩。

    但不復活她——或者假裝失敗,又會狠狠的得罪麥格尼,對接下來暴風難民的回家之路造成不利的影響。

    而且與鐵爐堡的國王結仇無疑會背負不小的壓力,自己本來還打算以聯盟的立場,向鐵爐堡討要一些支援。

    權衡再三,烏納斯決定還是盡人事聽天命,這個女人雖然威脅不小,但還比不上她的父親。

    救贖的施法很快就結束了,金光散去,茉艾拉重新獲得呼吸的權力,烏納斯心情復雜的走出帳篷。

    “您的女兒已經沒事了。”

    麥格尼顧不上什么禮節,一手扒開擋路的圣騎士,沖進帳篷,驚喜的歡呼很快就傳了出來。

    看樣子麥格尼一時半會兒不會出來,烏納斯騎上金剛奔出營地,很快就見到“正直”的林肯和他那不相稱的配偶——女獸人克伊拉。

    雙方寒暄一陣,互相說起自黑石深淵后門分開后的經歷。

    林肯的遭遇很簡單,食人魔和獸人組成的隊伍在灼熱峽谷中簡直是四面皆敵,沒有哪個勢力會對他們表示友好。

    他們只能一路搶劫,到處流竄,遇到強大的矮人勢力就躲,遇到弱小的就搶,卻始終無法打通去往荒蕪之地的路,只能在峽谷中瞎轉。

    前些時候,他們也面臨到矮人叛軍的圍剿,損失不小,但黑鐵叛軍的強勢也導致流匪們空前團結,幾支幾乎被打散的矮人匪軍聯合起來,準備給叛軍一個狠狠的報復。

    一直不被各方矮人接納的食人魔和獸人這時突然有了利用價值,被矮人們邀請加入盟約。

    匪軍們時刻盯著叛軍的動向,終于在今晚,抓住機會,狠狠捅了叛軍的屁股,同時也幫烏納斯解了圍。

    “早知道當時就不跑了,跟著你或許也能在倫達恩手下混個外族領主當當,哎…”

    林肯聽了烏納斯的經歷,后悔的嘆了一口氣,他這些日子可吃了不少苦頭,可以說比在黑爐中更慘,在黑爐里他是一方霸主,在灼熱峽谷中卻是喪家之犬。

    “沒志氣的東西!”克伊拉怒罵一聲,“就知道唉聲嘆氣!”

    兩“夫妻”的感情似乎出了問題,烏納斯暗中好笑,道:“什么狗屁領主,除了一塊荒涼的邊境領地,什么實際的好處也沒有。”

    林肯的眼珠子轉了轉,“烏納斯兄弟,你可不能這么說,我們想找一處安身的地方都沒有,在峽谷里當流匪的日子大家都受夠了。”

    “荒蕪之地…”

    “唯一的通道被炸塌了,聽說是一支逃過去的黑鐵矮人干的,我們沒有能力將其打通。”

    索瑞森倒臺,很多黑鐵矮人都感覺跟世界末日到了差不多,慌亂中還真有可能這么干。

    林肯希翼的看著圣騎士,“烏納斯兄弟辦法多,一定要幫我們這個忙。”

    烏納斯皺著眉頭,“我也沒時間和能力打通被炸塌的山道,不過,如果你們想找個安身之地,我的領地倒是可以讓你們暫駐。”

    “太好了!烏納斯兄弟,多謝…”

    “別謝的太早,倫達恩封給我的領地叫做觀火嶺,聽說是一個荒蕪的邊境山地,盜匪橫行,并不是那么好待的地方。”

    “沒關系,只要兄弟你承認我們是觀火嶺的居民就行了,至少我們不會再被倫達恩一方的矮人攻擊。”

    這些日子林肯的異族隊伍一直被各方矮人攻擊,烏納斯的承諾等于給了他們黑石深淵的居民身份,臣服倫達恩的黑鐵矮人沒有理由再攻擊他們,可以說減少了一半敵人。

    “沒問題就好。”沒付出什么代價就能解決問題,烏納斯也很滿意。

    林肯卻又道:“戰利品的分配…”

    “都給你們吧,”烏納斯根本看不上叛軍留下的武器裝備和那點財物,大方道,“那是你們應得的。”

    “哈哈,我就知道烏納斯兄弟有情意!”

    烏納斯跟著打了個哈哈,準備再閑聊幾句就走,一名獸人戰士卻急匆匆的沖過來,大叫道:“酋長,又有矮人軍隊來了,看旗號似乎是倫達恩的部下。”

    “多遠?”

    “不足一公里。”

    “讓打掃戰場的兄弟們都快回來。”林肯的警惕不無道理,他們這段日子算是被黑鐵矮人欺負慘了,不得不做好防備。

    “我去看看情況。”

    烏納斯丟下一句話,騎上金剛回到人類營地中,不一會兒,兩名騎手就從來者的行伍中沖出,向營地奔來。

    烏納斯一見就知道來的是友軍,因為其中一名騎手正是昨晚派回去求援的騎兵。

    另一名矮人騎手也是熟人,烏納斯不記得他的名字,但知道他是塞納-火花的親衛之一。

    果然,兩名騎手到了近前,立刻通報了情況:果然是塞納-火花親領著軍隊到了。

    這里離火花領地最近,但這么早就能整軍到達,說明塞納-火花非常重視烏納斯的求援,當然,也可能是沖著功勞來的——抓回茉艾拉可是大功一件。

    烏納斯親自迎上去,與火花領主稍稍寒暄便互通了情報,當聽說銅須國王也在營地中,并且只有不到百人的護衛隊時,矮人領主眼中釋放出熾熱的光芒,這是天大的功勞砸在頭上啊!

    黑鐵和銅須是世仇,塞納立即建議動手,抓到敵方國王的功績能讓他倆的地位再升個幾級。

    烏納斯可不想與銅須矮人結下死仇,還沒想好怎么措辭調停,人類營地中就炸了鍋,那支銅須騎兵瘋狂的向北方奔馳逃跑,弄得營地中雞飛狗跳。

    麥格尼不是傻瓜,見突然來了兩千多黑鐵軍隊,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對自己相當不利,他顧不得女兒未愈的身體,背上她就帶著部下跑路了。

    “追!”

    塞納-火花顧不得理會圣騎士的阻攔,叫上自己的數百騎兵隊出發追擊,他可不想煮熟的鴨子就這么飛了。

    烏納斯黑著臉回到營地,兩邊他都不想得罪,夾在中間也不知道該怎么辦。

    他這時才有空回到指揮大帳,查看昨晚的戰報,心情頓時好受許多,斬獲雖然不多,但損失也很小,只傷亡了不足百人,路易莎和蓋爾也安然無恙,這多虧了奧馬爾大師的紫羅蘭結界。

    拼命戰斗或擔驚受怕了一夜,不管是是戰斗人員還是難民都很疲累,烏納斯勉勵了幾句,便遣散部下,讓他們各自休息去了,并下令吃過午餐后再繼續上路。

    只有暴風軍的指揮官路德愁眉苦臉的留下來,“大人,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路德原本就預料到這一路不會太平,但只以為會是些小毛賊級別的麻煩,沒想到卻卷入了矮人公主的營救行動中,隨著銅須國王的到來,事態好像還進一步擴大了,一時間對平安帶大家回暴風城失去信心。

    “石眉和赤眉呢?”想到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烏納斯問道,“剛才沒看到他們。”

    “不敢見大人,都躲在自己的帳篷里。”路德說起矮人兄弟也幾乎要咬牙切齒了。

    “他們的國王逃跑時怎么沒帶上這兩個忠心耿耿的家伙呢?”烏納斯嘲諷的笑道。

    “好像是因為沒有多余的坐騎,而且隊伍里和他們一起回鐵爐堡探親的還有三十幾個矮人,拋下這些人他們似乎也做不到。”

    “都綁起來吧,做個樣子也好,畢竟我還是倫達恩分封的領主,身不由己,但你們不一樣,路德,你聽好了,你們都是要回家的暴風難民,要保持中立的身份,不要卷入黑鐵和銅須的紛爭。”

    “可是…”

    “沒什么可是的,當時情況緊急,我派兵求援的對象可不止塞納-火花這一家,一定有更多的黑鐵軍隊到來,如果麥格尼到來的消息傳開,倫達恩甚至可能御駕親征,那時我不得不偏向他那邊,但你們卻可以保持獨立性,不要被裹挾了,到時候我的命令你也可以不聽,記住,保護難民安全回家才是你的第一職責。”

    “是,大人!”路德仿佛有了主心骨,大聲應道。

    烏納斯心中卻哀嘆一聲,難以預測這件事會怎樣結束。

    ……

    三天之后,當烏納斯帶著人類隊伍和林肯的部落到達觀火嶺時,這里早已被大批的矮人軍隊占領,天空中醞釀著戰爭的陰云。

    這片荒涼的邊境領土從來沒有這么熱鬧過,本來在這里活動的盜匪們都縮在地洞和隱僻的山間瑟瑟發抖,生怕銅須和黑鐵的大戰波及到自身。

    這三天來,黑鐵矮人對麥格尼的追擊一刻也沒有停止,最終在這里將他堵住了。

    一開始,塞納-火花屢屢差點跟丟,畢竟普通的矮人騎兵比不上麥格尼的精銳親衛隊,于是他開始散布消息,將銅須國王“只身”到來的情報傳遍整個灼熱峽谷,并許下高額的懸賞。

    這下點燃了所有黑鐵矮人的熱情和貪婪,不斷有人加入到圍追堵截的行動中,使麥格尼多次陷入險境。

    如此重大的消息,三天的時間早已足夠發酵到鐵爐堡,銅須矮人稍一查證,便得知國王秘密深入敵境竟是真的,連忙向邊境集結大軍,準備營救國王。

    而黑鐵這一邊也不斷有新加入的追捕者,雙方都在邊境集結了超過萬人的軍隊,大戰一觸即發。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