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歷史軍事 > 鋒利的刺刀 > 七十九 戰斗無處不在(上)
    我說葉仁啊,你和那個漂亮妹子進展如何啊

    戈圣潔脫得差不多了,就剩下緊身的體能壓力短褲和緊身的體能運動短袖。<    ]}

    特種部隊每個士兵都配了這樣的裝備,就是為了能夠在一定程度上保護士兵們的身體。

    特種部隊需要大強度的訓練,但是并不是以過度消耗隊員的身體來單純的為了訓練。練為戰,要是把人都練垮了還怎么打仗

    所以,特種部隊一邊要大強度訓練,一邊要保護特種兵們的身體不會在訓練中受到無法挽回的傷害。

    別瞎猜喲,誰把我的蛙皮衣送來了葉仁看到床上放著一個盒子,盒子里放著他的全套蛙皮作戰服。

    床邊還放著作戰靴。

    老大送來的,說我們穿得太寒酸。趕緊換衣服,準備訓練了,你別中午跟個美女吃飯都吃傻了吧

    滾,你才傻了呢。

    葉仁趕緊踢掉了早就不想穿了的破膠鞋,換了雙新襪子,先就穿上了自己最喜歡的軍靴。

    自己的蛙皮穿在身上的感覺就是不一樣,頓時就帥氣多了,可惜就是沒有戰術背心。

    當然,戰術背心也不是沒有,就在柜子里放著。

    走吧,訓練。

    戈圣潔從柜子里翻出自己的棒球帽,撕掉了上面的隱殺魔術貼,戴在了頭上。

    隊列訓練不錯,這項我們就算是過了,帶你們玩點新鮮的,只此一家別無分店,其他的軍訓都遇不到這好事。王曉雪對坐在足球場上原地休息的一班學生說道。

    是什么啊

    你們一定會很期待的,你們幾個跟我來一下。尹夢雅招呼葉仁他們幾個跟著走。

    葉仁他們跟了上去。

    王曉雪帶著他們領會了幾十把拆掉了撞針的五六式半自動步槍,這些五六式半自動步槍上都裝著軟橡膠做的訓練刺刀。

    這是從地方上的武裝部調來的訓練民兵刺殺的用的槍。

    哇塞,槍都拿來了啊

    坐在操場上的男生們看到葉仁他們背著一把把漂亮的56式半自動步槍回來的時候還是心潮澎湃了起來。

    這才帶勁嘛。

    幾個人男生竊竊私語。

    而王曉雪的背上也背著自己的95式突擊步槍。

    五六式半自動步槍由于其漂亮的外形被我國選作禮賓用槍。同時由于56半屬于傳統設計的步槍,外形簡潔,方便持握,適合用于沒有接觸過槍械的士兵和民兵學習刺殺操。所以在換裝的時候,大量的五六半自動步槍被改造,換上橡膠刺刀,拆除撞針交給了地方武裝部。

    新兵連也存著不少。

    甚至有的單位的門口的哨兵都還拿著五六式半自動步槍上哨,因為五六半自動比較長,能夠持槍站立,槍托著地,可以持槍行禮,很是方便。而要是拿95,你手抓著槍口,槍托根本就挨不著地。當然,95屬于無托結構。

    這老古董還是挺沉的。葉仁說道。

    廢話,這一把槍都還是有那么重,更何況你拿了那么多。

    步槍被到了所有人的手上。

    拼刺刀,是我軍的一項光榮傳統,也是我們刺刀英雄旅的精神象征,如果你們接受了我們旅的訓練,卻不會拼刺刀,那么你們會讓我們丟人的

    現在我教你們持槍。

    這種訓練對于葉仁他們來說實在是無聊。

    不過能夠這么公開的摸槍,也是不容易。

    而當全隊人的刺刀都耍的有模有樣的時候,最讓人期待的實彈射擊就來了。

    晚上,關上了寢室的門,特種兵們開始檢查武器裝備,進行常規的保養。

    保養什么啊,快一個月一顆子彈都沒有打過,都要霉了啊。葉仁把干凈得不能再干凈的槍管又用通條擦了一次之后放了下來。

    就是因為要霉了才要擦啊,你別忘了,槍也是你的戰友,你幾天不洗臉你還不讓你戰友洗臉啊

    我靠,誰幾天沒有洗臉了啊

    張冠霖將保養好的槍組裝起來,端起來瞄準了葉仁。

    有本事開槍啊。

    葉仁頭都沒抬。

    嘿嘿,你怎么知道我就沒有裝子彈。張冠霖笑了笑。

    把槍放下

    戈圣潔和石楠峰一起抄起了一邊的手槍,瞄準了張冠霖。

    別緊張,你們倆把槍放下,步槍子彈都鎖著呢,你們倆的手槍里可裝著子彈。葉仁說道。

    你怎么知道他的槍里沒有子彈說,你是什么人戈圣潔壓低聲音對張冠霖說道。

    因為我信任他,他是我的戰友葉仁毫不在意地說道。

    隊長,你最近壓力有點太大了。張冠霖將槍抬了起來,扣了一下扳機,出一聲輕響。

    放輕松,你最近怎么了葉仁也拍了拍戈圣潔的肩膀。

    對不起

    戈圣潔收起了手槍。

    我知道你是擔心,別擔心,我們才是精英,特種部隊的精英。葉仁說道。

    葉仁,你覺得他們會在什么時候動襲擊我希望我們能夠阻止他們,我不希望將這些孩子置于險地。他們沒有能力保護自己。戈圣潔似乎顯得很焦慮。

    兄弟,沒有人想把他們置于險地,但是我們有辦法嗎如果你能確定敵人在什么地方,我們就能直接干掉他們,但是你能嗎葉仁問道。

    該死真該死

    戈圣潔一下子被葉仁戳到了痛處,很是難耐。

    好啦好啦別想得那么多了,如果有什么情況,老大們一定會幫我們的,我們現在連敵人是在校內還是在校外都不知道。

    我們是特種部隊,我們是搞偵查的,你們不覺得我們現在就是在坐以待斃石楠峰說道。

    那你想怎么樣我們去偵查偵查張冠霖問道。

    這個時候,戈圣潔的電話響了起來。

    你們是不是想去偵查一下啊告訴你們,別輕舉妄動,你們的任務是潛伏,不是偵查,出現情況再動,敵不動我不動

    王朝陽的聲音在電話里說道。

    是老板戈圣潔說道。

    難道有人打小報告戈圣潔放下電話之后心頭吃了一驚。

    誰知道呢,也許是咱們老大神機妙算呢。葉仁說道。

    得了,咱們老大可都是特種作戰的老兵油子了。張冠霖說道,這種事情他們都算得到的。

    嘿,還真的讓張冠霖說對了,這次還真的是王朝陽和王偉龍算到的,所以干脆給他們打個電話打打預防針。

    這么憋,這幫小子不會給憋壞了吧。王偉龍拉開一個拉罐遞給王朝陽。

    干嗎少打兩槍就憋壞了要是這關都過不了,他們就不配做我的兵。王朝陽喝了一口飲料說道。

    明天去海軍6戰隊讓他們好好打一打。王偉龍說道。

    對了嘛,我跟你說,最快襲擊就是在軍訓結束之后,時間不多了。王朝陽說道。

    你怎么知道

    哼,我怎么不知道王朝陽說道,論起打仗,我們才是行家,不是那些雇傭兵。

    你個半仙。王偉龍自嘆不如地搖了搖頭。

    你們覺得這些新兵能搞定嗎

    和原來一樣,他們只要能夠給我將敵人和學生們區隔開,我們就能打個包圍,他們就完蛋了。

    要是和原來一樣,我們還得加強其他部位的保護,我們的隊伍也不要落單。王偉龍說道。

    吃一塹長一智,老玩這一招,我們也必須要有所準備吧王朝陽說道。

    我們兄弟的血,不能白流,娘的。王偉龍說道。

    葉仁

    尹夢雅的聲音突然從樓底下傳來。

    怎么啦

    葉仁抓著槍管跑到了窗戶邊上,探出腦袋冒了一句。

    舒曉曉出事了,你趕緊下來

    什么我馬上來

    葉仁趕緊回到了屋里準備出。

    怎么了戈圣潔問道。

    舒曉曉出事了。葉仁說道,我要去看看。

    走吧,一起去,人多力量大戈圣潔將手上的工作放下。

    走石楠峰幾下就將手上已經拆散的步槍組裝好。

    走吧。張冠霖跳起來,將手上的東西收好放進了柜子里,我去叫他們,然后開車在樓下等你們。

    刀帶上戈圣潔拿出張冠霖的匕扔給了張冠霖,

    張冠霖接過了匕,塞進了腿袋里,出門了。

    剩下的人馬上組裝好已經拆解的突擊步槍和狙擊槍,然后收拾好所有的東西,然后都將匕藏在身上出了門。

    等到葉仁戈圣潔他們下樓的時候。

    張冠霖已經和李嘉業黃駿馳任亮尹夢雅開著兩輛帶來的越野車在樓下等著了。

    走

    葉仁他們跳上車,尹夢雅和張冠霖就把車開出了學校。

    到底出了什么事葉仁坐在尹夢雅的副駕駛位置上問道。

    舒曉曉剛剛給我打電話,說是被以前的幾個男同學叫出去唱歌,結果被灌了不少酒,而且她一個同學還叫來了一幫社會上的人,對她動手動腳的,她現在躲在廁所里,不過不知道能拖延多長時間。

    知道在哪個地方嗎

    在煌城,那個地方我知道,我現在走的是近路。葉仁,你最好給她打個電話。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