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貼身高手 > 第4794章 蠢材!
    換做其他高層帶人參觀自家學院,那當然免不了夸贊一番,尤其像翔云這種實力強悍資源豐厚的學院,那更是要好好介紹一番,結果陳星沫對這些一個字都沒提,每每開口都是評價景致氣氛,果然是一個知性女人。

    不過除了景致之外,陳星沫對于學院各處的陣法倒是稍微介紹了幾句,雖然話不多,但都是一語中的,管中窺豹就能看得出來,她對陣法一項應該頗有涉獵和研究,這一點還挺合寧雪菲的胃口。

    這丫頭近年來一直在鉆研一個方向,那就是如何將鑄器和陣法相結合,尤其以后該怎么跟韓靜靜相輔相成,這可是一個極為重大的課題,只可惜她自己對陣法一道并不精通,只是一個半吊子而已,這回倒是可以好好找師尊取取經了。

    值得一提的是,眾人參觀學院的途中還遇到了幾個熟面孔,正是早一步回來的任重遠幾人。

    看到林逸和寧雪菲突然出現在這個地方,幾人明顯愣了片刻,不過也許是因為陳星沫在場,也許是因為之前吃了虧心有余悸,任重遠并沒有直接帶人上來找麻煩,只是遠遠的看了林逸一眼之后就轉身走了。

    “任兄,他們幾個這時候出現在咱們學院,這意思應該就是準備在這邊入學了,嘿嘿,送上門來的報仇機會啊!”易笑天看著林逸幾人的背影冷笑道。

    “哼,冤家路窄,竟敢來我翔云學院,真以為我拿他們沒辦法不成!”任重遠眼冒火子的冷哼道。

    之前在戰艦上林逸輕輕松松一句話,硬是讓奧田壩給他關了整整一個月的禁閉,一想起這事兒任重遠就氣得要死。

    明明是自己占據著主動,明明奧田壩應該站在自己這邊,結果莫名其妙就被林逸這小子大出風頭,搞得連奧田壩都對他推崇備至,乃至反過來幫著對付自己。這事兒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是再不甘心,任重遠現在也拿不出半點辦法,他知道這事兒只能從長計議,否則如果再魯莽行事的話。說不定還要吃更大的虧,現在就已被搞成不能運轉真氣的廢人了,這要是再來一次更狠的,被整成終身殘廢都有可能!

    “任兄,你有什么主意?”易笑天問道。

    “暫時還沒有。先別著急,等我恢復了實力再說,既然他們要在這里修煉,接下來有的是時間整死他們!”任重遠一臉厲色道。

    有一點不得不承認,他之前確實是太過小看林逸了,所以才會接連吃虧,最近一個月雖然被軟禁在房中不得出門,但是易笑天等人都已經把林逸的情況打聽清楚,知道這小子遠不似看起來那么簡單,是一個實打實的硬茬。若要打手,務必打蛇打七寸!

    說完這話,任重遠當即告別易笑天幾人回到自家莊園,這是一處頂級豪宅,鳥語花香靈氣逼人,畢竟這可是翔云學院首席煉丹師的住所,地位之高比起那些副院長都有過之而無不及,只有院長能夠勉強壓他一頭罷了。

    任重遠剛走進大門,就被一聲威嚴的喝斥打斷:“冒冒失失的,成什么體統!”

    循聲看去。旁邊花園之中有一個中年男子正在澆花,身材瘦削,氣勢凜然,給人以一種不怒自威的壓迫感。這人正是任重遠的父親任天梭。

    “父……父親!”任重遠連忙擠出一副恭恭敬敬的表情,別看他在外面囂張跋扈,但是在他這個首席煉丹師父親面前,平常連大氣都不敢多喘一口。

    “嗯。”任天梭微微頷首,繼續將旁邊的花草都仔細澆完一遍,這是他花了大價錢托人送來的珍奇靈藥。隨便一株都是無價之寶,所以必須由他自己親手照料。

    小心翼翼的將所有靈藥全部伺候了一遍之后,任天梭這才轉頭看向自己的兒子,看了一眼之后頓時就皺起了眉頭:“你中毒了?”

    “是。”任重遠臉色難看的點了點頭,這是他從未有過的恥辱,區區一個元嬰中期的隨手一道真氣他竟然化解不了,說出去簡直讓人笑掉大牙。

    “過來。”任天梭將手搭在自己兒子的手腕穴道處,沉吟片刻后嘗試著打入一道真氣想要化解,然而下一刻臉色頓時就變得有些難看了,沉聲到:“你遇到什么人什么事,事情原委全部給我說一遍,半句都不許遺漏!”

    任重遠只得照做,從他和林逸的第一次相遇開始,戰戰兢兢的將這其中所有事情都說了一遍,倒也不敢添油加醋,只能一字不落的實話實說。

    這是他從小到大的經驗總結,只要說實話,無論發生什么父親都會站在自己這一邊,可要是中間有半點隱瞞或者謊報,那根本逃不過父親的眼睛,下場絕對比現在更慘。

    “林逸?連奧田壩這么現實的人都對他推崇備至,這么說,這還真是一個了不得的年輕人了?”任天梭不由瞇起了眼睛。

    “依孩兒看來,這人手段確實詭異莫測,只不過都是歪門邪道罷了,航海這事兒多半是錯有錯著,最可恨的是這小子竟然還會當眾下毒,實在是陰險狡詐!”任重遠不服氣的咬牙切齒道。

    “哼,這就是你的總結?”任天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孩兒……”周圍溫度瞬間冷了下來,任重遠頓時覺得不妙,可他確實是這么想的,如果之前不是輕敵大意的話根本不會在林逸手上吃虧,這難道有錯嗎?

    “我任天梭怎么會生出你這樣的蠢材,坐井觀天,狂妄可笑!”任天梭頓時有些恨鐵不成鋼,冷哼道:“奧田壩縱橫海上三百年,你覺得他的眼光會連你都比不上?還有,你到現在竟然還覺得是被人下了毒?”

    “呃,難道不是?”任重遠聞言直接愣住。

    “蠢材!無可救藥的蠢材!如果這真是穿心海葵那種毒氣,這么長時間你早已經死了幾十遍了,你還真以為胡亂吃顆龜息丹就能有用?我教你這么多年的藥理,難道都學到狗身上去了不成!”任天梭氣得破口大罵,他是真沒想過自己悉心培養出來的兒子,竟會犯如此低級可笑的錯誤。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