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貼身高手 > 第4795章 禍水東流
    “不是毒氣?那是什么……”任重遠縮著脖子弱弱道。

    “哼,這根本就是一道真氣,壓根也不是什么毒功,只不過真氣構成比較特殊罷了,虧你還自詡丹藥雙修,說出去也不嫌丟人?”任天梭沒好氣道。

    “只是一道真氣?那不可能啊,誰的真氣會如此復雜,這里面五種基礎屬性可都涵蓋全了啊!”任重遠仍舊有些不信。

    “所以才說你是坐井觀天,連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句話都不懂,活該吃這些苦頭,沒有死在外面都算你運氣好了!”任天梭瞪了他一眼,皺著眉頭仔細替他化解了一番,仍舊無果,只得搖頭道:“那個叫做林逸的年輕人實在不簡單,他這道真氣連為父我都化解不了,后生可畏啊!”

    “那怎么辦?”任重遠頓時就慌了,他還以為憑著父親的手段化解起來輕而易舉,哪想到會如此棘手,如果不能盡快化解掉,自己豈不是一輩子都成了不能運轉真氣的廢人?!

    “看樣子正常手段是不行了,只能配合丹藥一起煉化,不過你得做好心理準備,我估計沒有個把月是不行的。”任天梭沉吟道。

    任重遠這才稍微松了口氣,同時卻又心酸無比,人家隨手一道真氣,他這邊有丹藥加父親幫忙都得忙活個把月才能煉化,這未免也太邪門了吧!

    “對了,你剛才說那個叫林逸的也來咱們學院了?”任天梭忽然問道。

    “對對,這家伙欺人太甚,父親您可要替孩兒做主啊!”任重遠當即一喜,如果能夠鼓動父親親自出馬,那別說區區一個林逸,再來十個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做主?哼,你去招惹人家,人家饒了你一條小命還想讓我給你做主?”任天梭再次皺起了眉頭。冷哼一聲告誡道:“此子深不可測,你以后給我注意點,不要老想著惹事生非,我沒這么多工夫給你擦屁股!”

    畢竟是首席煉丹師,任天梭的眼光之長遠遠非任重遠可比,他雖然心下也對林逸有所不滿,自己兒子犯再大的錯也只能自己出手懲罰,這是絕大數父母的通病,不過他也僅僅是有些不滿罷了,還沒到要親自出手對付林逸的地步。

    唯有低調才能活得長久。這是任天梭的處世哲學,若非秉持這個信念,他也沒法一步步走到如今的位置,他知道一旦自己不再低調,說不定就是敗亡的開始,所以能忍則忍!

    任重遠聞言不甘心的咬了咬牙,但是面對一向嚴厲的父親,他也不敢多說什么,只能默默的將仇恨壓在心底。

    他可沒有自己父親那么眼光長遠。從來都是睚眥必報,這些天已經徹底被仇恨蒙蔽住了眼睛,想要讓他就此收手,根本不可能!

    第二日。任重遠不顧父親讓他在家靜養的命令,找個機會偷偷溜了出來,和易笑天還有李玉州、孫寶路這幾人再次聚到了一起,四人在學院內部的酒樓訂了一個豪華包廂。共同商議大計。

    “任兄,你身上的毒氣解決了吧?”易笑天幾人一見面就問道。

    “別提了,我家老頭子說要一個月才能煉化。想想都特么晦氣!”任重遠沒好氣的撇了撇嘴。

    眾人不禁面面相覷,連任天梭出馬都要這么長時間,這毒果然難纏!

    “對了任兄,我今天發現一件事兒,林逸那小子好像沒打算進入咱們學院。”易笑天忽然說道。

    “什么?那他們來這里干什么?”任重遠奇怪道。

    “我在最新的弟子名單之中看到了寧雪菲的名字,卻沒有看到林逸,我估計他這次只是陪寧雪菲過來,待不了多久就得走,所以想要找他報仇的話,咱們可得抓緊點時間,要不然等這小子跑掉可就難了。”易笑天捏著下巴道。

    “不行!好不容易送上門來,絕不能讓這小子就這么跑掉,要不然我這口氣可順不了,你們趕緊想個辦法!”任重遠皺眉催促道。

    幾個人不由面面相覷,在座誰都想整死林逸,可是人家實力擺在那里,這家伙一巴掌扇飛刀疤臉的事跡被人提了又提,他們想不知道都難,尤其現在任重遠自己又是個廢人,這怎么打得過人家啊?

    “李玉州,孫寶路,你們倆的小命可是我力保下來的,現在正是你們派上用場的時候,好不容易到了咱們自己的地盤,難道連個整治林逸的辦法都想不出來?你們兩個都是飯桶啊,腦袋長在脖子上干嘛吃的!”任重遠揚手就是一人一記耳光。

    李玉州和孫寶路捂著被扇紅的臉頰,滿臉委屈的向易笑天求助,連任哥你自己都想不出來好主意,怎么能怪我們啊?

    易笑天沒搭理他們,皺著眉頭想了片刻,忽然眼睛一亮道:“任兄,以咱們幾個的實力正面約戰估計不是那小子對手,可要是因此就驚動咱們背后靠山,卻未免又顯得太過小題大做,看樣子只剩下一個辦法了。”

    “什么辦法?”任重遠連忙問道。

    “禍水東流!”易笑天冷冷一笑道。

    “怎么個禍水東流?易兄,你快跟我仔細說說!”任重遠頓時來了精神。

    “先不說這個,我昨天回來的時候聽說一件事兒,姓冷的好像回來了。”易笑天轉而說道。

    “姓冷的?你是說冷如風?那家伙不是去玄階海域了嗎,怎么突然就回來了?”任重遠不由奇怪道。

    說起這個人他不禁又有些咬牙切齒,因為這也是他和易笑天曾經的死對頭,雖然背景不如他們倆深厚,但是這人的實力強得令人發指,學院同輩弟子之中可謂縱橫無敵,他和易笑天根本拿捏不住。

    不過兩年前此人就帶著女伴去了玄階海域,當時任重遠和易笑天還很是慶祝了一把,卻沒想到這家伙突然又回來了!

    “具體情況不知道,不過聽人說應該是在玄階海域吃了大虧的,他自己受傷不輕,最要命的是他那個女人,被人生生從玄升期打落回了元嬰大圓滿,而且還被毀了容,這些天尋死覓活鬧得沸沸揚揚,姓冷的正急著四處找人打聽美顏丹呢!”易笑天幸災樂禍的嘿嘿笑道。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