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覆手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各有過墻梯
    曹云中午十二點醒來,沖個澡,要了午飯。端了午飯坐在白板前揣摩。和其他人的思路不一樣,與其說曹云懶得去整理海量資料,不如說曹云沒有能力去整理海量資料。

    嫌疑人肯定就在白板上,否則這個游戲沒有任何意義。曹云現在要做的就是把他找出來。先代入犯陸的思維進行思考。犯陸知道自己收錢后必然被查,犯陸為什么就這么有信心,膽敢公然對抗檢察官呢?排除掉智商問題后,第一點肯定是收錢的方式和方法很隱蔽。第二點,代替他收錢的人很隱蔽。

    所以……

    曹云將沒有配合檢察官,沒有自愿主動提供私人信息的六人劃掉。犯陸不會想通過不配合檢察官來達到最終收錢的目的。欲蓋彌彰,這樣做是很愚蠢的,這六人很容易成為重要懷疑對象。

    再看愿意配合檢察官的十八人信息,首先排除掉銀行流水或者資金總額從沒超過20萬的人,一共有四人。剩余十四人。媽蛋,怎么還有十四人?

    曹云知道自己是個巨大優勢的,相比九尾等檢察官,曹云知道很多很多的收錢方法。要知道曹云成長的地方,上個幼兒園都可能需要找關系走后門。

    既然如此,那就看看十四個人的筆錄,他們都是怎么解釋自己銀行中出現比較大筆的金錢。

    ……

    下午六點,三裁判一共發出了五份搜查令,嘉賓根據搜查令可以要求節目組提供相關人員更多的信息。裁判們知道結果,他們還知道,沒有拿到搜查令的人是肯定無法通過這個環節。拿到搜查令也未必能通過。因為他們發出去五份搜查令的目標是三個人。

    六點到十點,四個小時就要開始完善答辯會。整理出詳細的資料,沒有多少時間留給開錯搜查對象和沒開搜查令的嘉賓。

    讓三裁判頭疼了一下午的是曹云。

    曹云“我要犯柒的材料。”

    九尾“證據。”

    曹云“沒證據。”

    九尾“拒絕。”

    十分鐘后,曹云再打電話“我要犯柒材料。”

    五分鐘后,曹云再打電話“我要犯柒材料。”

    三裁判快煩死了。從下午一點,曹云一直打電話到現在六點。剛開始是十分鐘一個,后來就是掛掉之后就立刻再撥打電話。敢不接電話,曹云就向節目組投訴裁判組,說自己如果因為裁判組沒有負責工作,而導致經濟損失,將追究節目組的法律責任。裁判組無奈接了電話,曹云仍舊沒有證據。

    之所以三裁判頭疼,自然是曹云猜對了,所以裁判組才糾結節目規則。假設是錯的,直接給他,打發他就好了。三裁判也很聰明,知道自己這么推脫,曹云已經肯定犯柒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最后李墨接電話“曹云,人要講道理,你總要說個理由吧?”

    曹云道“說了你們不信。”

    李墨“信,你說什么我都信。”你說你是女人我都信。

    曹云回答“理由就是,這收錢手段完全是抄襲。”

    李墨看另外兩裁判,兩裁判點頭。李墨道“行,給你,給你!不要再打電話,煩死個人了。”

    ……

    晚上十點,每位嘉賓首先交出協助犯陸收錢者的名單,也可以直接寫犯陸收錢。

    答案上交后,管家隨機排序請嘉賓輪流進入小黑屋答辯。

    曹云第三位進入小黑屋,坐下對三裁判一笑“謝謝三位的搜查令。”

    李墨“說下情況。”

    曹云“犯柒買一套房子,開發商腦子瓦特,或者是程序記錄出現了問題,或者是工作人員出問題,最終弄錯了房子。導致出現一房兩賣的情況。犯柒一怒之下,將開發商告上法庭。開發商是一位相當看重自己信譽的商人,不僅向犯柒道歉,并且還愿意雙倍賠償。也就是賠償犯柒兩百萬,犯柒有感開發商的誠意,于是撤訴了。”買壞車是三倍賠償,有法律做后盾。

    曹云“在犯柒買房子之前,有人找到犯陸哥,這塊地我要了。犯陸你要當然可以要,不過要招標的,你懂?有人哥,我懂,這是兩百萬。犯陸打住,我為官多年,兩袖清風,從不收黑錢,你找錯人了。你如果愿意就坐下來喝杯茶,你如果堅持要給錢,你現在就給我滾出去。“

    曹云“有人非常佩服犯陸的官品。于是坐下來一起喝茶。犯陸問起有人目前買的房子,說是自己親戚要買。有人意思是打個骨折賣給犯陸親戚。犯陸再次嚴正聲明,自己為官多年,兩袖清風……話題一轉提醒和教育有人,你們做生意一定要講信譽,千萬不要出現一房兩賣的丑聞。萬一被告上法庭,雙倍賠償是小事,聲譽受損則是大事。”

    三裁判面面相覷“……”資料中沒有曹云繪聲繪色描繪的如此立體,只是用生硬的文字說明了過程。

    李墨“證據呢?”

    曹云“沒有證據。但是我知道是這么干的。既然知道這么干,我就讓手下去調查。我做老大的已經給他們指明了方向,難道還要我這個做老大去跑腿?”

    李墨“你萬一不是老大呢?”

    曹云“都要小弟拿主意了,這老大位置遲早是我的。就算我是小小弟,我拿了主意,老大肯定要勤勞一點,才能把功勞攬到自己懷里對不對?李墨,這個活不能一個人全部干完。你干好了,以后你的活越來越多。干砸了,你就得背鍋滾蛋。你就說我說的對還是不對,你要說不是犯柒,或者犯柒不是這么收錢。ok,那我就認栽。”

    九尾“曹云,你拿到搜查令,給你資料了。資料中有線索顯示,犯柒在海外投資。只要你細心核對賬戶,很容易拿出證據。我們要的是這份證據,不是你這樣亂猜。”

    曹云“你們給我資料的時候已經六點半了,還要去逐條核對賬戶信息。犯柒給的錢是轉彎的,投資給離岸銀行老板開的一家皮包公司。皮包公司已經倒閉。我還得先找到皮包公司的投資賬戶,然后去比對離岸銀行的賬戶。你們就說,我是不是第一個就盯上犯柒?我沒有盯別人吧?”

    三裁判沉默。

    曹云看李墨“李墨,你督辦案件,難道每個案子都要親力親為?”

    九尾“你為什么不說我?”

    曹云無視“恬兒,改天請你吃飯。”

    令狐恬兒“我覺得曹大哥說的很有道理。曹大哥找到了犯柒,并且說明了犯柒收錢的過程,也點明了給錢的人。只要找到給錢和收錢的人,根本不需要去查詢離岸賬戶,就可以形成證據鏈。我同意曹大哥通過。”

    李墨苦笑“我雖然覺得欠妥,但是恬兒說的非常有道理,我也同意吧。”

    曹云看九尾,九尾“通過,通過,通過。”

    管家見曹云要歡呼,忙在一邊交代“別出聲,安靜的回去,需要節目效果。”

    好說,有錢什么都好說。曹云悲慘了一張臉出去了。桑尼一看,對越傳道“犯柒沒跑了。”

    越傳“我理解你所說的,曹云這模樣不符合失敗者的表情。他真失敗了,肯定會惱火憤恨。不過……”

    桑尼“不過?”

    越傳“不過你怎么知道曹云寫的是犯柒?”

    桑尼笑呵呵“哈哈哈哈……我怎么會知道曹云寫的是犯柒?……哈哈哈哈……越局長你這個問題問的實在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十秒哈哈哈哈,桑尼愣是沒把謊話給編出來。

    ……

    桑尼第四位進入小黑屋。李墨看見桑尼比剛才還頭痛“根據負責曹云的導演,根據負責你的導演說明,你今天下午趴在曹云門口偷聽了一個小時。沒有猜錯的話,你在知道犯柒名字之后,回去整理犯柒資料,找我們要了搜查令。最終肯定能整理出讓我們滿意的答案。”

    桑尼大喜“謝謝三位。”

    李墨“但是你作弊的行為……”

    桑尼立刻否認“李墨,不要亂說話,小心我告你誹謗。什么作弊?我暗戀曹云很久,今天實在按捺不住一顆相思的人。如果當時聽不到他的聲音,我就會去死。這是什么?這是愛情……李墨你抱頭是什么意思?作為一課課長,難道你在歧視男同胞之間的愛情嗎?”

    三裁判皆雙手抱頭低頭不語,沒人想接桑尼的話。

    三十秒后,九尾無奈“桑尼,作弊就作弊吧……”

    桑尼“作你妹。老子沒有作弊。規則內有說不能在庭院內走動嗎?規則內有說不允許去聽愛人的聲音嗎?基本法理法不禁,皆可為。反過來我問你們,假設是曹云主動給我犯柒的答案,那算作弊嗎?”

    互相看看,九尾“不算。”

    桑尼“你如果提前把搜查令曹云,曹云會將犯柒名字賣五十萬刀,每個人賣過去,你們信不信?他這么無恥倒是沒作弊,我就是思念他的聲音,你們就說我作弊。還有沒有愛情?還有沒有王法?”

    九尾忍住想吐出來的血“桑尼,不一樣的。嚴格來說,你這屬于盜竊。”

    桑尼問“你u盤里有明星的照片,我拷貝過來就算盜竊?我給曹云也就是失主造成了什么損失?難道犯柒是曹云的私人財產,還是曹云擁有犯柒的專利權?”

    九尾“有個前提,曹云必須同意告訴你答案,你才能合理合法的擁有與利用答案。”

    桑尼“他肯定同意。你可以把他叫進來問他。但是我有言在先,他不是損人不利己的人。他進來之后肯定要扒我皮。我如果真無恥,我可以直接說是曹云告訴我答案、”

    “是,你不無恥,你有節操。”令狐恬兒實在忍不住回了一句。

    三位裁判都知道桑尼說的是真的。曹云進來肯定認,認給桑尼答案也好,認和桑尼相愛也好,曹云都無所謂。關鍵是曹云會找桑尼要錢,桑尼你過關賺了兩百萬刀,怎么也得分一百萬刀,你說對不對?不對?我要打個電話……現在120萬了?不給,我要打個電話……白紙黑字加視頻和錄音……

    曹小人剛走,來了桑劍人,結果還要把曹小人再請回來,看兩個人在面前表演一番。這不是自虐嗎?

    但是就這么讓桑尼通過,三人都不甘心。

    李墨“桑尼,你怎么會認為曹云能找到線索?”

    桑尼回答“我肯定是找不到線索,所以我根本就不找線索。曹云如果找不到線索,最少還有人陪我出局嘛。”昨晚十點到今天下午一點,桑尼就看了五分鐘的資料。拿到犯柒的名字后,桑尼才開始整理材料。

    桑尼“李墨,我知道平時我們三課有些欺負你,畢竟我們實力差距明擺在這里。你要公報私仇,我理解,我不怪你。”

    李墨氣極反笑“你這是激將法嗎?”

    桑尼道“也不全是。比較下我到三課后的成績,你摸良心說,是不是有些自慚呢?”

    這……不太好否認,特別是桑尼推翻曹云飛機教練涉嫌的一樁命案,找到命案真兇。這種幫一課擦屁股的行為讓一課的探員著實窩火。更可氣的是,人家課長找上門說一課還沒有謝謝他們三課。李墨做為課長,不僅感謝,還恭敬的把人家送出門。

    李墨想念到此,沒有心情和桑尼再聊“行啦,我通過。”

    兩女一起看李墨,你有沒有原則?明知道是激將計,你還中計?

    桑尼看九尾“要說九尾你以后肯定還少不了和曹云打交道,需要奸細的話,只要一個電話。當然,這也是因為我是警察,要維護法紀,不能讓一些無良的律師操控司法。”

    九尾“可是你剛才還說愛他。”

    桑尼“我就愛他的無良,而且我可以附贈一個消息給你。”

    桑尼在九尾耳邊輕語一句,九尾很驚訝看桑尼,而后琢磨一會,看桑尼“桑尼,我個人不是很贊成你這種賣友求榮的行為。”

    桑尼“兩百萬刀,還要什么愛情?”

    九尾難以置信一般看桑尼,很無奈道“好吧……通過。”

    桑尼笑嘻嘻謝謝,對令狐恬兒道“21,沒你這小丫頭片子的事。再見。”走人。

    令狐恬兒怒“草泥馬。”

    李墨看了眼九尾,九尾在李墨耳邊道“他讓我小心一些王磊,說曹云幫王磊,居心叵測。”

    李墨倒吸口冷氣,想了一會“說起來也不是沒有道理。”

    九尾“繼續吧,我們繼續吧。最少最不要臉的兩個已經結束了。”

    閻王好見,小鬼難纏。雖然現在算是身份相當,但是由于個人成長的曲線不一樣,造就了各種性格。諸如九尾,李墨和令狐恬兒,要讓他們當小丑,他們是辦不到的。曹云和桑尼在市井打滾多年,為人做事更接地氣。做某些事對他們來說,不存在心理負擔。從另外一個方面說,曹云與桑尼如果沒有可靠的技能與本事,是到不了這個階層。

    一句很現實的話沒有人有義務透過你無賴的性格去發現你優秀的內在。(這句話是某位對多本書書名有意見的讀者送給我的。)

    。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