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餮仙傳人在都市 > 第1354章
    在雪山的據點面前,古爭一臉輕松的走了出來。

    其實他從進去到出來,也只有小半個時辰,而且古爭知道這里,也根本沒有人監視,這才大搖大擺的進去出來。

    然后古爭又漫無目的這邊溜達一番之后,又跑到另外一個街區,繼續感受著豐城的繁華,在等到天黑的時候,這才轉身往許府的方向回去。

    而在古爭再走后不久,雪山的所有人也從里面出來,一行人把幾萬年從沒有關閉上的大門,關上鎖好之后,就匆匆向著西門走去。

    等到古爭回到許府的時候,已經處于深夜時分,府門緊閉,古爭也懶得再打擾他人,直接一個閃身進入許府,朝著自己的院子走去。

    可是在接近的時候,突然古爭發現一個人影跪在自己院門外面,挺直的上身,直勾勾看著院門。

    古爭一眼就認出了,這就是住在不遠的洛威,可是他為什么跪在這里?

    洛威的事情他知道一些,在曹飛不告而辭的時候,洛威整個人陷入恍惚之中,據說關在屋子里面一直酗酒,誰也不見。

    可是現在看來,除了眼睛有些通紅,神色有些疲憊,身體也打扮的干凈利索,并沒有一副頹廢的感覺。

    不過古爭并沒有上前,而是轉身一躍,直接從側面翻過墻頭進去,一進去,就發現霜兒他自己還在院子中間,一臉糾結的看著院門。

    “怎么了?”古爭在一旁出聲詢問道。

    “啊,古公子你回來了?”霜兒下了一跳,看到是古爭后,這才舒了一口氣。

    “我看你一直盯著門外,難道洛威那小子做什么事情?怎么一直在門外下跪,在祈求誰的原諒?”古爭在一旁坐下,好奇的問道。

    “沒有!”霜兒趕緊搖頭說道,“你應該知道洛威的師傅失蹤了吧?”

    看著古爭點點頭,霜兒又一臉糾結的接著說道。

    “是這樣,在今天你走后,洛威就出現在咱們院子門口,竟然想讓我當他的師傅,可是我哪里懂什么,立即被我一口回絕了,不過對方缺死磕腦筋一樣,說是非要拜我為師,要不然就一直跪下去。”

    “你是怎么想?”古爭自顧自得到了一杯茶水,溫度剛剛好。

    “我什么都不會,怎么教他?我說讓他拜你師,可是對方就是認準了自己,非要自己交她,我能怎么辦?”霜兒雙手絞在一起,眼神迷茫的四處看著。

    其實那個洛威,也算有一些資質,或許是吃的好東西不少,要不然那個曹飛也不會一開始就選定他,可是在古爭看來,他的資質有些偏低了,但是要說一無所成吧,如果對方運氣不錯,說不定還能達到天仙后期。

    但是如果真沒有大機緣的話,那么他也就到此為止了。

    “古公子,你別不說話,給我一個參考意見嘛!”霜兒看著古爭,在那里捧著茶水不動了,不由得問道。

    “那就看你是否想收下這個大弟子了!”古爭放下手中的茶杯說道。

    “其實吧,也不太想,可是看著對方可憐的樣子,感覺有些不忍。”霜兒當然不會說,是因為看著古爭在路上了收了兩個徒弟,讓她心里有些羨慕,也有點癢癢。

    可惜自己修習的功法,根本不適合他,而且自己也不知道其他的功法,就是知道,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教給別人。

    古爭看著霜兒那副表情,輕輕一笑,然后對著霜兒說道,“如果你真想的話,我給你提供功法,就像阿衰他們一樣,所有最基本的都在里面,你只要交給他一般常識就行。”

    “好啊,只不過這東西會不會跟珍貴,要不然就算了。”霜兒一聽,下意識的說道,不過小臉一紅,連忙又解釋道。

    “沒事,不過需要幾天的時候,你可以先收下他,然后到時候在給他。”

    “那太好了!”霜兒先是高興的說道,然后又低聲的自言自語,“沒想到,我也能當上師傅,嘿嘿!”

    “去吧,別讓對方跪的太久,千萬不要說我的事情,就當你偶然間得到的寶貝吧。”古爭對著她說道。

    看著霜兒有些輕松的去開門,古爭知道這兩天要有些忙了,因為前兩天他在打坐恢復,也沒有給雨田他們家的功法,而她現在已經散功了,就等自己幫她重新修煉。

    不過對方也沒有著急催著古爭,即使如果這次古爭真是食言,那么雨田以后真是廢了,在也無法修煉任何功法。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古爭就開始忙碌起來,首先當然是先給雨田,把他家族的功法給做出來,然后又把洛威的功法給做了出來

    他的功法簡單,直接從那里面挑選一個比較弱一些的功法,即使在弱,在古爭看來,如果真是福緣深厚,金仙期還是可以修煉到,只不過需要多少時間不敢保證。

    因為天仙相對現在來說,都很簡單,至于金仙,那就真是看機緣了。

    而且古爭又把其中一個也是生活在這片土地,他的功法給制作出來,等到合適機會在找人送過去。

    這里在那個地方也只有兩個人,而且看起來似乎還認識,只不過自己問過雨振,他們也不太清清楚,畢竟已經過去太長時間了。

    如果不是古爭出現,估計在過兩代就徹底沒了,因為雨田根本沒有修煉的天賦,能到達現在都是出乎他的預料而來。

    有了七星陣圖的輔助,那么來說那依靠血脈的力量,五階的修為那是早晚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他們以后都會有希望。

    等到第二天,古爭給雨田安穩的渡過去之后,雨振熱淚滿面,要不是古爭在一安排那個攔住,他都要給古爭下跪了。

    不過古爭還是讓對方在許府住下來,等到過了一年半載,外面的形勢晴朗之后,雨振一口答應下來。

    而另一邊,霜兒也正式收下自己的大弟子,并且也名正言順的搬到這里,不過收過之后,再看到洛威把傳承給吸收,就交給阿衰小蘭他們照顧了,自己只有想的時候才去指點兩句。

    要不然,自己肚子里面的那點墨水,沒幾下都沒了,她自己可不想暴露出自己的缺點,

    不論那邊一邊高興不得了的洛威,古爭也沒有準備出去。

    兩天的時間一晃就過,得益于一開始許敬下達的命令,至少沒有一個不相干的人敢打擾他們。

    這天一大早,古爭正在房間里面繼續調戲的時候,外面傳來一聲響亮的喊聲。

    “古公子,老爺讓我喊你呢!他已經在外面等著你。”

    連續喊了三聲,聲音這才消退下去。

    古爭在對方剛剛開口的時候,就已經睜開眼睛,現在自己身體已經到了巔峰,就是看看那皇宮之內到底是否隱藏著妖族之人。

    古爭擔憂的看了一眼上面,此時那條碩大的金龍依然在沉睡,看似龐大的身軀依然金光粼粼,威武不屈。

    可是古爭知道,對方內部已經很多窟窿,現在只剩下一個花架子而已,隨時可能散落一地,徹底消散。

    同樣來說,現在豐城子自己一眼之下,幾乎除了皇城之外,只有微許的壓制力,自己來到這里沒有過多少天,整個這里就被妖族給破壞成這個樣子。

    不過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種力量,在保護者金龍,要不然他也不會如此這樣休眠,不過如果不做出任何改變的話,那么早晚也會消散。

    古爭這次一定把把對方隱藏極深的力量給拔走,只有這樣才能讓妖族的計劃失敗,才能主動露出來,要不然自己可無處去尋找雪兒。

    想到這里,古爭提起精神,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可是一開們,卻發現,所有人已經都在院子當中,看到自己出來,好幾雙眼睛看著自己。

    古爭掃眼一看,就知道是霜兒不小心說漏了走。

    看著眾人有些擔憂的目光,他明白眾人心意,笑著對他們說道。

    “放心好了,這又不是什么生死離別,再說了,多少的大風大浪我都闖過了,這一點凡間的事情,絕對沒有問題了。”

    “我知道,可是我還是有些擔心而已。”霜兒看著古爭,一臉擔憂的說道。

    因為古爭已經把自己的目的告訴霜兒,知道是為了雪兒,自己才這樣。

    可是對方布置那么長時間,怎么會如此輕易讓人破局,恐怕里面早已經布置好陷阱,就等著古爭自投羅網。

    “相信我,沒有誰可以阻擋我!你們就按照我之前所說的就行。”

    古爭對著他們自信的說道,這里最厲害的銀面人都被自己干掉了,還能有什么危險,要不是皇宮特殊之處,自己根本不能隨便亂闖,自己就直接殺了過去。

    安慰他們之后,古爭直接走出院門,對著面前的許巍說道。

    “走吧!”

    早就恭候多時的許敬,在看到古爭的時候,緊繃的臉上也是松了一口氣,立馬笑著臉過來,對著古爭說道。

    “古公子,早已經備好了馬車!請上!”

    此時在他身邊,有兩輛看起來普華無實的馬車,而馬夫竟然是許府兩個五階修真者。

    古爭點點頭,沒有說話,撩開后面的一個直接做了上去。

    總共他們四個人,緩緩的朝著皇宮方向前進。

    此時天色甚早,路上幾乎沒有行人,隨著馬車不斷前進,很快就有就有幾輛馬車加入進來,等到走到一半的時候,那些馬車都已經形成浩蕩的規模。

    但是全部都在許敬的身后,古爭也感知道十幾道五階修仙者的氣息,同樣是那些人帶來保護自身。

    除了偶然馬匹發出的聲音,所有人靜悄悄都沒有說話,他們安排的早就安排了,現在就要面臨最后的時刻。

    等離著皇宮城門還有一段時間的時候,所有人都很有默契的一起下車,朝著那個比外面城池大門小不了多少的皇宮正門走去。

    或許守門在就接到通知,平常皇宮根本不會讓帶人進去,可是這一次他們并沒有阻攔。

    巨大的皇宮如同一個沉睡的巨獸,而這座大門,就是巨獸的嘴巴,在所有人都進去的時候,隨著“嘎吱”“嘎吱”的聲音,大門再次緩緩的關閉起來,讓他們感覺在走向一頭沒有回去的路。

    雖然大家的心情很沉重,但是古爭確實一點沒有感覺到,還在津津有味的看著皇族的布置,不過是這片人族第一城,腳下鋪了白玉石磚可是貝斯山脈深處才有產,非常難找,沒想到這里地面幾乎都是這種。

    古爭說實話,還真沒有進過如此絢麗的皇宮,看著異常雄偉的建筑,一片連著一片,氣勢輝煌,又精妙異常。

    他們朝著遠邊的大殿走去,光是他們走過去這段距離,就要足足花費一炷香的時間,而那邊還有一些同僚在等著他們。

    “許大人,你總算來了!”等到他們來到這所非常巨大的宮殿之時,夏神醫和一旁同僚早就等在那里。

    此時,在這所宮殿中,只有他們這不到三十個人,而護衛除了古爭之外,同意留在外面。

    “嗯,葉家他們那些人呢?”許敬對著周圍同僚拱拱手,對著夏神醫說道。

    “他們早已經過去了,已經把位置告訴我們了。”

    “哼,不知道他們搞什么鬼?我們的人也沒有消息傳來。”許敬冷哼一聲說道,看著周邊不斷交談的眾人。

    就像他一樣,葉家陣營里面有自己的人,他自己這隊伍里面也有他們的人,所有核心內容,只有他們幾個核心人物才知道,比如古爭的存在。

    其他消息即使讓他們知道也不妨礙,不過自己人竟然沒有發消息給自己,也確實有些奇怪。

    “那咱們走吧,不要在這里耽擱時間了。”許敬當機立斷的說道,拉著看著在一旁的公子,就離開這里。

    古爭看似在看著這精美的建筑,實際上卻在打探這里有沒有妖氣的殘留,可是他從進來開始,都沒有發現任何妖族痕跡。

    這里可是平常朝中重臣上朝的地方,可是依然沒有任何蛛絲馬跡,這讓古爭意識到,對方這妖族肯定隱藏極深,說不定身上已經消除了妖氣,就和普通人一樣,那么如果自己想要悄無聲息的找到他們就難了。

    一行人才來到這里,就在夏神醫和許敬的帶領下,朝著皇城內部走去。

    在皇城內部意見巨大的行殿里,這里以前是打開宴席的地方,空間足夠大,可是誰也不知道,這里已經被拆過一次,然后又重新建立起一模一樣的行殿。

    不過里面可是夾雜不少東西,包括一些地面的紋路,還有一些臺柱的位置稍微改變了一些,不過著一些除了那些工匠之外,誰也不會關注這里。

    至于那些工匠,早已經人家蒸發。

    此時在中間的位置,有一個同樣巨大的龍床,在周圍四面有花鳥圖案的屏風遮擋,紫檀木鏤空雕花的床罩,黃色加上泛紫的床身,大氣磅礴,又有一絲古樸深邃,如果能誰在上面,真是一大享受。

    可是如今,這張床孤零零的放在中間,一個面色蒼白,渾身瘦弱穿著龍袍的人躺在上面,可惜現在已經昏迷不醒,臉上是不是露出痛苦的表情。

    這就是如今豐城的圣上,今年才三十多歲,正直壯年,可是現在,周圍一個人服侍的人都沒有,甚是凄涼。

    在進門的一旁,此時已經有許多人聚集在那里,全部都葉家的跟隨者,此時他們大部分都是一臉歡笑,根本不去看旁邊的圣上。

    偶爾眼神劃過那里,也是露出輕蔑和不屑,曾經讓他們抬頭才能仰望的人,現如今已經淪落成如此地位。

    可以說,現在大半個皇宮都被葉家都給控制住,讓一旁的習公子能不驕傲,雖然這個過程不是他一手操作,但也是他在二長老的手下一點點輔助造成,其中也有他的許多功勞。

    “啪!”他狠狠的拿起手中的長鞭,對著面前被五花大綁的人,使勁一抽,在對方肩膀處鞭出一道血痕。

    對面這個人口中被一團破布給堵住,只能痛苦的“嗚嗚”之叫,卻沒有其他辦法,甚至連動彈都無法動彈,因為此時他被綁在一個石柱上,身上早就有十幾天血痕,點點鮮血不斷的從身上流出。

    “叫什么,讓你當叛徒,殊不知我們早就知道你的存在,恐怕你不知道吧,你最喜歡的三小妾早已被我們買通,你做什么我們都知道,這一次要好好教訓教訓你。”習公子看著他直叫,聽到異常刺耳,眉頭再次一皺,又給他一鞭子。

    想到自己親自辛苦布置的計劃,辛辛苦苦在威王上布置一道暗器,想到等到對方無藥可救的時候,自己這邊在去出手救治小王爺,以此為條件讓他交出皇城內一部分兵權。

    可是一切都被那該死,不知道從哪里冒出的仙人給破壞,現在恐怕威王已經遙控皇城的親信,正準備和自己對干一場,這一下讓自己這邊被動許多。

    不過只要自己這邊接下來操作得當,如果對方無法救治圣上,那么一切都會水道渠成,整個帝國就會無損的移交到他們手里,自然就無礙。

    即使他們造反,也無傷大雅,大義在自己這邊,而且區區這點力量,自己外面的大軍足以把這些叛軍給淹沒。

    。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