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歷史軍事 > 鋒利的刺刀 > 一二九 讓子彈飛
    特種兵都會被要求在日常訓練中慢慢將記自己開了多少槍訓練成一種本能,而自動步槍中如果槍膛內還有一顆子彈的時候就換彈夾,那么根據自動步槍的射擊原理,換了彈夾之后就不需要進行上膛,而是繼續擊最后一顆子彈,這樣下一個彈夾的彈藥會自動上膛。〈〈  ]>

    而特種兵們會在出任務的時候先在槍膛里頂上一顆子彈,然后關閉保險,拔下彈夾,重新補充一顆子彈,再把恢復三十存彈量的彈夾重新插進去,這樣每打三十拔下彈夾都肯定有一顆子彈在槍膛里。

    雖然我們的951式突擊步槍也使用了空倉掛機裝置,但是同樣需要在裝好彈夾之后按一下解脫按鈕才能解脫,和美軍的m4卡賓槍一樣,或者說和世界上大部分的突擊步槍都一樣。而且事實上曾經在空倉掛機的問題上都還有一些爭論。但是畢竟士兵們才是真正的使用者,他們覺得方便才是最關鍵的。有空倉掛機的步槍,即使是在打光了所有的子彈之后才換上新的彈夾也只需要在換好彈夾之后一個很順手的小動作就可以完成子彈的重新上膛,而不需要太大的動作并更加的貽誤戰機。

    而特種部隊使用的戰術換彈動作,在槍中保留一顆子彈的行為則是比空倉掛機更加進步的選擇。

    因為特種部隊所面臨的敵情將會更加復雜。除了縮短換彈造成的火力中斷的時間之外,留一顆子彈在槍膛里也可以在換彈中途出現的敵情迅做出反應。試想一下,正在換彈夾的時候一個敵人出現在面前,這種時候是不是槍里還有一顆隨時可以擊的子彈和槍里已經完全沒有子彈的情況是天壤之別

    顯然,就特種作戰來說,女兵們還有很多很多的東西需要學習。

    而特種作戰本身就是一種特殊的戰斗,很多東西都是不一樣的,即使是戈圣潔他們也不能說已經掌握了特種作戰的全部精髓,就是他們也依然還要學習很多的東西。

    葉仁顯然今天不是很在狀態,基本上幾個人在給女兵們講解她們觀摩的這些特種兵對訓練項目的展示的時候葉仁都沒有說話。

    葉仁,要不你去找找舒曉曉,別跟著我們了。戈圣潔看出了葉仁的心思并不在這里,所以對葉仁說道。

    不好吧葉仁說道。

    沒事,尹夢雅和你一起去,這兒也沒什么用得上你們倆的地方。戈圣潔說道。

    你這是趕我們走啊尹夢雅說道。

    不是,哎呀,你就陪他去吧,說真的。戈圣潔說道。

    好吧。尹夢雅說著拿著葉仁走了。

    戈圣潔看著葉仁和尹夢雅走開的背影,突然嘆了一口氣。戈圣潔都不知道自己的為什么嘆這一口氣,是覺得無奈還是覺得不值得總之意味很多很雜,自己卻說不清楚是哪一種就對了,或者說兼而有之

    誒你們想不想體驗一下啊張冠霖突然大聲對女兵們說道。

    戈圣潔的思路被拉了回來。

    原來張冠霖帶著女兵們來到了今天僅有的兩個可以進行體驗的項目人質屋。

    這個訓練場同樣也是修建在坑道中的,里面修了不同戶型的住宅的模型,而且里面擺上了貨真價實的家具。如果不是里面戴著面罩的假人的和沒有天花板以及墻壁不過是薄薄的木板的話,這里開起來還真的就像是一個個普通的民宅。

    雖然建筑布局不同,但是這個坑道中的模擬住宅的格局已經基本囊括了能夠想到的所有的房屋布局。屋內的陳設也可能隨時被改變。

    也就是說,即使是在這里不斷的訓練,碰到完全一模一樣的情況也是不可能的,一個假人標靶的位置變化都可能造成布局的完全不同。

    這里就是專門用來訓練特種作戰小隊的室內突擊戰斗用的。可能是單純地訓練室內清剿,也有可能訓練的是營救人質的突擊行動。而營救人質的突擊行動是最具有危險性的,因為扮演人質的將會是特種部隊的其他士兵。而那些假人充當的就是將會被擊斃的歹徒。

    當然,這些士兵都敢于去充當這樣的人質,因為他們充分信任他們的隊友。

    而特種部隊也有這樣的自信可以開放這個項目給任何想要體驗的人體驗,他們有信心不會傷及無辜。

    在人質營救這件事情上,無論是特警武警還是特種部隊都只能成功絕不能失敗,這一方面的訓練從來都是最嚴格的的,因為這樣的戰斗,不能輸。

    在這里圍觀的人也已經很多了,但是很多人都還是在觀望,而不敢輕易嘗試。

    這也可以理解,這樣的體驗項目簡直就是在用生命做賭注啊。恐怕還真的沒有幾個人敢于在里面抱著一個假人,等著特種部隊沖進來,將子彈從距離自己極近的位置飛過去。這東西和蹦極啊跳傘什么的極限運動一樣,同樣都是理論上都是有保障的,但是真正去做的時候說白了還是一錘子買賣,萬一跳出去繩子斷了或者是傘打不開了,不管你是誰,都tmd的完蛋。

    說話啊,有沒有想要下去玩玩的張冠霖又問了一句。

    女兵們似乎對張冠霖的這個提議有一點點動心,但是還是沒有人主動說自己要去的,畢竟都還是有點怕啊。

    這樣萬一要是玩兒砸了,自己個掛在這里了算什么光榮犧牲烈士還是算意外事故

    沒事的,下去玩玩唄。

    黃駿馳和任亮也開始鼓動這些女兵下去試試。

    我說你們不會是不敢吧戈圣潔看了看女兵們似乎還沒有去的意思,忍不住來了一句。

    切,你才不敢呢。廖倩白了戈圣潔一眼。

    戈圣潔一看有門兒,直接來了一句:我怎么不敢我要是下去了,你敢下來么

    你敢下我就敢下廖倩毫不示弱地說道。

    好啊。

    戈圣潔說著還真的下去了。

    廖倩也真的就跟著戈圣潔下去了。

    看見沒,可有人帶頭了啊,你們敢下不張冠霖用戲謔地口氣對女兵們說道。

    咋不敢啊王曉雪說道,你跟我下去

    王曉雪一指一直在旁邊偷笑的李嘉業,李嘉業立馬笑不出來了。

    李嘉業被王曉雪拉著一起就下去了。

    切下就下

    女兵們嘩啦一下都下去了。

    在突擊隊的安排下,女兵們都進了一間屋子,各自找了個位置坐下或者站著,旁邊都杵著一個假人。

    準備停當,門被關上,特種部隊的演示要開始了。

    我的媽呀,我怎么覺得有點恐怖啊這也太近了

    周雨靜這會兒有點后悔了。

    周雨靜懷里抱著一個假人,假人的頭就挨著她的頭。

    沒事。戈圣潔居然直接摟著一個假人站著,還故意用自己的頭靠在假人的肩膀上。

    這些假人都是買的外面工廠里生產出來的便宜貨,就是地攤上用的那種,打壞了不心疼。不過這種批量生產出來的假人的模板都是世界名模的身材,就一個身高來說,這個假人起碼得有一米八五,戈圣潔個頭不高,只能像是在和這個假人搞基一樣將頭靠在假人的肩膀上。

    真不知道這個假人是個什么感受。

    準備好了嗎

    在上面負責現場控制的軍官問道。

    隨時可以開始。戈圣潔看了看女兵們都準備好之后說道。

    有了軍人第一批下去做這個體驗,在周圍觀摩的人都來了興趣,都圍著等著看好戲。

    為了讓大家看得更加清楚一點,我們不使用真正的閃光震撼彈,我們使用這個易拉罐來模擬。

    準備開始突擊的突擊隊的指揮官舉著手里的一個空的可樂拉罐對上面的觀眾們說道,也是讓屋子里面的人能夠清楚地聽到,做好思想準備。

    之后,特種兵們開始在門口做準備。

    門右邊的特種兵用右手一下子推開了門,左邊的尖兵隨即將易拉罐罐子扔了進去。

    大約零點五秒之后,特種兵們開始行動。

    這個零點五秒是閃光震撼彈爆炸的時間。

    尖兵迅突入屋內,手上的92手槍迅鎖定了左邊的一個目標并且迅開火。右邊的特種兵也迅沖進屋內,直接切入右邊的扇面,余光迅掃視了門后的情況,確認安全。

    之后的特種兵也魚貫而入,在一秒鐘多一點的時間之內,特種兵們就已經全部進屋,沒有一個人的周圍出現重疊,也沒有一個人的視野被阻擋。

    特種兵們進門之后試瞄的方位都是已經在不斷的訓練中潛移默化地成為一種習慣的范圍。

    在所有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幾聲槍響過后,特種兵們已經開始喊:安全

    或許上面觀摩的觀眾們還要看得清楚一些,戈圣潔和李嘉業也看得清楚,或者說他們已經很熟悉這一套程序了。

    而女兵們是真的沒有看清楚,實在是太快了。

    就好像只是可樂罐子剛剛扔進來,緊接著就是一片人影閃過,一片槍口的火光閃過,緊接著就結束了。

    而女兵們身邊的假人的腦門上都無一例外地出現了一個子彈鑿出來的洞,這要是換成真人,都不知道得噴到什么地方去。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