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陰司體驗官 > 第四百零三章 方位
    “哦,好吧,那等會你如果累了就說一聲。”我訕笑道。

    薛夏夏沒說話,徑直走在前面。

    黃謙縣確實挺小的,我們花了兩個小時就基本走遍了全城,問了幾個路人,我們找到了靠近郊區的母井。

    這一帶是有些破舊的居民區,黃土漫天,很多房屋都空著,零星的幾家店鋪開著門,陳舊的柜臺里售賣著很少的商品,給人一種很蕭條的感覺。

    母井就在一棟居民樓的左后方,周圍堆放著很多雜物,還有一小塊自留地,周遭的環境顯得亂糟糟的。

    那口母井跟普通水井一樣,只是在井身刻了兩個字,“母井”,顯得很有歷史性而已。

    “是這個樣子的?”薛夏夏有些驚訝的看了我一眼。

    我無奈的扯了扯嘴角,“我也很失望,原本以為會特別莊嚴肅穆,沒想到就這么普通,甚至還有些臟亂。”

    我說的“臟亂”并不夸張,母井上面落了厚厚的塵土,四周還有一些路人隨手扔的垃圾,塑料袋,烤串之類的,不注意看根本不會發現這里有這樣一口井。

    我們走到母井前,我俯身查看井內,一股潮濕又腥臭的味道撲鼻而來,我差點給熏暈過去。

    薛夏夏也忍不住捂住了口鼻,皺眉看著我,似乎發臭的是我。

    我退出去幾步,右手使勁扇了扇風,深深的呼出一口氣,“這口井沒什么特別的地方,除了比較臭。”

    薛夏夏忍不住笑了,顯得溫柔了很多。

    “不過為了證實一下,我還是下去看看探個究竟。”

    “你要下去?”薛夏夏驚訝的看著我,“還是先問問周圍的居民,這口井有多深,借個梯子什么的,這樣才安全。

    我笑著將外套脫,下來遞給她,“不用,我很快就上來了。”

    “嗯?”薛夏夏接過我的外套,瞪大眼睛看著我。

    我從口袋里拿出一張綠色的符紙,凌空畫了一道符扔進了井里,一股白煙在我周身冒了起來。

    我閉上眼睛,幾秒鐘后睜開,我已經下到井里去了。

    “我去!”我捏著鼻子,差點要吐了。

    一股股腥臭混合著潮濕的味道,還有陣陣古怪的惡臭,簡直酸爽得不行。

    我拿出手機照亮,觀察了一下井內的情況。

    井水應該已經枯竭很多年了,井內不大,我腳下全是白森森的豬白骨,泥土,還有一些腐爛的雜質,看上去令人作嘔。

    站在井上面我就已經確定了,這口井沒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下來也不過是為了跟薛夏夏有個交待。

    我收起手機,捏起一張紫色的符紙貼在了井壁上,雙手合十閉眼念了咒語,默默感受著井內的氣息。

    一分鐘后,我緩緩的睜開眼睛,聳了聳肩,確實沒問題,白白浪費我兩張符紙。

    我回到上面,薛夏夏看見我嚇得臉色發白,嘴唇微微的顫抖著,不過她還是緊緊的抱著我的外套,唯恐掉在地上弄臟一般。

    “怎么樣,你沒事吧,下面什么情況?”薛夏夏緊張的問道。

    我拍了拍手,接過外套穿上,剛才我注意了,她是先問我的情況,然后才問我井下面的情況,看來確實比較關心我。

    “下面除了一些骨頭之外,沒什么特別的東西……”

    “骨頭?”薛夏夏大驚失色。

    “咳咳,就是乳豬的骨頭,之前當地居民扔下去的乳豬,不是怪物的骨頭。”

    聽我這樣解釋,薛夏夏才拍了拍胸口,有些難為情的說道,“那就好,我怕有別的發現。”

    我雙手插袋酷酷的一甩頭,“可以走了,這口母井沒問題。”

    薛夏夏一臉不解,但還是乖乖的跟著我離開了。

    我們找了個地方吃飯休息了一下,天色也漸漸晚了,我們回到旅館開了車,我用羅盤測算著,一路向西開去。

    我跟薛夏夏解釋了一下,因為西邊陰氣比較重,縱觀黃謙縣整個縣城的風水格局,西邊有河,山勢復雜,所以要特別注意西邊的情況。

    我一路負責測算方位,感應周圍的氣息,薛夏夏成了我的專職司機,毫無怨言。

    嗯,我回去以后也可以跟人炫耀一下,我張某人曾讓邱潁市的金牌女律師給我開過車,而且是心甘情愿,免費的。

    一個多小時后,我們回到了旅館。

    我坐在桌前在紙上勾畫著我們今天的行程路線,基本上把整個黃謙縣都走遍了,一丁點詭異的地方都沒有。

    薛夏夏似乎心里很不踏實,在旁邊一言不發的坐著,但我能感受到她的呼吸很不自然。

    我放下筆轉臉看著她,微笑著說道,“辛苦了薛律師,明天我們可以回去了,應該不會耽誤你開庭吧?”

    薛夏夏連忙搖頭,“當然不會,后天早上才開庭的……那么,這邊是真的不用再調查了嗎?”

    我皺了皺眉,有些不高興的說道,“薛律師你覺得還需要從哪些地方著手調查的話,那我明天再按照你的安排認真去走一遍。”

    “當然不是了,你別誤會。”薛夏夏擺擺手,有些難為情的解釋道,“這些都是你專業的事,我不懂,我沒資格去質疑,我只是覺得有些失望而已,原本以為我提供給你的這個線索會有用。”

    原來她是因為這個內疚,我心里溫暖又慚愧。

    “啊,薛律師千萬別這么說,調查案子本來就很復雜,你能提供線索我已經很感激了,你還主動跟我過來,我真是感激不盡,至于結果也不重要,至少這個過程我們認真對待了。”

    薛夏夏面色緩和了許多,“好吧,那明天我們就回去,之后我有確切的線索再告訴你。”

    薛夏夏有意在線索前面加了有一個“確切”,我差點笑噴了,看來薛大律師對于自己的“不謹慎”和“沖動”特別內疚,人都是有軟肋的。

    第二天一早,我們便回去了。

    這次我堅持開車,我原本以為薛夏夏中途會打盹,沒想到一路都在用平板電腦弄工作的事,完全就是一個工作狂。

    我暗暗吸了口氣,這樣的女人根本沒有任何情調,以后嫁給誰,那位哥們可真是娶了臺機器人,慘得不行。

    到了邱潁市,我們簡單的吃了頓飯就各自忙去了。

    我到酒店跟趙黑子商量,今晚就去鎖定異陣大攻的大致方位,不能再拖延了。

    得知去黃謙縣完全沒有收獲,趙黑子也露出了失望的表情,搖頭說道,“這個夢境還真是復雜,看來沒那么容易破解,你之前的判斷是對的。”

    我捏著下巴“嘿嘿”一笑,“也別說,這一趟還是很有收獲的。”

    “什么收獲?”趙黑子狐疑的問道。

    我湊近他,神秘兮兮的說道,“薛大律師這次被狠狠打臉了,以后她說話不會再那么盛氣凌人了。”

    趙黑子先是一愣,隨即無語的笑笑,“原來是這樣,不過你這樣想有些很沒紳士風度,薛律師也是一番好意。”

    我走過去靠著沙發,不屑的說道,“切,好意是好意,但真的沒必要把話說得那么滿,完全不聽別人的意見和建議,自大的人我一向都不喜歡。”

    趙黑子無奈的搖搖頭,“搞不懂你們。”

    “不用弄懂,我們現在就計劃一下今晚的行動就行,你來開車,這樣可以快一點,我們也好隨時商議。”

    趙黑子點頭,“好,其它的我還需要做什么,你盡管吩咐。”

    我將邱潁市的地圖取出來,跟趙黑子一起分析起來。

    晚上八點,我們出發了。

    我用追魂咒和羅盤一路測定著方位,向東北,西北,南北開始鎖定。

    在人類的地理常識里,南北這個方位是不存在的,但我們驅魔人定義的南北,則是南與北之間的軸心,這是一個很關鍵的點,陰氣和磁場都很重,妖魔特別善于利用這個軸心。

    三個小時后,我們回到了酒店。

    我喝下半杯熱水,勉強驅散掉一絲疲憊,展開了被標注得密密麻麻的地圖。

    今晚通過測定,我們最后確定了三個區域有問題。

    A區,這一帶有學校,醫院,廣場,一旦有事發生很不好控制;A區是一片商業區,平時人很多情況也很復雜,難以直接展開調查;而C區位于郊區,這里有河流分布,幾家大型工廠,還有一個瀕臨倒閉的工業區,看似情況單一,但其實很容易被妖魔控制。

    趙黑子俯身看著地圖,沉聲說道,“今晚你測定的結果是,A區相對于另外兩個地方陰氣最重,但是這里很難深,入調查,畢竟涉及很多商家的利益,關系很難疏通。”

    “是,所以還是需要你去牽線搭橋,邱潁市的商人你熟,介紹給我認識,這樣我去調查會容易一點。”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抱歉啊,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總是交給你。”

    趙黑子憨厚一笑,“這就是我負責的事宜,其它的我都幫不上忙,你不用跟我客氣。”

    “還是要跟你說聲辛苦,料理這些人情世故我是完全不會……糟了!”我驚呼一聲,用力拍了一把腦袋。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