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重生之嫡女風華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吸星大法
    蘇月冷在寒池中鉆心修煉,寒池外的情況一概不知。

    當然,就算她想知道也沒辦法。

    寒池的結界幾乎隔斷了一切。

    君久黎在寒池的石碑前來回徘徊,旁邊是凍到發紫的秋無痕。

    “我說久黎,你確定嗎?”

    君久黎點頭。

    “那你可以選擇自己一個人去啊!”秋無痕欲哭無淚。

    他都要被凍僵了好嘛?

    趕緊喝口酒壓壓驚,他在寒池外面就快不行了,更別說進去里面了。

    而且都說寒池里面有去無回,似乎是有什么迷陣,他到時候想出來都不行,只能在里頭被活活活活凍死啊!

    他還不想英年早逝!

    “無痕。”君久黎伸手在秋無痕身上加了一層保護罩,秋無痕這才稍微得到點緩解。

    “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秋無痕傻眼。

    兄弟,你用那么帥那么臭屁的模樣說這樣的話非常犯規你知道嗎?

    “好吧,要進去就趕緊的,再等下去說不定我就改變主意了。”秋無痕雙手叉腰,結果一旁剛剛還深情表白的人一見他同意,立即又冷下了臉。

    喂,要不要那么刻意!

    “等迷霧陣法打開。”君久黎幽幽地望著前方一團團濃郁的白煙,犀利的目光幾乎能將其中的冰渣子都撕碎。

    兩人又在外面等了一會兒,君久黎突然拉起秋無痕的衣領沖了進去。

    “久黎哥哥!!”

    秋淺凝趕到的時候正好見到君久黎和秋無痕淹沒在寒池的白霧中,頹唐地滑跪在地。

    她還是來晚了一步!

    “久黎哥哥,那個女人對你來說就那么重要嗎?重要到連你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顧!”秋淺凝咬牙切齒,淚水像斷了線的珍珠瘋狂下墜,在這極寒之地,落地成冰。

    “蘇月冷,你這個賤人,你根本就不配久黎哥哥這樣待你!”

    緊握拳頭,秋淺凝轉身就向慕容家奔去。

    因為秋淺凝是秋家唯一一位大小姐,所以身份格外尊貴,可謂是眾星捧月,與向來多產女的慕容家相比,她的生活是慕容家子女望塵莫及的。

    慕容家的人見到她總是羨慕得不行,幻想著如果自己也是家中唯一的女丁,是不是也會如此受重視?可以任性妄為?

    “喂你,冰凌姐姐還沒有出關嗎?”秋淺凝走動慕容冰凌的院落前,咄咄逼人。“趕緊進去通報,就說秋家大小姐來找她了。”

    外頭的侍女很是為難,昨日秋大小姐已經過來打擾過一次二小姐修煉了,當時二小姐就吩咐,之后不得再將人放進來,她要閉關……可是眼下……

    “你們都是啞巴還是聾子?聽不到我說話?”秋淺凝氣得甩袖,直接沖進了院子。

    “秋大小姐,不可!”侍女趕緊攔下,但是又不敢真的與秋淺凝動手,兩相爭執之際,主門緩緩打開。

    慕容冰凌走了出來。

    “淺凝,和你說了多少次,不要那么毛躁。”慕容冰凌揮揮手,侍女們才頂著壓力退下。

    “說吧,這次又有什么事?”

    秋淺凝看了眼四周,上前拉著慕容冰凌,小聲說道:“姐姐,久黎哥哥為了那丫頭親自去寒池了!”

    聞言,慕容冰凌淡漠的臉龐上劃過一抹異樣,但很快就消散了去。

    “進來再說。”慕容冰凌讓秋淺凝入室,關上門,顯露出房中被綁在木樁上的秋羋茵。

    “嘿嘿,冰凌姐姐,你對我給你的這個禮物還滿意嗎?”秋淺凝咧嘴笑得燦爛無,伸手摸了摸秋羋茵毫無血色的臉,眼中沒有絲毫同情。

    昨夜她同秋羋茵合力將蘇月冷押入寒池后,秋羋茵就打算對自己先下手為強。

    而秋淺凝早就清楚秋羋茵絕對不會容忍知道自己劣跡的人茍活于世,所以早早就和慕容冰凌串通好,將秋羋茵反殺。

    估計當時秋羋茵怎么也不會想到自己竟然會栽在兩個小輩身上,呵呵……

    “勉勉強強吧,她本身的靈力就不充盈,且和我不勝融洽,要吸納她所有的靈力還需要很長時間。”慕容冰凌緩步走來,看著秋羋茵的眼神就像是看一個工具。

    沒有人知道,被譽為三大世家天之驕女的慕容冰凌其實一直修煉的是吸納他人靈力的邪術。

    這樣的功法她也是偶然間發現,并且一旦使用便是一發不可收拾。

    試問還有什么進階法子比吸收他人功力來得更快?

    原本她回到云山后是不打算再使用這法子的,卻不想君久黎竟突然進入金丹,那她為了能與其相配就必須盡快突破,否則就無法成婚。

    她想,君久黎遲遲不肯答應和親應當就是為了這個。

    這個男人表面上雖然冷漠,但實際上一直都在為自己著想。

    這般潤物細無聲叫她如何抗拒?

    哎,真是個讓人欲罷不能的男人。

    “坐吧。”慕容冰凌吸納了一整夜也準備休息一會,給兩人倒了熱茶,悠哉地喝起來。

    秋淺凝見她這般,急了。

    “冰凌姐,你難道心里就不膈應嗎?久黎哥哥可是為了找那個凡人,直接沖進寒池啊!”

    慕容冰凌吹了吹茶面上的熱煙,笑容淡淡的。“有什么好膈應的,找半天也只能找出一具尸體來。”

    “一個死人頂多只能活在記憶里,不足為懼。”

    秋淺凝被說得啞口無言,眉頭緊蹙,怎么都覺得不舒坦。

    ”可是……我一想到久黎哥哥他對那個女人那么上心,就覺得渾身難受……我是在為姐姐你打抱不平啊!你那么厲害,那么完美,久黎哥哥怎么就不懂得珍惜呢?甚至還拋下你去找那個賤人,她——”

    “淺凝,注意你的言辭。”慕容冰凌撇去一個眼神,幽暗犀利。

    “我從來都沒有被拋棄過。”

    秋淺凝臉色一白,是啊,慕容冰凌是天之驕女,從未被拋棄過,那自己呢?

    就算蘇月冷真的死了,那之后君久黎便只能履行同慕容家的婚約,可是到時候自己呢?

    久黎哥哥心里住了個賤人,又娶了正妻,那豈不是不會再接納別人了?

    “冰凌姐姐,不知道為什么我心總是有些慌。”

    慕容冰凌冷笑。“慌什么,難道一個凡人在寒池呆了一整夜還能活著出來?”

    “到時候就算君久黎將畢生功力都用來救人,也是回天無力。”慕容冰凌聲音幽幽的,陰陰的。“寒池里死的人,就連魂魄都被凍裂,根本不可能復原。”

    “你就看著吧,久黎很快就會乖乖出來娶我的。”

    慕容冰凌已經將未來的一切都計劃好了,她的生命,注定是完美的。

    而如她所愿,君久黎確實進入寒池沒多久就出來了。

    可并不是帶著蘇月冷的尸體,而是面色糾結又興奮。

    “奇了怪了,怎么到處都沒人影。”秋無痕一出來就趕緊灌酒暖身,要不是有君久黎的幫助,他鐵定凍死。

    “她很可能在寒池下。”君久黎目光熠熠,秋無痕見狀趕緊拉住他。

    “喂我說你不會覺得她掉進寒池里面去了吧?我和你說,如果真的掉進去了那絕對不可能活著!”

    君久黎嘴唇抿緊,警惕地看了圈四周,拉著秋無痕先回了自己院子。

    “她在下面,我能肯定。”他剛才感受到了一絲微弱的氣息波動。

    一定是蘇月冷!

    “真的假的……那你現在要做什么?”秋無痕很是無奈。

    “修煉,我要再上一層功力,然后下寒池。”

    “君久黎你瘋了!?下寒池??!”秋無痕趕緊拉住人。“再說了你以為突破是過家家酒?說進階就進階?”

    “我還藏著兩階沒突破。”不好意思,他君久黎就是那么任性。

    “……”挖槽牛逼……

    “不過你突破也要時間,你確——”

    “無痕小老弟說的沒錯,久黎,你還是太年輕。”

    清脆的聲音從屋內傳來,兩人回頭看去,推門出來的竟然是孔雪瑤?!

    “娘?”君久黎也震驚了。

    距離孔雪瑤上一回踩在云山地界都過去多少年了!

    “那丫頭真是沒讓我失望,那么輕易就把云山結界給拆了,干得好。”孔雪瑤伸了個懶腰,不得不說云山就是云山,天靈地杰,她打了個盹就吸滿了靈氣,渾身舒暢,仿佛下一秒就可以突破。

    “你怎么來了?”君久黎走上前,上下打量著孔雪瑤,像在看怪物。

    “喂你這什么口氣?不想我來?”孔雪瑤撇嘴。“還不是看見你信上說小丫頭消失了?我聽你們剛才說,那丫頭應該是掉進寒池底了是嗎?”

    兩人點頭。

    “那就不用擔心了,她在那一定過的比在這里好。”

    “什么?!孔阿姨,那可是寒池,又不是酒樓!”

    “不準叫我阿姨!”孔雪瑤瞪了眼秋無痕。“三大世家的人不是一直都在找寶藏嘛?就在寒池底下。”

    “那底下有個上古結界,比云山的結界還要牢固,里頭裝著的就是寶藏,冷兒現在就在里頭。”

    孔雪瑤一句話驚呆了秋無痕,就連君久黎都瞪大眼流露出異樣的目光。

    “那……我怎么才能把她救出來?”

    “只有她自己想出來的時候才能出來。”孔雪瑤幸災樂禍。“看來人小冷兒現在一點都不想見到你呢,我的乖兒子。”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