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鳳求凰之引卿為妻 > 210、生死之事(二更)
    這山上大概因為無人走動,所以積雪很厚,上面一層硬殼,如姚嬰這種體重,走在上面輕而易舉。

    倒是其他人不收力,每一腳下去都踩得雪殼塌陷,然后整只腳都跟著陷了進去。

    齊雍一手抓著姚嬰的披風,帶著她往這山下走,兩旁護衛速度要更快一些,將抵達半山的這一路都照亮了。

    阻擋住前行路線的樹枝荒草等物都已經被折斷清理了,踩著雪殼往下走,距離半山越來越近。很多人站在那里,在這黑夜的荒山里聚集,也不知從哪個方向傳來烏鴉的叫聲,就顯得這里異常的荒涼。

    因著齊雍和姚嬰的到來,圍在那里的人也緩緩地讓開。借著忽明忽暗的火光,姚嬰也看到了那在雪地里的人。

    是高季雯,沒有錯了,是她。

    她躺在積雪里,周邊的雪被清理了,但并沒有完全的將她從積雪里挖出來。

    這般看著,她就好像是被鑲嵌在積雪當中一樣。

    她身上穿著白色的長裙,和積雪融為一體了似得,也難怪找她找的這么費勁。

    閉著眼睛,她的臉也同樣無比蒼白,只有黑發在臉頰旁邊,與白雪形成強烈的反差。

    閉了閉眼睛,姚嬰也說不上心中是何感覺。

    她和高季雯并沒有過多的來往,更不了解她。進了長碧樓,身上有了任務,她到底都經歷過一些什么,其實外人誰都不知道。

    她最終叛變,愛上了孟梓易,這是一步錯棋,但作為一個外人,沒有經歷過她所經歷的事情的人,其實也沒資格說她什么。

    齊雍長身而立,就在姚嬰身邊,他的臉上沒什么表情。于他來說,叛徒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之前礙于姚嬰,齊雍也沒說過抓住了雨禾要把她如何處置。眼下,她已經死了,也可以說算她聰明。落到了他手里,不會死的很舒坦。

    旁邊,姚嬰蹲了下來,另一側的護衛也走到齊雍身邊,小聲的匯報些什么。

    他們說話刻意壓低聲音,耳力不行的也根本聽不見。

    再說,姚嬰此時的注意力也沒在他們身上。

    抬手,用手指將她臉上的雪屑擦掉,她的臉冰冰涼,滑滑的皮膚又硬邦邦的,她已經被凍透了。

    這般看著,其實她的模樣也沒怎么改變,眉眼間仍舊是有一股桀驁。

    視線落在她身邊,她在這積雪之中,好像真的被鑲在了上面一樣。

    微微皺眉,她的手也落在她身邊的積雪上,積雪很硬,就如之前踩踏的那些雪殼。

    她整個人就躺在這些很硬的積雪之中,抬眼看向四周,之前挖開的那些積雪散落在周圍,皆是一塊一塊的雪,可見是很艱難的從她身上挖開的。

    “你們發現她的時候,她是被埋在這積雪下面的么?”將兜帽摘下去,姚嬰仰頭看向那些護衛問道。

    那幾個最先發現高季雯的護衛點頭,的確是這樣。他們是從這上面經過,踩踏之后發覺不對勁兒,才開挖的,然后就發現了她。

    “不止如此,他們從山上下來的時候,這附近的積雪沒有腳印,她被埋的地方積雪平坦,根本就無人走動過。就好像是她原本就在積雪當中,或者是在這積雪下爬行,一直爬到了這里來。”齊雍淡淡的開口,與巫人打交道,總是會發生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這已不是一次兩次了。

    有的時候,有些事情詭異的根本無法解釋,即便是用最天馬行空的想法,也找不到答案。

    姚嬰緩緩地咬住下唇,那這么說,她也未必是被其他人埋在這積雪下的。

    但,若是她自己爬進去的,也得有痕跡才對啊。這雪殼很硬,近期這里應當沒下雪。

    而且根據長碧樓的人之前的跟蹤匯報,他們看到高季雯是活著的,和孟梓易出雙入對,一直形影不離。

    可是,眼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轉眼環顧四周,除卻他們這些人在這里折騰的痕跡之外,也沒有任何其他的可疑之處。

    “行了,把她挖出來吧,帶回去。”齊雍淡淡下令,一邊俯身把姚嬰拎了起來。

    “打算怎么處置她的尸體?”那時想,如果高季雯被活捉,她承受的未必會比死要好。但,這會兒她死了,死的還很蹊蹺,也不知該怎么辦了。

    “帶回去。”齊雍垂眸看著她。即便高季雯是叛徒,但她到底還是長碧樓的人,必須得帶走。

    在外出任務,危機諸多,很多人死在外面。在形勢允許的情況下,齊雍都會將他們帶回去。有時情況不允,沒有辦法,便只能把他們留在那兒了。

    點了點頭,姚嬰沒有再說什么。轉頭看過去,四五個護衛在挖高季雯尸體旁邊的積雪。

    積雪很硬,他們用工具才能撬開,之后一大塊一大塊的搬走,她的尸體才逐漸的全部露出來。

    她就穿著一身的白裙子,靴子也是白色的,除卻她的黑發外,她真是一身潔白。

    同樣躺在這白色的積雪之中,寓意是什么,讓人捉摸不透。

    這種情況,就好像有人提前在這兒挖了坑,之后把她的尸體放進去,然后澆水。水和冰雪融為一體,之后變得極其堅固,把她也凍在了里面。

    姚嬰從未見過這種事情,痋術中有取靈魂結怨氣為毒的秘法,專門用來害人。

    但是,方式方法與此還是有差異。憑她的道行,那種伎倆瞞不過她。

    高季雯被挖出來,姚嬰可以確認她就是死了,除此之外沒有別的問題。

    她的尸體硬邦邦的,無法彎曲,就像一尊美麗潔白的雕塑。

    兩個護衛把身上的大氅脫下來,將她從頭到腳的包裹了兩層,嚴嚴實實,之后兩個人分別頭腳的抬著她,先行往山巔上走去。

    這邊,姚嬰也隨著齊雍轉身往山上走,此時天色都已經大亮了,在這兒折騰了這么久。

    一直走到山巔,往下看,那依山而建的宅子蕭瑟而又有幾分詭異。

    齊雍抬手把她環到自己懷中,姚嬰恍若軟軟的布偶,靠在他身前,她就微微轉臉,將腦袋貼在了他胸前。

    這么乖?

    齊雍不由低頭看她,黑發柔順,亦如此時柔順的她本人。

    把兜帽拿起來,扣在她腦袋上,齊雍輕輕地在上面摸了摸,“還是有些傷感是不是?”

    “還好。只是想起以前見她每次都是活的,即便是被男人迷惑,她也能夠為自己辯解。這一回,她是辯解不了了。”傷感倒也說不上,心情難以言喻。似乎,越來越多她認識的人,都無法在這世上停留太久。

    “她被迷惑,是她心志不堅定。從那時起,就應當想好這就是她的下場。”齊雍很冷靜。

    “我知道。所以說,想長命的話,就得離男人遠點兒是不是?”是這個道理吧。

    “你除外。”齊雍想了想,如是道。

    無言以對,她靠著他也不再說話了。

    齊雍則一手攬著她,之后便向前一步,直接躍了下去。

    從高處墜落,地心引力似乎也并不管用,因為在接近地面的時候,他帶著她下降的速度就變緩了。

    隨后,平穩的落地,和長了翅膀的鳥兒沒什么區別。

    已是這個時辰,今日得返回了。這塞外,其實很危險。大越的開國太祖在將巫人驅趕到塞外之后,那唯一的關口便成了一條分界線。鮮少有大越的平民百姓會過來,唯一出關過來的也就是軍隊了。

    姚嬰裹著披風,兜帽壓得低,她只露出半個下巴來。順著被損毀的房屋間往前面走,那院子里的尸體大部分已經被掩埋了。

    不過,地面上被凍住的血跡猶在,還有那些破損的房屋,無不昭示昨天的一場大戰有多激烈。

    昨晚馬兒們也都被安頓在了宅子里,它們經過休整,看起來也好多了。

    護衛們在做準備,這就要啟程。姚嬰走到門口處,孟梓易的尸體已經被抬走了,不過他死的那么奇怪,尸體必然也得帶走。

    站在門口,依她眼下的視角,也只能看得到地面上的血跡。

    看著護衛們出入,她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冰天雪地的,她一身紅色,看起來相當的扎眼。

    驀地,她忽然覺得有那么一絲絲的不自在。而荷包里,赤蛇也忽然扭動起來,好像是感受到了什么挑釁,繼而忽然間精神抖擻。

    姚嬰緩緩的轉過身,赤蛇也在這時順著她的披風下擺爬了出來,地面上都是雪,它的身體抬起來老高,避免與地面的雪有過多的接觸。

    轉身看向大門外,視線順著那條唯一的道路往遠處看,越過車馬以及做準備的護衛,白雪和枯樹之間,似乎有那么一個小小的東西在晃動。

    赤蛇猛地竄出去,它赤紅色的身影在雪地里很是扎眼,小小的身影順著走動的護衛之間迅速穿過去,反倒把護衛嚇了一跳。

    后面,姚嬰也舉步跟隨,身上的披風隨之拂動,白雪之間恍若流動的血液。

    追隨著赤蛇,但速度又豈能及得上它。眼見它迅速的朝著那個在枯樹后頭躲躲閃閃的東西沖過去,那個東西也極為靈敏,而且也感知到自己戰斗力不如赤蛇,就轉身跑了。

    姚嬰腳步加快,之后小跑,在抵達之前那個東西隱藏的地方時,枯樹后的雪地上有一些小腳印兒。

    一看那些小腳印,姚嬰就明白了,剛剛那個東西是一只雜毛狐貍。

    遠處,赤蛇追趕著那只雜毛狐貍在山腳下的雪地上瘋狂奔跑,赤蛇的身體是彈跳的,能看得到它幾乎飛起來的小身影。

    而那只雜毛狐貍長得也沒多大,跟一只貍貓差不多大小。一身的白灰黃雜毛,在雪地里穿梭,速度也很快。

    姚嬰提著披風下擺跟著追,同時另一手開始晃動,赤蛇就跟忽然間打了雞血一樣,一下子彈出去很遠。

    它那本來不大的嘴張開到極點,在眼見要追上的時候它張大了嘴去咬那雜毛狐貍的尾巴,卻僅差毫厘沒有命中。它的小身體翻轉著砸在雪地上,但也沒有絲毫停留的迅速調整好方向,再次追趕出去。

    兩只動物,略通人性,一個追趕一個躲,卻是比人還要靈活和機敏。

    那雜毛狐貍狡猾的很,驀一時的在雪地里轉圈,倒是真把赤蛇給耍了。

    姚嬰在后面追趕,積雪沒過腳踝,她速度就更慢了。

    終于氣喘吁吁的追上來,看到了在遠處轉圈追趕的赤蛇和雜毛狐貍,她迅速的改變手腕搖晃的速度,赤蛇也在同時跟發瘋了一樣,小身體飛起來,一下子躍出去老遠,張開的大嘴朝著那雜毛狐貍的肚子咬去。

    那雜毛狐貍也很聰明,跳不過去,它就直接翻倒身體,從凌空而起的赤蛇身子底下滑出去,繼而躲過了它的攻擊。

    小動物之間的對決,姚嬰對赤蛇還是很有信心的。

    也就在這時,她忽然感覺到一些什么,微微偏轉過身體,兜帽遮擋下,她的臉在外面看不清楚,但她卻隱隱的瞧見了遠處的雪地和山腳邊緣,一個人站在那兒,而且這個人好小。

    裹著一身墨藍色的厚袍子,小小的身體顯得圓敦敦的,站在那里,不仔細看還真是看不見他。

    但是,姚嬰能感覺得到他身上那股子熟悉的氣息,這就是在慶江時見到的‘小孩兒’。

    距離太遠,兜帽遮擋,其實她看不太清楚那個‘小孩兒’的樣貌。但是,他的身形和氣息和之前的一樣,這是不會有差錯的。

    這‘小孩兒’會不會是靈童?在巫人之中的地位也尚未可知。孟梓易出關跑到了這兒,沒想到這‘小孩兒’也出現了。

    那邊,赤蛇那只雜毛狐貍還在纏斗,這邊,姚嬰緩緩的在披風下放松了雙手。

    這個‘小孩兒’應當不是在慶江出現的那個,那個已經死了,即便是能用巫蠱之術讓他‘活’過來,但也與尸傀相差無幾。

    而這個‘小孩兒’很明顯是個活的,巫人之中,原來有這么多這樣的‘小孩兒’。

    驀地,那‘小孩兒’忽然朝著這邊移過來,而且,他明顯就是在雪地上飄,連腳都沒動。

    看來,這個‘小孩兒’一樣是個高手,當初在慶江,那個‘小孩兒’是由齊雍和數個護衛聯手才把他殺了,而且還受到了重創。

    眼見他‘飄’過來,姚嬰后退了一步,同時披風拂動了一下,兩道金黃色的光沿著披風的下擺鉆出來,便貼著雪地朝著那個‘小孩兒’沖了過去。

    那‘小孩兒’前行的動作一頓,那兩道金黃色的東西抵達他面前,迅速的各自轉圈,纏住了他的雙腳。

    似乎是感覺到了這兩道金黃色的東西很難纏,那‘小孩兒’白白的小臉兒忽然變得兇惡起來。他騰空后翻,同時兩只大手抬起,就那么虛空的朝著姚嬰的方向一指,并攏的十指之間漾出一股透明的氣。

    他朝后翻飛,躲避那兩道在雪地上追趕他的金黃色物體,而那股看不見的透明氣浪則直奔著姚嬰而去。

    她根本就看不見那股透明的氣浪,只是忽然間身上的披風擺動,下一刻身體被一股大力卷起,之后她就飛起來了。

    雙腳離地,她的身體朝后飛出去,她連變換一下呼吸的時間都沒有,后背就撞到了大樹上。

    撞到大樹,身體跌落在雪地上,她只覺得喉嚨一熱,嘴里就跟著甜絲絲的。

    她坐在那兒有點兒懵,后背倚靠著大樹的樹干,看著對面遠處雪地上翻飛的身影,耳朵里嗡嗡的,其他的聲音都聽不到了。

    她看了一會兒,才意識到是齊雍來了,而且在和那個‘小孩兒’纏斗。

    下一刻,四周有很多的身影如同流箭一樣的加入,是其他人都過來了。

    她搖了搖頭,之后扭臉到一邊,往雪地里吐了一下,果然是血。

    這一下子,摔得她都內出血了?那‘小孩兒’連她的身都沒近,就是虛空的朝著她一指,就把她飛出去了。

    這一次,她終于見識到什么是真正的高手了。

    赤紅色的細小身影從前方竄過來,吱溜的順著姚嬰的腿鉆進了披風里。

    姚嬰也顧及不上它了,深呼吸了幾次,眼睛盯著那雪地上十幾個人圍攻一個‘小孩兒’的場面,耳朵里嗡嗡的,像是安了一臺發電機。

    一手向后,撐著樹干站起身,那個‘小孩兒’或許功夫很高,但她可以確定,他對巫蠱之術并不精通。她若前去助力,或許能更快的解決了他。

    站起身,她胸腹那一片好疼,深呼吸時,疼痛更明顯一些。

    往外走,她也是在這時才發現她居然飛出來這么遠。在齊雍手底下,她總是覺得自己跟個物件一樣,任由他拎來拎去。但誰想到,在那‘小孩兒’面前,她居然連一個物件都不如,跟一片雪屑也差不了多少。

    微微瘸著的走出來,她握緊雙手又松開,便打算協助眾人共同擒獲那個小東西。

    但,忽然之間,猛然察覺氣氛不對,她迅速的扭頭,兜帽之下,她的視線也落在了遙遙的遠處。遠方的山上,數道各種顏色不一的小影子在‘飛’。

    他們踏空而來,極其輕松,恍若天空之上有絲線在吊著他們,才會如此輕松愜意。

    看到的瞬間,姚嬰也難得的緊張起來,誰又能想到,會有這么多的‘小孩兒’。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