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女總裁的專職保鏢 > 第3788章 百萬雄兵叩關
    石牢關依天險而建,兇險異常,乃是盤國第一雄關,每年在這里發生的戰事大大小小加起來有數十起。

    可以說是牢關外遍地都是白骨。

    虎國此次趁著盤國正在上演奪嫡之爭,攜百萬大軍叩關,有一舉攻破石牢關之勢。

    此次掛帥的乃虎國名將丘武龍,虎國國師和一位大王隨軍督戰。

    而盤國石牢關守將也是盤國有名的名將張遠,乃虎國名將丘武龍的宿敵。

    兩者在這石牢關打了十多年,兩者對彼此可以說是最熟悉不過了。

    石牢關上的議事大營之中,張遠召集一眾宿將聚首,商討戰事。

    場上的氣氛十分沉重。

    虎國此次可以說是傾國之戰了,可笑的是盤國內部居然還在上演奪嫡大戲。

    張遠體型偏瘦,給人一種儒將的感覺。

    年紀有四十幾歲,面色紅潤,雙眸炯炯有神。

    他虎眸掃視四周,這些都是跟著他多年的兄弟。

    “將軍,某不懂朝中那些人是怎么想的,居然給我們下了這么一道命令。”

    一個中年將領須發皆張,瞪著一對眼眸,甚是嚇人。

    “就是,丘武龍帶百萬大軍叩關,那些人居然還在窩里斗,也不增兵,我等才五萬守軍,如何抵擋!”

    “報!”

    這時,營外一聲急促的長嘯。

    所有人都眼眸被吸引了過去。

    一個斥候渾身帶血的跑了進來。

    “報,敵軍距我等只有五里,這次不僅有丘武龍,隨行的還有虎國一位王子和有國師!”

    “什么?”

    除去張遠的所有人無不大驚失色。

    “將軍……”

    有個將領連忙起身拱手,張遠抬手制止。

    “現在說什么也來不及了,眾將隨本將軍上墻頭!”

    張遠起身,身后猩紅披風獵獵作響。

    眾人從墻頭望向石牢關外,黃沙滾滾,有吞狼逐虎之勢!

    看著那一望無際的黃色煙塵,眾人無不心顫。

    等在近些,一片黃色衣甲綿延不絕,一樣望去,全是黑壓壓的人頭浮動。

    就連他們在墻頭都能夠感覺得到大地在震蕩。

    不知為什么?

    張遠心中總有種不妙的感覺。

    “告知諸位將士,都打起精神來,桐油滾石檑木都準備好。”

    張遠吩咐道,自然有將領下去布置。

    他抬頭看著有些灰暗的天空,心中的不安更加強烈。

    “對了,段堯去多久了!”張遠雙手撐在墻頭上問道。

    左右互相看看,有個人說道“三天了!”

    張遠陷入了沉默。

    而關外的虎國大軍已經臨近,在距石牢關三里的地方停了下來。

    然后,一輛王架緩緩的駛出。

    虎國名將丘武龍騎馬隨行。

    王架上黃色錦旗獵獵作響,漸漸的來到石牢關下,正好停在箭矢的射程范圍外。

    墻頭的盤國士卒張弓搭箭,只要對方進入射程之內,他們就會把對方射成刺猬。

    張遠看見下方的人。

    丘武龍打馬進入射程之內。

    那些士卒正想動手,他抬手制止。

    丘武龍抬頭看著墻頭上的張遠眾人,氣沉丹田,說道。

    “張將軍,我虎國百萬雄兵叩關,爾等區區幾萬人,如何抵擋,盤國大勢已去,爾等獻出石牢關,做我虎國上將豈不快哉。”

    他聲音極具穿透力,墻頭上的所有人都聽得明明白白。

    人心開始浮動!

    有個將領急眼,拔出配劍指著下方的丘武龍,咆哮道“丘武小兒,安敢在此大放厥詞,待你爺爺速來取你項上人頭。”

    他說著,轉身就想出城,被張遠拉住。

    “糊涂!此乃丘武龍的攻心之言,你身為將領怎能如此沖動。”

    張遠咆哮一聲,“來人,把此蠱惑軍心之人拉下去斬了。”

    “將軍,不可啊!”

    立馬就有人出來攔住了張遠。

    “臨戰斬將,這打擊我軍士氣,而且秦將軍罪不至死,還請將軍讓他將功折罪。”

    其他將領聞言,都知道這是張遠他們二人在演戲,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

    “還請將軍收回成命。”

    眾將垂頭拱手道。

    張遠只好作罷,“也罷,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來人,將秦付拖下去打四十軍棍。”

    四十軍棍,可以讓一個人好好躺幾個月了。

    這一幕,軍心一下子就拉了回來!

    而丘武龍還在下方等張遠回話。

    張遠冒頭,笑道“讓丘將軍見笑了。”

    “一個山野莽夫而已,不足為懼爾,不過張將軍可考慮得怎么樣?你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你的士卒還有關內的百姓著想吧!”

    丘武龍眼眸微瞇的看著張遠。

    張遠是儒將,那丘武龍就是那種悍將,四肢發達,偏偏智慧超群。

    “丘將軍,我張遠就算是戰死,也不會背叛國家,背叛我身后千千萬萬的百姓。”

    丘武龍得到了自己滿意的答復,打馬回到王架身邊。

    “大王,進攻吧!”

    丘武龍低聲說道。

    王架之中應了一聲!

    然后他們同時回到虎國陣營。

    墻頭上,張遠他們看見虎國陣營動了,就知道他們要開始進攻了。

    一場大戰正在醞釀。

    ……

    石牢關那邊的戰斗已經昨天的事情了。

    段村這邊的戰斗卻是異常的慘烈。

    來的這一批是虎國精銳,足足有五百人之多,都是可以以一當十的悍卒,就段堯和段村的村民怎么可能擋得住這群悍卒。

    一個照面,段村的防御就被破開,被敵人的陣型沖擊得人仰馬翻。

    段堯所帶的人幾個照面就敗下陣了,只能掩護段村的老幼婦孺往山上逃跑。

    但虎國帶兵的將領并不準備放過他們,一路追擊。

    段正看著身邊零零散散的人,整個人瞬間蒼老了幾十歲。

    “完了,我段村完了!”

    段德老淚縱橫,發出悲天憐人的聲音。

    他們已經被趕到了山上,但他們也撐不了幾天。

    不多時!

    渾身是血的段堯帶著五十多個士卒上山和段正他們匯合。

    不多時,一股子濃煙從山下竄了起來,大火熊熊燃燒。

    段正等人面色大變。

    “這群畜牲,真當要趕盡殺絕嗎?”段德已經失去常態。

    段堯連忙呵斥道“三叔,現在我們只有一條活路,和他們拼了。”

    段正看了段德一眼,沉聲說道“我們都聽你的,你來指揮!”

    。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