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網游動漫 > 天國的水晶宮 >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我是狂風中的浮柳
    終于掐掉了陸希的圖像入侵的拉瑟爾·克萊門特,很快就將注意力重新轉到了自己這邊的正事上,雙手的手指依然快如閃電,視線在無數的光幕上飛速閃過。

    奈菲爾媞小姐和貝爾蒂娜小姐也到了高臺的正下方,各自接管了一個控制臺。作為不怎么科學但是非常魔法的螺旋要塞,其中央操作人員也必須具備極強的精神力和相當的術式構架能力,這兩人當然便是很合適的了。

    “我已經初步接管了要塞內戰爭傀儡們的控制權,他們不會再主動攻擊惡魔了。你可以讓你的部下們把島上的那臺導力爐給抬進來,和中央能源室進行對接。”拉瑟爾對貝爾基爾道。

    深淵煉魔化身的中年男子頷首笑道“已經在開始工作了。幸好我的部下在之前降服過一批火矮人部族。這幫人倒是沒什么設計天賦,但好歹都算是合格的技工,總還是能把那玩意整體搬進來的。”

    “我手里還有十幾個憎魔大匠,現在也都全部帶來了。請不必客氣,盡管努力使用他們唷?~~”一旁的妖艷“牛郎”夏多爾丹不陰不陽地補充了一句。

    這兩個深淵領主早已經在天之心島上打開了自己的深淵之門,將一大批火矮人技工和十幾個憎魔大匠都帶了過來。

    前者乃是灰矮人的分支。我們都知道那群非主流矮人大多數成了地穴領主的附庸,但少部分則各路邪神包括惡魔大君們都拜了一拜,于是一些“幸運”的便被深淵領主們接納,甚至讓它們在自己的地盤上定居。由于常年受到熔巖海魔力的影響,他們須發變紅,皮膚便得如同火焰巖般的灰暗,這便有了所謂的紅矮人一族,其實已經基本上和深淵眷屬們沒啥區別了。

    至于后者,和前者那樣二五仔皇協軍不一樣,乃是徹頭徹尾“根正苗紅”的深淵惡魔,長著一個癡肥的身軀,外表就像是一只沒有腿長角的蠕動蛤蟆,行動緩慢,脾氣暴躁,長著一張恨天恨地的嘲諷臉,但偏偏四只細細的胳膊卻相當靈活機變,而且尤擅鍛造百工。深淵惡魔們的大部分制式裝備基本上都是由它們打造的,而黑檀武裝更是精品中的精品,算是惡魔中的工科男。

    現在,在大家都看不到的天之心島上,一群奇形怪狀的妖魔鬼怪就正在忙碌著。它們時不時用畏懼的目光看著近在咫尺的螺旋要塞,但手中的動作卻不算慢,很快便將紫羅蘭家的技師們花了大半夜才組裝好的導力爐拆了下來,運到了城中。

    當然,也就像是拉瑟爾所說的那樣,英靈和傀儡們并沒有攻擊這群惡魔眷屬。當然,被自律傀儡們的注目禮嚇死了幾個,那就是一些不必在意的細節了。反正他們的老大也沒當一回事了。

    真正悲哀的還得算是那邊已經里涼透了的戈爾德呢。他的尸體已經被上去奈菲爾媞小姐嫌礙事,被直接拖到角落里無人理會自顧生灰。自家花了重金打造的導力爐,也成了老對頭拉瑟爾的戰利品。

    或者說,拉瑟爾原本就是這么打算的。這個導力爐可以為螺旋要塞的歸路提供動力,同樣也能為其提供能源,姑且能暫時取代艾俄修斯之眼的作用。

    “那應該也只是暫時的吧。”奧薇莉婭夫人道。

    “是的。我已經說過了,如果有人真的可以完全復原這個古代要塞全部的力量,卻一定不是我。”拉瑟爾低聲道。

    “那方才您還那么當機立斷地掐了,我還以為,您是準備再勸說對方一下呢。”貝爾基爾道“許久沒有見到我的小宿敵,就算是連眼睛都瞎了還依然不影響半分美麗的小宿敵,我還真有點想念他了呢。”

    “我沒有時間和他打嘴仗。首先一定會輸,到目前為止,我還不知道誰能說得過他呢。另外,貝爾基爾,你們有無數次想要弄死他,知道為什么一直沒有成功嗎?”

    “……因為傳言是真的,我們的小朋友真的是塞洛克希亞的私生子?”

    奧薇莉婭咳嗽了起來,拉瑟爾·克萊門特則斜了對方一眼,嘆道“因為你們的廢話總是太多啊!”

    嗚,似乎是很有道理呢。雖然有點讓人想笑就是了。

    當然了,高臺下面的幾個漂亮姑娘已經笑了起來。

    “我是要和他談談,但必須是掌握了所有優勢之后。然后,我會讓他說服的。即便是不能說服他,他也必須要接受這個現實。”拉瑟爾一邊工作著“所以,諸君,請你們守好這里,務必不讓他打擾我。雖然這座要塞的守備理論上是無懈可擊的,但我總懷疑,他還是有辦法進來,破壞我們的一切謀劃。”

    他的話音未落,奈菲爾媞便大聲道“……老師,七曜極光號開始加速了。”

    拉瑟爾的臉色沉了下去,撥開了一面光幕。卻只見那艘宛若天鵝一般優雅修長的船體,背后流淌出的無聲之光化作了兩串晶瑩的光帶,撥開了滾滾氣浪。

    “不必管他!除了護盾之外,所有的能源首先為泰坦之弓進行充能!”

    “可是,老師,我們并沒有接管要塞的全部權限!防御魔法塔和自律傀儡已經全部自主啟動了。好像,好像最開始的設計就是這樣,一旦有外來不明飛行物以極快速度接近,這些防御設施都會自主發動的!”

    這樣的設計當初是為了防偷襲。畢竟在有些時候,自主程序其實比人力還可靠。可現在,卻有點坑人了。

    “伊特島和伊萊夏爾方向有高魔反應!”貝爾蒂娜也大聲道。

    其實,名臺詞應該是“前方啊不,四面都有高能反應”,如果陸希在這里大概已經要吐槽的。可是,誰叫這群人沒文化也沒啥科學修養呢?

    是的,就在這個時候,伊萊夏爾的兩門魔晶巨炮雷神之錘和海神之怒,以及奧拉赫蘭要塞中的那門鎮國太陽神之瞳,外加上伊特島炮兵陣地上的三門古斯塔夫,幾乎都在同一時間開始怒吼了。

    魔晶炮噴出了絢爛的光柱,就宛若將彩虹凝結集束,再將其亮度擴大了百倍以上。華麗的光之柱宛如指天的神劍,幾乎晃得伊萊夏爾市內正在交戰的己方都一陣眼花繚亂。不過數秒的時間,三道光柱已經劃過了長空,分別從三個方向擊中了螺旋要塞。然而,在完全命中要塞本體之前,那巨大的光之劍就像是被攪入了幾乎不可見的迷霧之中,頓時開始彌散渾濁。那迷霧伴隨的逐漸溢散的光暈無聲的波動著,形成了華麗絢爛的景象,就宛若規模巨大,色彩斑駁,形態卻更加自由奔放的煙火大會似的,看得整個奧爾索天區所有的市民們都心曠神怡,以為自己身處神國。

    相比起來,三門古斯塔夫的表現似乎就粗暴多了。那巨炮的轟鳴聲幾乎響徹了整個奧爾索天區的曠野,但放出來的并不是光柱,而是大多數人的視線根本捕捉不到的炮彈。而在巨響傳到伊萊夏爾和要塞中的眾人耳中之前,三發將近半噸重的炮彈便已經撞擊在了護盾上。護盾的光暈宛若被投入了巨石的湖面一樣,翻騰而起了一層又一層波光。激烈的沖擊波帶動了更為鋒利的氣流,宛若在空中蕩漾起來的飆風。然后,下一個瞬間,炮彈終于被猛烈的沖擊引爆了,回蕩的飆風之中頓時便被四散飛揚的火焰取代。激烈的沖擊波也被注入了更為爆裂致命的高溫。

    優雅的魔晶炮,以及粗狂的導力炮,風格似乎是大相徑庭,卻有著完全相似的功能,只用于破壞。

    站在要塞中央的一眾大反派們,感受到這外面護盾的應急反應,一時間都有一種身處地震中心的感覺。

    “閣下,護盾主動魔能下降百分一十三。”貝爾蒂娜嘖嘖稱奇“真是厲害!那三門魔晶炮也就罷了……想不到那三門新的,嗯,什么導力炮的威力也是不遑多讓呢。可是,那三門魔晶炮是聯邦的鎮國神器,根本無法復制,而那些,是可以量產的啊!”

    “嗯,威力確實也出乎我的意料,但沒有關系,就算只是不完整的托普魯克之墻,要像完全擊垮也至少需要三個小時以上。”拉瑟爾又看向奈菲爾媞“現在,泰坦弓的狀態如何?”

    “……已經充能達到百分十七!”

    “好,到達百分之三十之后,可以進行第一次試射。目標選定……奧爾索天區正下方,奧克蘭帝國海軍墜星海艦隊駐地,卡雷埃斯港!”

    “明白!”奈菲爾媞的聲音中多了一絲興奮。

    “閣下,七曜極光號還在繼續接近中!”貝爾蒂娜的聲音也莫名地愈來愈興奮了“哦哦,這邊的也啟動了。傀儡還有那些塔,額,抱歉,這么算起來,現在閣下,護盾和泰坦弓的充能可就要降低至少一半了哦。”

    一聽這說法就沒有科學修養。什么叫“至少一半”,就不能用更直觀更科學的數據嗎?

    “貝爾基爾。”拉瑟爾看了深淵煉一眼。

    “我也沒辦法啊,您不能指望憎魔和火矮人都是未來商會和北方工業的工程師啊!”深淵煉魔攤開了手,滿臉無辜。

    “拉瑟爾,我能做些什么?”奧薇莉婭道。

    后者沉吟了一下,指了指那邊的一個空著的中控平臺“那是所謂的自律防衛控制中樞,管控要塞所有的防御武器,可以用凡塵精靈語構架精神術式進行操作。嗚,我記得,大學的時候,你還選修了一門精靈語言學吧?”

    “我還有古精靈文化和考古學的博士學位呢,只是你后來不知道罷了。”奧薇莉婭似乎帶著一些抱怨。不過,在拉瑟爾露出了尷尬的表情,她又補充道“不過,我們那時候倒是約定好了,在大勢有變之前,誰都不要聯系對方。所以你不知道也不奇怪。”

    “年輕”姑娘們交換著眼神,彼此都笑得很是曖昧。

    貝爾基爾和埃爾亞斯則露出了相當怪異的笑容,紅龍更是輕浮地吹了一下口哨。至于夏多爾丹,則有些不耐煩地左顧右盼。

    “所有的魔力炮臺……嗯,其實和你最擅長的指引魔力飛彈差不多。有了要塞中控的配合,便能夠同時操作數百個了。至于那些傀儡,若實在沒辦法恢復控制,便算了吧。”

    奧薇莉婭回頭做了一個沒問題的手勢,走上了控制臺。

    事實當然也就正如拉瑟爾大師所說的那樣,當自律傀儡們脫離了要塞之后,便已經不是中樞臺上臨時上陣的二把刀能操作得了的了。在炮彈形成爆炸烈風稍微有些驅散的時候,數十臺黑影便從烈焰暴風的縫隙之中沖了出去,呼嘯著迎向了高速逼近要塞的七曜極光號。

    它們的外形接近于大號鰩魚,大約和獅鷲啊雷鳥啊雙足飛龍啊這種可以載人的大號飛行幻獸一般大,通體光滑幾乎沒有任何棱角,整體流淌著凜冽卻又冷傲的金屬光澤。幾乎無色的魔力在它們的尾后燃燒著,形成了光暈的軌跡。

    總之,只看這光滑流線的優美造型就知道了,完全就是符合空氣動力學的高空作戰兵器。

    “大量飛行傀儡正在接近!目測,應該在五十臺以上!”克雷爾大聲道。

    如果陸希能看得到,一定會吐槽說傀個哪門子的儡?明明是那么充滿了工業美學的無人機的說,能不能有點文化?

    “看樣子,盛大的歡迎儀式必然是少不了足夠多的訪客的。另外,是不是畫和大家想得不太一樣。”陸希笑道。雖然肉眼看不到,但不管是自己的靈覺,還是已經開啟了的戰神真眼,都已經告訴他現在的情況。

    “呃,我確實是沒有見過這種形態的傀儡呢。感覺,感覺……”賽琳娜有點語塞了。

    “感覺就像是和我們不屬于一種畫風似的,對吧?你們得明白,反是涉及到泰坦的遺產,就是一大堆和我們這個世界觀格格不入的畫風呢。我當年在古德特亞斯和人家談笑風生的時候,就是這么覺得的了。”

    不不不,你腳底下的這艘船,還有你這幾年搞出來的這些叫做勞什子導力的東西,早就已經讓這個世界的畫風越來越奇怪了。賽琳娜想。

    “說不定這才是未來的方向呢。我們在以后設計新產品的時候,星辰大海的泰坦大朋友們的遺產,便是最好的禮物!話說,克主任,你從剛才就沒說話了,是否明白我的意思?”

    “……不,我完全了解,而且忽然覺得實在是太興奮了!”克雷爾的聲音有點弱,不像是因為氣短胸悶,更像是在壓抑著什么。

    這就是所謂的人以群分吧。血族公主用拳頭拍了一下手掌。

    “那么,各炮手準備!大家,鎖好安全帶,做好狗斗的準備。”

    克雷爾口中的“沒問題”還沒有完全說出口,他便再一次開始加速了。一時間竟然上船上的小伙伴們有點猝不及防,要不是現在極光號上人人都是可一騎當千的超凡實力者,搞不好便有人要被甩出去了。

    倒不是克主任想要給大家一個驚喜。而是遠處忽然間有密集的光束突破了火焰的暴風,穿過無人機陣營的縫隙,閃爍間便轉瞬極至。

    身為前任龍騎士,克主任雖然沒了龍,但真龍級別的感知也依然保留了下來,再加上正在燃燒的駕駛員之魂,他一邊加速一邊來了華麗的空中漂移,這才閃過了大部分的光束。饒是如此,依然有三分明亮的光束擦中了船體,雖然并沒有突破月光鍍膜的防御,卻也依舊震得船體一顫。

    應該是城那邊的防空火力了吧?

    而乘著這個機會,大批的無人機也驟然加速。它們排成了三架一隊的空戰隊形呼嘯而至,很快的,在船上的大家甚至已經能用看清楚其上面的魔紋圖案的路線了。

    傀儡們發動攻擊了。當然了,他,它們既沒有突然變形成人形拿起了刀撲上來砍,也沒有變成人形舉起一把小槍biubiubiu還多此一舉地架著面盾牌什么的。它們鰩魚般平滑的身體展開了黑漆漆的彈孔,無數只有手臂長度的小型圓柱體從其中滑膛而出,宛若鋪天蓋地的暴雨。

    “那是?”

    “泰坦的導引魔矢!威力巨大,而且還能自律跟蹤目標,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就算是真龍,被數白發導引矢鎖定,也都會駭然無比的呢。”精靈衛士長答道。他是古人,算是個懂行的。

    “原來,你們這些土著是這么形容導彈的啊?總有點強行和本世界的畫風靠的感覺。”陸希一邊想著,一邊命令道“右側,展開雷電風暴。”

    小老婆的附件月光舟有啟動泰坦雷電的機能。而泰坦一族掌握的神雷可是有很多形態的,集束的,連鎖的,閃爍的。當然了,自然也有天羅地網狀的了。除了畫風不符的黑科技,這畢竟也是個把風暴和雷電玩出花來的戰斗種族嘛。

    至于用泰坦的雷電打泰坦的導彈,陸希一點都不覺得有什么問題。

    “轟隆隆!”巨大的雷電之網展開之后,在短短眨眼間便擴展到了方圓數千米的天空之中,將無數的導彈啊不,導引魔矢納入了其中,將其在猙獰而狂暴的風暴精靈的嘶吼中引爆。甚至有好幾臺無人機也一頭撞了進去,同樣也化為了爆炸的一份子。

    七曜極光號伴隨著身后連串的爆炸,借著瘋狂而熾熱的飆風,速度更快,身形仿佛也愈加飄逸了。

    這個時候,大家已經看到了對面的要塞,那外圍的城墻、壁壘和塔樓上,不知道翻出了多少形態神秘風格各異的高塔,向這邊不斷投射著密集的火力。

    泰坦的導引矢和瓦解光束、凡塵精靈的精神射線和投影弓,矮人們的元素連弩,那可真叫一個五花八門目不暇接,堪稱上古神兵們的博覽會。當然,這也可以理解,要塞雖然是泰坦設計的,但后來的守軍可遠不止泰坦一族,各族援兵把自家的看家武器扛過來當然是很正常的。

    “轟!轟!轟!”這一次的爆炸已經離極光號很近了。那是幾只精靈的投影弓形成的元素火鳥,它們撲到了左上方天空,發出長鳴聲便準備來一個俯沖撞擊,卻被安放在左舷的三門龍之怒機關炮轟碎。

    是的,后有“導彈”和“無人機”的追擊,前有要塞展開的彈幕,極光號已經啟動了所有能增加生存力的武器。可以攔截導引矢和飛天傀儡的機關炮自然也不能落下。現在每門機關炮的炮位上都有兩三個精靈再操作。

    “左舷彈幕太薄了!炮手在干什么!”陸希道。

    “已經很努力了!又沒有炸到你!”也在左舷,似模似樣地操作著一臺導力炮的賽琳娜沒好氣地大聲道。

    “我知道啊,所以我沒什么不滿意的。只是這種名臺詞好久以前就像說一次了,只可惜畫風一直不太搭。”陸希笑道“克主任,怎么樣?可以接近嗎?”

    “沒問題!”克雷爾·貝爾蒙特大聲笑道,聲音中似乎帶上了一點點唱腔“我是狂風中的浮柳!飆風之惡,卻又能奈我分毫,哇哈哈哈啊哈哈!”

    記得嗎?克雷爾,為什么我們會那么投緣呢?

    因為……因為你帶著當時帶著還是小孩子的我坐了六十圈的帕式螺旋翻滾,花了半天就從伊爾里斯特飆到了云中城?我居然沒有哭出來,還在大笑?

    所以,我們都是追求極限的瘋子,天生就該是一對啊!

    不不不,黑云,我追求的可不是極限,而是所有的可能啊!極限是不存在的,因為若是真的存在,便沒有可能性了。

    不是太懂?所以你們精靈就喜歡說些沒人聽得懂的話,好來裝x呢。

    我精靈血統還不到八分之一啊……另外,你會理解的,黑云,我們就是天生一對。

    克雷爾心中閃過暖流,他覺得,自己的坐騎兼搭檔兼戰友兼愛人,就在自己身邊,從來沒有離開過。這個時候,他斗志昂揚,胸腔之中滿溢出來的都是沸騰的意志。他覺得,自己已經和七曜極光號融為一體,就向當初和黑云融為一體的時候。

    “黑云,看我開車……啊不,開船!”

    。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