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江少,你兒子怕是要成精 > 第六十九章 無事獻殷勤,該不會是想要……
    柳飛絮反應了一番才聽明白付澤天說的話是什么意思,當即瞪圓了眼睛,沒什么好氣。

    “付澤天,第一,我不是你的女人,咱倆之間基本上沒有什么關系,你少往我這里湊;第二,老娘的智商一百八,不容置疑;第三,你現在是住在我這里,這是我家,你最好對我客氣一點兒,不然我不租了,你分分鐘就得滾蛋,知道嗎?”

    付澤天自認還沒有人敢對他這么不客氣,結果眼前的這個女人倒是膽子大,不客氣,一次又一次的挑戰著他的忍耐性。

    差一點兒便要忍不住了。

    幸而一旁的柳天一這個時候突然插了一嘴:“爸爸,我想吃魚,你幫我弄下刺好不好?”

    寶貝兒子有要求,付澤天自然是不會拒絕,當即便夾了魚肉在盤子里,小心翼翼的為他挑著刺。

    成功的被轉移了注意力。

    趁著付澤天沒有看到,柳天一朝著柳飛絮眨了眨眼睛,像是一只狡黠的小狐貍。

    柳飛絮見了,挑了挑眉,面露詫異。

    這個小機靈鬼,總算是沒有白疼他。

    等到付澤天挑好魚刺,也就忘了要和柳飛絮算賬的事情。

    三個人總算是能夠安安穩穩的繼續吃飯了。

    此時的江墨正獨自一人在醫院的辦公室里面。

    中午陪著謝氏姐妹去吃了午飯,謝韞便直接走了,而他剛回到醫院,便接到了緊急通知,有一場十分危急的手術,馬上就要進行。

    于是江墨連休息都未曾休息,換上手術服便趕緊進了手術室。

    這一場手術,持續了五六個小時才終于結束。

    幸而結果是好的,病人暫時脫離了危險,送進了觀察室。

    而身為主刀醫生,江墨也總算是可以松一口氣,可以回去休息了。

    拿起手機看了看,江墨的眉頭不由自主的皺了起來。

    這么久了,柳飛絮竟然都沒有給他發過一條消息,關于她的對話框,安安靜靜,無波無瀾。

    不對勁兒,很不對勁兒。

    畢竟這段時間以來,江墨也算是了解柳飛絮,那可是一個不會輕易放棄的主,認定了一件事情,就算是不擇手段,也要堅持下去。

    如今怎么……

    “難道真的是因為中午的事情生氣了?”

    想到中午自己對她說的話,江墨卻并未覺得自己說的有什么問題。

    “明明就是她動機不純,還不小心將咖啡倒到了謝韞的身上,難道我還不能說了嗎?犯了錯不知道認錯,還要強詞奪理,是什么道理。”

    想到這里,江墨忍不住又生起氣來,很是不滿。

    收起手機,他當即換了衣服,便準備回家。

    只是下樓的時候,碰巧遇到了柳飛絮科室的護士長,兩人打了聲招呼。

    鬼使神差的,江墨突然開口問道:“柳飛絮和謝程程都是我的學妹,她們表現的怎么樣?”

    “都還不錯,謝程程雖然有些傲氣,但是實際cao作倒是沒有出過什么問題,柳飛絮性格好,病人們都很喜歡她,專業知識也很過關,都沒有給你丟臉。”

    聞言江墨點了點頭,心中稍定。

    突然護士長又來了一句:“不過今天柳飛絮不知道怎么弄得,腳扭傷了,我看著還挺嚴重的,就讓她回去休息了。一會兒還得問問她情況怎么樣,要是不行,就繼續放假好了,反正最近科室也不是很忙。”

    “柳飛絮腳扭傷了?”江墨心里一驚。

    “是啊,之前她還強撐著說沒事,等我一看,腳踝腫的像是饅。頭一樣了,怎么還能說沒事呢。”

    搖了搖頭,護士長神情帶著些許的無奈,“要么說還是太年輕了,什么都不放在身上,這要是落下什么病根,日后才有她后悔的。”

    見江墨緊抿著唇,并沒有說話,護士長心里有些拿不準主意。

    醫院的這個副院長脾氣有些古怪,總是冷冰冰的。

    今天難得的主動問了兩句話,可能只是客氣一下,自己剛才還說了那么多,千萬別是讓他覺得煩了。

    想到這里,護士長連忙找了一個借口,急匆匆的先走了。

    江墨站在原地,眼眸中墨色一片,臉上的神色晦暗不明。

    他想起來,之前在辦公室的時候,謝韞曾經說過,柳飛絮的腳好像是扭傷了,而他當時正處于生氣的時候,并沒有在意。

    如今看來,想必定然是摔倒的時候扭傷的。

    只不過不知是她自己弄得,還是后來被自己推倒摔的。

    不過無論是因為哪一次,終究是……

    咬了咬牙,江墨還是忍不住拿出手機,給柳飛絮撥了出去。

    彼時柳飛絮剛吃完飯,正癱在沙發上躺尸。

    吃飯有人做,吃完有人刷碗,衛生也不用自己cao心……柳飛絮覺得再這樣下去,自己估計就要變成一個廢人了。

    但是這種感覺真的是好好啊!

    茶幾上擺著幾盤已經洗好,切成塊的水果,都是當季的新鮮水果,甜美可口。

    “嗷嗚”一口,塞了滿嘴的西瓜,柳飛絮的眼睛都舒服的瞇成了一條縫兒。

    簡直了,太舒服了!

    請讓她一直擁有這樣的生活,好嗎?

    ——當然,若是沒有付澤天的存在那就更好了。

    正在柳飛絮沒完沒了的Y,Y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陣微弱的手機鈴聲,遠遠的傳來。

    貌似是她的手機在響。

    柳飛絮左看看右找找,卻是怎么都沒有找到自己的手機。

    想了想,她猛地一拍腦門兒,這才想起來,自己下來的時候,手機好像是丟在床,上忘記拿了。

    看了看自己的傷殘程度,柳飛絮果斷喊了一聲:“天一,把我的手機拿下來!”

    結果——

    “天一在衛生間,我去給你拿吧。”

    柳飛絮扭頭一看,見付澤天上了樓,心里突突直跳。

    這位大爺突然這么好心,怎么讓她這么不安呢?

    無事獻殷勤……

    “他該不會是想要那啥我吧?就靠著幫我拿了一個手機?想得美!”

    柳飛絮抱緊了自己,眼神警戒的打量著周圍,準備一旦發現有什么不對,絕對不會客氣。

    正好茶幾上還放著一把水果刀,防身剛剛好。

    付澤天不知道她在下面腦補了多少東西,進到房間拿到響個不停的手機,隨意的瞥了一眼,結果卻是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江墨。

    皺了皺眉,付澤天很是不解。

    “江墨怎么會給她打電話?”

    想了想,付澤天也不客氣,當即便接了電話。

    “喂,柳飛絮,你——”

    “表哥,我是付澤天,有什么事嗎?”

    聽到對面是個男人接的電話,江墨便很是詫異,等到聽到他自報家門的時候,更是始料未及。

    怎么會是付澤天,難道他們現在在一起嗎?

    “表哥,有什么事嗎?”付澤天又問了一句,“柳飛絮在樓下看電視,有什么事情我可以轉告。”

    聞言江墨張了張嘴,卻覺得嗓子里面像是堵了什么東西,吐不出來,也咽不下去。

    在樓下看電視……也就是說,柳飛絮離開之后,便去找了付澤天訴苦,還是去找他,想要重歸于好,因為被傷心了?

    想來想去,江墨也沒想到一個合適的答案,或者說……是能夠讓他覺得舒服一些的答案。

    咬了咬牙,他深吸口氣,緩緩開口道:“沒什么重要的事情,剛才下班碰到了她們科室的護士長,讓我轉告她一聲,若是腳傷還沒好,可以多休息兩天,不用著急來上班。”

    “好的,我會轉告,多謝了。”

    “客氣。”

    說完江墨便徑直掛斷了電話,緊握著手機,臉色一度十分的難看。

    想了想,他直接將柳飛絮的微信和電話全都拉黑了。

    而付澤天掛斷了手機,拿著手機下了樓,走到柳飛絮的面前,看著她緊握著水果刀,不由得皺了皺眉。

    “你這是干什么呢?”

    聞聲柳飛絮緊緊的瞪著他,惡狠狠的說道:“我警告你,不要對我有什么非分之想,不然我就砍下你的小弟,弟!”

    付澤天:“……”

    這該不會是個傻子吧?

    是不是有什么貓病?

    “腦子有病就趕緊去檢查,別耽誤了病情。”

    說著將手機丟到了她的面前,恩賜一般,“剛才江墨給你打了電話,我幫你接了,不用客氣。”

    柳飛絮:“……”

    眨了眨眼睛,她不確定的問了一遍:“你說啥,誰,誰給我打的電話?”

    “江墨啊,他說遇見了你們護士長,讓你可以繼續在家里休息兩天,好好養傷。”

    “除了這些呢,沒了?”柳飛絮不死心的問道。

    付澤天很是誠實的搖了搖頭:“沒了啊,你還想要聽什么。”

    說完輕哼了一聲,轉而坐在了一旁,拿著電腦處理工作。

    柳飛絮拿著手機,眉頭卻是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不對。

    情況不對。

    江墨很少會主動聯系她,尤其是在兩人剛剛吵了架之后。

    況且護士長有事情會直接聯系她,又何必通過江墨。

    想來想去,柳飛絮突然腦海中靈光一閃——

    “該不會是江墨想要關心我,或者是知道錯怪我了,要跟我道歉,結果聽到是付澤天接的電話,誤會了,所以就……”

    想到這里,柳飛絮當即連忙將電話撥了回去,結果卻是無法接通。、

    柳飛絮不死心的又發了微信,然后——

    看到了傳說中的紅色感嘆號。

    她被江墨,拉黑了……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