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燃情時速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鴻溝
    “你在哪兒化的妝?”施如錦問了句,用食指刮了刮霍巍的臉,看了一眼,將食指上沾到的灰,在霍巍肩上擦了一下。

    “飛機上沾到的,等你給我擦呢!”霍巍干脆伸過了臉。

    施如錦倒是干脆,抬起袖子,全當毛巾,直接在霍巍臉上抹了起來。

    “你就這么糊弄我,找個紙巾都來不及?”霍巍口中不滿,表情卻很享受,還特意彎了彎腰。

    施如錦手上使了點勁,取笑道:“你不照鏡子的啊,搞的跟小丑一樣。”

    “叔叔臉上好臟臟,”凱旋在旁邊揭穿霍巍:“剛才有阿姨拿紙巾過來,叔叔也不擦,說是要留給姐姐看。”

    施如錦心里好笑,擦到最后,在霍巍額頭上輕戳了一下,問道:“有沒有給郭大哥和琴姐他們打過電話?”

    妙妙過來回答:“剛才我告訴媽媽,我們都沒事,媽媽說她已經看到新聞,一直不敢跟爸爸說,不過知道我們沒事,她就放心了,讓我們聽叔叔和姐姐的話。”

    “對不起,把你們嚇到了!”施如錦抱歉地對妙妙道。

    “媽媽說,今天可以不用上學了!”凱旋興奮地來了句。

    瞧著凱旋,施如錦忍不住笑了出來。

    航空公司重新安排飛機,等霍巍和施如錦帶著孩子們回到蓉城,已經是晚上八點多。

    郭家小樓里,施如錦叫了外賣,兩個孩子沒吃幾口,就已經都昏昏欲睡,施如錦領著他們去洗漱,等孩子洗完澡,在各自房間睡著了,她才從里面出來。

    餐桌上此刻一片狼藉,施如錦走過去,一邊收拾餐盒,一邊說了句:“霍巍,我給小陳打過電話,他還有十來分鐘就到,你回去吧,今天也累了,別再健身,早點休息!”

    沒有聽到霍巍的回應,施如錦轉身,朝著客廳那邊看了一眼,才發現原本坐在沙發上同,說是給邱于庭打電話的人,這時已經躺下了。

    朝霍巍那邊望了片刻,施如錦回到自己住的客房,拿了一床薄被出來,走到沙發邊上。

    霍巍今天累得不輕,此刻蜷在沙發上,把凱旋剛脫下來的小外套當作枕頭就睡了,施如錦把被子蓋上去,他不過翻了個身,繼續沉沉地睡去。

    本來這時候施如錦可以去忙自己的,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被少爺帶了幾分孩子氣的睡相所吸引,她就在那兒站著,入神地瞧著霍巍。

    霍巍臉部輪廓頗有棱角,五官卻酷似霍夫人,小的時候,施如錦記得,某一回,有巴結霍夫人的女士頭回見到霍巍,便夸贊這孩子像洋娃娃,比女孩都漂亮,把霍巍氣得在地上直蹦,反正,這家伙從小就是個不好惹的。

    深知霍巍有少爺脾氣,不涉及原則問題,施如錦多少都會順著他,到后來也養成了習慣。尤其是霍夫人過世后,施如錦都在圍著霍巍打轉,替他操心著一切。

    一直以來,施如錦都以為,自己是在履行對霍夫人的承諾,將照顧霍巍,當成一種責任。而今天,誤以為霍巍還留在失火的飛機上的那一刻,施如錦終于醒悟,霍巍對她有著無比重要的意義,或者說,不知道從何時起,她從精神甚至情感上,都和霍巍緊緊地連在了一起。

    想到這里,施如錦心底浮起惆悵,如果沒有那些復雜而不可言說的過往,是不是一切就會簡單一些?可無奈的是,這世界從來就沒有……如果。

    沙發的人動了動,就在施如錦陷入思忖的時候,一雙眼睛定定地看向了她。

    發現霍巍突然醒了,施如錦莫名有些局促,立刻轉身,回到餐桌那邊。

    “沒想到你還有這種愛好,說吧,這些年趁我睡覺,偷看過我多少次,想想都驚出一身冷汗。”霍巍拉開身上的被子,斜靠在沙發上,懶懶地看著施如錦。

    施如錦難得腦子慢了幾拍,隨即補救道:“你還不回去嗎,都快十點了!”

    說著話,施如錦已經麻利地將用完的一次性餐具端到廚房,分類放進垃圾袋里。

    打了個哈欠之后,霍巍站起身,抻著懶腰走到廚房,手撐在料理臺上,視線一直追著施如錦。

    施如錦兩頰到底染了暈紅,她從沒想到,跟霍巍在一塊,還會有這么不自在的時候,不免后悔,剛才不該在沙發那邊傻站著。

    “你這人說話算不算數?”霍巍忽地開口問道。

    “呃?”施如錦停下來,抬眼看了看霍巍。

    隔著料理臺,霍巍對施如錦道:“回家我就把戒指找出來,我現在只擔心,你這手指發胖,能不能戴進那枚戒指,我說,既然這么喜歡我,當初你拒絕得那么干脆,浪費了我十年青春。”

    施如錦終于搞明白霍巍的意思,心里“咚咚”跳了幾下。

    “這什么表情?”霍巍問了一句。

    “有話直說吧!”施如錦故作鎮定地道。

    “直說是吧,那我說了,在飛機上,我當時說的全是真心話,話都出了口,肯定收不回來了,我勉為其難,一定會對你負責。”霍巍說著,轉過料理臺。

    “你干嘛?”施如錦下意識往后退了退,以為霍巍又要有什么親熱的動作,剛才在河浦機場,她那是控制不住激動,再來一遍,施如錦還真不行。

    “拿啤酒,你以為我干嘛?”霍巍睨了施如錦一眼,繼續道:“你當時要是再拒絕我一次,我現在也不找你麻煩,不過……你既然默認,咱們這事就算定下了。”

    施如錦:“我……”

    霍巍伸手打開冰箱門,卻回頭看向施如錦,裝出惡狠狠的表情:“你什么你,不許找亂七八糟借口再回絕我,我真會翻臉,還會把你踢出博勝集團!”

    施如錦:“……”

    “我一直在想,要給你一個盛大的婚禮,今年肯定來不及,明年開始,我又特別忙,”霍巍在冰箱里找了半天,居然掏出了兩罐啤酒,又道:“不過吧,真要等上三年,你這歲數也不小了,到時候皺紋……”

    “你說什么呢?”施如錦故意把臉一沉,正好避過了此時的尷尬。

    霍巍瞧了施如錦片刻,便笑起來:“你是覺得等不了三年?要不是這樣,咱們先把執照領了,過幾年再補辦婚禮,說不定那時孩子都有了,可以當花童年,這主意挺酷吧?”

    施如錦哭笑不得,猶豫了半天,到底說了一句:“這件事……讓我考慮一下,好嗎?”

    “果然有借口,跟我玩緩兵之計?”霍巍眉頭挑了挑,略有些不悅。

    施如錦目光落到霍巍手里的啤酒上,話題一轉:“這么晚,喝什么酒啊?”

    “慶祝一下咱們死里逃生。”霍巍“啪”地打開一罐啤酒,遞到施如錦面前。

    遲疑了一下,施如錦接過啤酒。

    “干一杯!”霍巍舉起自己手中的啤酒。

    遲疑了一下,施如錦拿起啤酒,喝了一口。

    冰涼的啤酒順著舌尖,灌進了施如錦的喉嚨,然而,卻沒法澆熄她心頭那一絲焦躁。

    路就在眼前,然而對于施如錦來說,想要走到霍巍那邊,從來不是簡單的事,那一道深藏心底的鴻溝,施如錦至今不知,該如何彌合。

    連自己都無法面對的施如錦,缺乏勇氣,去接受霍巍和他給予的承諾。

    霍巍仰頭,喝得十分痛快,施如錦有點看不下去,勸了一句:“少喝點,你不是不碰酒精的嗎?”

    “我又不是苦行僧,偶爾也想緩一緩。”霍巍說著,轉身朝著客廳的落地窗走過去。

    站在窗前,霍巍望了望外面,又看向施如錦這邊:“咱們聊聊,推心置腹地聊,對我有什么不滿意,你都說出來,咱們就是溝通少了,要不這樣吧,先談一個月戀愛,正正規規地談,你要我怎么追,都沒有問題!”

    “好了,不說這個,”施如錦下意識地想要把問題閃開,于是問道:“早上飛機迫降后,你去了哪兒?”

    “這個啊,當時我準備下飛機,結果人都坐上逃生梯了,機組那名安全員突然倒地,直接昏迷不醒,當時的情況,旁邊只有幾名乘務,那小伙子又高又壯,沒誰扶得起來,最后是我抱著他從逃生梯滑下去,又跟著上了救護車,一直把人送到機場醫務室。”

    “什么情況?”施如錦關心地問。

    “吸入煙塵,小伙子一直忙著救人,可能是不小心。”霍巍回道。

    施如錦總算明白過來,她之所以當時沒看到霍巍,是因為人坐進了救護車,還真是擦肩而過。

    “當時我都嚇死了。”施如錦嘆了聲。

    “別說,其實我到后頭也有點怕,親眼看著機翼在我眼前斷開,我汗毛都豎起來,那時唯一的念頭,我得活下來,得把你娶到手,這輩子才不虧,”霍巍說到這里,又喝了一口酒,看向施如錦:“聽明白沒有,我這決心,可比拿世界冠軍都堅定。”

    “別喝了!”施如錦伸手,奪下了霍巍的酒瓶。

    霍巍也沒去搶,只看著施如錦,好半天后,笑了起來:“我真怕了你。”

    “肯定沒有好話。”施如錦拿眼瞪瞪霍巍。

    “知道我喜歡你多久嗎,小屁孩那時候不算,也有十來年了,我也搞不清楚,怎么非看準了你,”霍巍說著,伸手攬住施如錦肩膀:“我有時候懷疑,你不會偷偷給我下了蠱。”

    施如錦:“……”

    “開玩笑的,別當真!”霍巍笑了起來。

    “霍巍,我需要一點時間。”施如錦低了低頭道。

    “需要時間干嘛,找更好的?你還有別人可以選?”霍巍哼了一聲:“別跟我說是老佟。”

    “我……”施如錦猶豫了好一會,終于說了一句心里話:“我想弄清楚,自己到底是誰。”

    “這話聽得有趣,那你說說,你是誰呀?”霍巍一臉的好笑。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