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玄幻魔法 > 北辰星緣 > 第四十六章 陰謀(三)
    不信的話,你可以來試試,以你最快的度梁宇依然微笑的站立著,就那樣如青松般挺立著。八〈ww〕>

    我承認你很聰明,你的才智是我望塵莫及的,但是我的度是你永遠也無法越的。貓女聽了他的話卻顯得出奇的冷靜,緩緩拔出腿間的兩把短刀,在刀鋒盡露的瞬間,周圍的空氣再次被凝固。只有梁宇漸漸變成血紅色的雙眼依然泰然自若。

    梁宇身后的二女也幾乎瞬間行動起來,韓嘉森寒的匕已經在手,沈冰也已經手握劍訣,隨時準備施展法術。

    貓女動了,只是輕輕的一動,身形便已消失在原處,就在瞬間,梁宇也動了,渾身出血紅色光芒的梁宇瞬間化作一道紅芒,沒有向前而是倒退著射向沈冰的方向。

    沈冰只覺一道紅芒自眼前閃過,一柄寒冷的短刀便已經停在自己咽喉三寸處,這就是貓女的度,瞬間陰寒的短刀已經到達沈冰的咽喉。

    沈冰頓時僵住,如果不是那只有力的大手抓住刀刃,自己的咽喉恐怕已經被刺破。看著眼前冒著寒氣的刀鋒,她完全呆住了。

    韓嘉也已經木然,她也完全沒有想到,這個貓女的度竟然能夠達到如此程度。自己先前為梁宇擋上一刀,那時貓女的度自己還可以目視,現在即使是站在一旁的沈冰,他恐怕都沒有機會阻攔,韓嘉完全震驚了。

    梁宇那雙被紅霧包裹的大手絲絲的抓著貓女的刀刃,竟然仿佛抓著一只棍子,那鋒利的刀刃竟然完全無法給他造成絲毫傷害。

    貓女眼中也閃過一絲驚奇,她沒想到這個只是不完全魔化的玉狐王,竟然就有如此實力,看來剛才梁宇所說非虛。自己真的無法戰勝傳說中的魔王。

    但是她也不能放棄,如果真的打不過,那么以自己的度逃跑應該還是不成問題的。此時她已經有了逃跑的。

    但是我們的梁家大少爺能給她這個機會嗎不能,只見梁宇血紅的雙眼突然兇光乍現,陰冷地說道:怎么心虛了還想耍什么陰謀嗎顯然對于貓女不攻向自己,而是突然攻擊三人中唯一的一名法術型,身體最弱的沈冰感到憤怒。

    哼貓女沒有多搭話,只是冷哼一聲,另一只手中短刀也動了起來,只見一道寒光帶著數條刀影,向梁宇的咽喉劃來。

    此時的梁宇花白的長垂至腰間,只見那長隨著他的身影飄然揮灑,花白的幕在凄冷的黑夜中畫成半圓,貓女高挑的身影便被遠遠的摔了出去。

    我說過,現在的你不是我的對手。梁宇安然無恙的站在原處,嘴角依然掛著微笑,沖著那個遠遠的黑影,淡淡的說道。

    你為什么前后的梁宇完全判若兩人,雖然還都是一樣的血紅色雙眼,一樣的花白長。但是此時梁宇身上的氣息雖然依然充滿著暴戾與嗜血,讓人不舒服,但是其中在暴戾與嗜血中卻仿佛多了些許恬淡與冷靜。

    這還得多多感謝你穿胸而過的一刀。梁宇淡淡的說道:你心中也一定在想,原本死亡了的我,為什么會突然復活

    那可不是我體內玉狐王所擁有的實力,而是她。說著,梁宇自背后摘下畫卷,輕輕的握在手中,畫卷在接觸到梁宇手掌之時便起了變化,出一股溫和的深藍色光芒。

    那是一種溫暖的,令人舒適的光芒。也是梁宇復活時身體周圍的光芒。

    這是不僅貓女感到驚奇,身后的韓嘉也感到驚奇,這股熟悉而溫暖的感覺她又豈能不知,在自己的靈魂漸漸在黑暗中墜落的時候,就是這道溫暖的藍光將自己從黑暗中拉了回來。

    這個畫卷中原本封印著完全不亞于玉狐王的妖魔,也許是由于我體內的玉狐王與她有著某種聯系,在我剛剛接觸到它的時候便感覺畫中這股神秘力量的存在。

    也就是在你刺出那一刀,韓嘉的血漸到其上的時候,我對這畫卷的感覺才完全明晰,一股精神之力瞬間傳入我體內,封印在其中的妖魔竟然能夠讓人復活的能力,但是韓嘉的血并不能讓她突破封印,她需要的是我的鮮血。也是倚靠她的力量我才能夠壓制住接受月之精華洗禮的玉狐王

    說實話,玉狐王居然能夠進行月光祭祀是我沒有想到的,如果那時沒有她的出現,恐怕現在這里的人恐怕早已都不存在這個世界上了,而且玉狐王也將完全復活,那么世間難免再有一場生靈涂炭。梁宇雖然輕描淡寫的說著,但是在見識到玉狐王的強大之后,在場的人誰都暗暗捏了把冷汗。

    也就是在我重新封印玉狐王也就是玉狐王最虛弱的時候,你卻突然出手,也是拜你所賜,我的鮮血直接濺射到畫卷之上。

    現在你應該明白了吧

    不僅貓女明白了,身后的韓嘉也完全明白了,自己明明已經死亡,為什么會突然復活,自己為什么又對那畫卷生出一種熟悉的感覺。

    哈哈貓女一陣狂笑,是的,是接近瘋狂的大笑。

    沒想到,我卻反而幫了你貓女在嘲笑著自己。

    但是貓女突然神情一變,眼神也突然變得凌厲,冷冷的道:你和我說了這么多,就不怕我會逃跑

    梁宇嘴角也露出一絲冰冷的微笑,我能把我的秘密全告訴你,自然有辦法不讓你泄露出去。

    哦我雖然打不過你,但是如果逃跑,恐怕還不成問題,只要我還活著,你的秘密就永遠不會成為秘密了。貓女對自己的度還是極度自信的,即使打不過逃跑還不是問題的。

    哼梁宇冷哼一聲,冰冷的說道:在你準備逃跑之前,還是先回答我幾個問題吧

    恩貓女也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人竟然會突然這樣問自己,不過既然他提出來了,姑且聽聽也無妨。

    你問吧不過我回不回答,那可是的事。貓女打定主意,等待著梁宇問。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