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輕風歸南時 > 第二百六十四章條件
    林霞芝又給自己做了一下心里建設,她是來求和的,所以待會兒尹素錦即使再過分,她也也要忍著。

    打定了注意,她深吸了一口氣,抬手敲了敲病房的門,片刻,里面傳出一個十分悅耳的聲音,聽起來很年輕,不像是尹素錦。

    還有外人在,這讓林霞芝又退縮了,她還在糾結,病房里的門已從里面拉開,一個年輕的女孩子伸出頭,看到林霞芝之后,也許是因為陌生,她的眼里閃過防備,想了想,她詢問:“您找哪位?”

    “我……我找尹素錦”。林霞芝結巴了,她捏緊包帶,表情不太自然。

    “舅媽,找您的”。何婧歡拉開門,又錯了一步讓林霞芝進來。

    聽得這一聲舅媽,林霞芝便猜出了何婧歡的身份,她打量了一下何婧歡,眉眼與陸華庭很是相似,她應該是見過的,只是當時沒注意。

    何婧歡也覺得林霞芝眼熟,她皺起眉,仔細的回想了一下,還是沒有頭緒。

    “誰呀”。尹素錦正拿著棉簽一點點的擦拭陸歸南的嘴唇,聞言,她轉頭,見走進來的是林霞芝,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

    “你來干什么?”尹素錦沒有太激動,似是早已料到,她冷笑一聲,繼續給陸歸南擦拭嘴唇。

    何婧歡不明所以,她指了指沙發讓林霞芝坐下,又彎腰接了半杯水遞給林霞芝。

    “我來吧,舅媽”。何婧歡伸手,尹素錦沒有推讓,她起身,將手里的水杯交給何婧歡。

    她還沒說話,又有人推門進來,是陸華容,她是出去給尹素錦買洗漱用品的,才舉起手里拎著的塑料袋,便發現了坐在沙發上的林霞芝,臉色瞬間沉下。

    原來,剛剛從病房里走出去的女人是陸華容。

    林霞芝抿了口水,差點噴出來,她一向知道陸華容的潑辣作風,所以有些畏懼。

    陸華容的態度讓何婧歡頗為詫異,她沒有阻攔,沉默的觀察著事態。

    “我來看看歸南”。林霞芝將一次性的水杯捏的變了形,她欠了欠身,扯起嘴角。

    不過她的這絲淺笑很不合時宜,果然,陸華容咬牙切齒的罵道:“少在這貓哭耗子”。

    似乎覺得還不解恨,陸華容將手里的東西朝林霞芝拋了過去,林霞芝沒來的閃躲,不知是什么擊中了她的太陽穴,她閉了閉眼睛,疼痛讓她更加清醒。

    “媽,你干什么?”何婧歡想阻攔,卻被尹素錦扯住。

    陸華容胸口劇烈起伏了兩下,偏頭說:“你別管”。

    “我今天非得替你哥出出氣”。陸華容挽起袖子,一把抓住林霞芝的頭發,林霞芝一個踉蹌,跪在了床尾。

    “這……”。何婧歡不解的看向尹素錦,尹素錦則無動于衷,她雙手環胸,饒有興致的看著這一幕。

    “他是就是你舅舅的小老婆,陸云柬的母親”。尹素錦嘆了口氣,語氣輕松的說出這話。

    雖然現在陸歸南昏迷不醒,可她還是要讓這些罪魁禍首一個個的在他面前懺悔。

    “什么?”何婧歡愣了一下,隨即,神色中的同情消失不見,她惡狠狠的盯著林霞芝,漸漸地她變得面目可憎。

    “一個好端端的人被你們還成這樣,你們滿意了?高興了?”陸華容數落著,尖細的指甲不斷地戳著林霞芝的腦袋。

    林霞芝咬著牙,一聲不吭,她的頭皮似乎的已經被甲尖兒戳壞,有痛感,但不太嚴重。

    “怎么?在外面東躲西藏了二十多年終于忍不了了?想登堂入室了?你以為憑你這種身份能進的了陸家?”

    “還真是給自己臉上貼金,一個不要臉的lan貨生出一個小za種,也不知道身上流的血是不是陸家的”。

    “如果讓我哥是你們害了歸南,他一定不會放過你的”。顯然,在場的幾個人只有陸華容蒙在鼓里,她雖然嘴巴惡毒,可心思卻沒有陸華庭冷酷,她認為沒有一個父親不愛自己的兒子,即使陸華庭和陸歸南的父子關系疏離,可被人害得半死不活,他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就是你哥指使云柬做的”。林霞芝終于爆發,她揮來陸華容的手,言之鑿鑿的說。

    “不可能”。陸華容愣了一下,一時接受不了,她反駁:“你血口噴人”。

    “歸南可是我哥的親生兒子,誰害他我哥都不會害他”。陸華容這話是沒有底氣的,她想起昔日陸華庭對陸歸南的所作所為,也不敢太強硬。

    忽然,她看向尹素錦,似確認,似求助。

    何婧歡一直有所懷疑,所以聽林霞芝這么說,并沒有表現的太吃驚。

    她伸手拍了拍陸華容的后背,頭一次這樣的溫柔,她和尹素錦的無言,給了陸華容的答案。

    陸華容的嘴動了動,沒有發出聲音,她后退兩步跌坐在沙發上,表情挫敗,仿佛丟了什么堅定的信念。

    她沒找到他的哥哥竟然會是這樣的,眨了眨要,她斜著陸歸南毫無生氣的臉,心里泛起一絲酸澀,她承認,她對陸歸南所有的好都是有目的的,可她即使再愛錢財,也知這是身外之物,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會比親情更重要嗎?

    陸華容迷茫了,她掩面而泣,想到這幾十年的處心積慮,她有了悔意,同時對陸華庭生出了些許的怨懟。

    “媽,您別這樣”。何婧歡不知該怎么勸慰,這是她頭一次見陸華容如此脆弱,但她是開心的,她的母親終究跟她那個鐵石心腸的舅舅不同。

    “你早就知道了對不對?”陸華容握住何婧歡的手腕。

    “嗯”。何婧歡沒有否認,其實,她是早就懷疑。

    “為什么不告訴我?”陸華容喃喃。

    “事情已經這樣了,多一個人知道,只是多一個傷心的人罷了”。此刻,尹素錦終于對這個小姑子有了一些好感,從前,她對陸華容的印象是刻薄、愛慕虛榮僅此而已。

    “我送送你”。尹素錦走近林霞芝,彎腰將她從地上扶起來。

    她們心照不宣的對視一眼,林霞芝抹了抹眼角的淚水,跟著尹素錦緩慢的走出了病房。

    尹素錦直接走向的走廊盡頭,她先停下,后腰倚靠在窗臺上,目光在林霞芝身上打轉。

    “有事?”尹素錦太過平靜,讓林霞芝的心生恐懼,也許她要是和陸華容一樣對著他打罵一通,林霞芝可能會好受一些。

    林霞芝握了握雙手,給了自己一些勇氣,她又撐著膝蓋,緩緩的在尹素錦的面前跪下。

    尹素錦沒有任何反應,她恨了這個女人很多年,有時候做夢都會夢到她千奇百怪的死狀,后來,陸歸南出了車禍,昏迷不醒,即使這事是陸云柬做的,陸華庭并沒有參與,可他的態度還是讓尹素錦絕望了,她替自己不值,白白浪費了這么多年,才認清了這個人渣。

    “車禍的事都是陸華庭教唆云柬的,他還是個小孩子,太沖動了,求你放過他一馬”。

    “如果你有氣的話,盡管沖著我來,我是他的母親,是我沒有教育好他”。說著,林霞芝雙手撐地將額頭貼在地上,長久不起。

    尹素錦冷笑,林霞芝又把她當成了傻子,同時,也覺得可笑,陸華庭愛護了這么多年的女人,最后,竟然為了自保而污蔑他。

    “好啊”。

    尹素錦很爽快的答應,林霞芝不敢置信,她抬頭,表情欣喜的確認:“真的?”

    “當然,我不但可以放過陸云柬,還可以放過你”。

    “不過我有一個條件”。尹素錦勾起嘴角,目光略微加深。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