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后宅里的漫畫家 > 第一百零三章 正月十五
    漆吳居今晚的重頭戲還在后面,那就是公布了周靜容創作的新漫畫的主角人物海報。

    新漫畫的類型延續了鮫人傳說的玄幻神話風,講述了在仙界的百草園中,有十二株仙草因為貪玩而擅離職守犯下了錯誤,被仙帝懲罰貶下凡間歷劫的故事。

    十二株仙草均化身女性,因是歷劫,所以每個人的身世命運都十分坎坷悲苦,飽受壓迫欺凌。

    但她們都不甘于向命運屈服,奮起與惡勢力抗爭,勇敢的對世俗說不,機智化解災難,有仇報仇有怨報怨,追求自己的理想和幸福,最后完美蛻變,浴火歸來。

    公布的人物海報分別有兩種形象,蛻變之前的陰暗凄慘,蛻變之后的華麗耀眼,反差很大。

    人們覺得驚訝的同時,又忍不住心生好奇,很想知道這些人物身上究竟發生了怎樣的故事,為什么前后會有這么大的變化。

    周靜容計劃先不定時的發布一些以每個人物為主題創作的條漫進行預熱,等她陪傅云深考完試,回來的時候再連載正式的漫畫劇情。

    公布了新漫畫的預告,并得到了良好的反響,周靜容今天的任務就圓滿的完成了。

    傅云深見她已經打了好幾個呵欠,知道她是連日來高強度作畫,身心俱疲,便想帶她早點回家休息。

    他與另外幾人商議一番,打算去進行上元節最后一項必須活動:放燈祈福,之后就打道回府。

    他們出門的時候,正巧舞龍舞獅的隊伍游街而過,很多百姓尤其是小孩子,都在后面蹦蹦跳跳的跟著湊熱鬧。

    因為人多,一行人很快就被人群沖散了。幸好傅云深一直緊緊的把周靜容護在懷里,兩個人才沒有分開。

    周靜容著急的四處張望,拉著傅云深要去找人:“我們快去找嬈娘和桐表妹,萬一她們落單了遇到壞人怎么辦呀?”

    傅云深卻鎮定自若:“放心,有世風跟著呢。”

    周靜容狐疑的看著傅云深,對他的態度感到很奇怪,他好像一點也不憂心著急。還有,他怎么那么肯定世風一定會跟著傅嬈華和林疏桐呢?除非,他是故意和他們分開,并提前叮囑了世風保護好他們。

    不得不說,周靜容真相了,傅云深就是故意和他們走散的。他想和容容二人世界啊,為什么要帶著這么多電燈泡?

    傅云深轉移了話題,問道:“你想放什么燈祈福?”

    上元節這天,放燈祈福是很重要的一項活動。放燈的形式也是多種多樣,有人放河燈,有人放天燈,還有人掛樹燈,反正今天的所有活動都是與燈有關的。

    見傅云深平靜如斯,周靜容心里有了底,也不再管走散的那幾人,想了想說:“我想放天燈。”

    傅云深溫柔的笑了:“好,我帶你去一個適合放天燈的好地方。”

    傅云深帶著周靜容來到了城郊的一處山丘,雖然海拔不高,但是大晚上爬山什么的也很刺激啊。

    周靜容拒絕了傅云深要背她的提議,在他的攙扶下走了上去,還是累的氣喘吁吁。

    可是,當她站在山丘上向下看去的時候,眼前的美景沖消了她身上所有的疲累,讓她忍不住驚喜的感嘆道:“哇,好美!”

    此處可以一覽整個浦河縣的概貌,萬家燈火如晝,街市通明結彩,還有漫天飄舞的天燈,遠遠看去,就像一片降落人間的璀璨星河。

    周靜容完全沉浸在燈火輝煌的盛景之中,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傅云深見周靜容的眼中迸發出絲毫不輸明亮燈光的絢爛色彩,知道她是真的開心,也心情頗好的彎起了唇角。

    他默默的將天燈準備好,遞給周靜容一支筆,道:“據說,把愿望寫在天燈上,然后將其放飛,就能實現愿望。”

    周靜容接過筆,調皮的笑了笑:“據說?你以前沒放過啊?”

    傅云深搖了搖頭:“不曾,無人同行。”

    周靜容展顏一笑,明眸善睞:“沒關系,以后我陪你。你想做的事,不愿做的事,我都陪你一起做。”

    他們很快就寫好了愿望,一起將天燈放飛。

    周靜容雙手交握,閉著眼睛,在心中默念著許愿。

    當她睜開眼睛,便見傅云深正滿目柔情的看著她,好奇的問道:“你許了什么愿望?”

    傅云深點漆般的雙目中閃爍著熾熱的光芒,好似流景揚輝,溫柔而蘊含著巨大的力量,將人吸入其中。

    他輕輕啟唇,聲如碎玉:“執手執手,與子偕老。”

    周靜容微微紅了臉,小聲嘟囔著:“早知道你也許了這個愿望,我就不寫這個了。”

    這聲小小的抱怨當然沒能逃過傅云深的耳朵,他將周靜容抱進懷中,暢意的大笑起來,那是發自內心的愉悅。

    周靜容埋在他的胸膛,感受著他發自胸腔內部的震動,臉更紅了。

    她仰起頭說:“我還有別的愿望哦!”

    傅云深笑意不減,低頭問道:“哦,是什么?”

    周靜容認真的說:“希望世間女子,都能像我一樣幸福。”

    傅云深聽她這么說,想起了她的新漫畫:“說起來,這次的漫畫好像沒有男主角?”

    周靜容回道:“也有啦,不過都是反派,看我如何讓女主強大起來,把他們虐成渣渣!”

    傅云深有些遺憾,他還想看周靜容安排男女主甜甜的戀愛,好從中學點招數呢。

    周靜容接著說:“我以前畫漫畫,只為自己喜歡,無事可做,打發時間而已。可是漸漸的,我用漫畫幫鋪子做宣傳,使生意變得更好了;還用漫畫幫助春姐扭轉輿論,揭發事實真相;就連智果那件事,我也畫進了漫畫,以現實的經歷警醒世人不要封建迷信。我才發現,原來我的漫畫可以傳達很多東西,思想,文化,三觀,和人們進行精神上的交流,讓大家產生更多的思考。

    春姐被婆母磋磨不敢怒不敢言,蘭娘被無賴污蔑只能以自梳證明清白,嬈娘面對未婚夫納妾被迫選擇接受。通過身邊這些女子的例子,我看見的是這個時代給女子的束縛,使她們與生俱來戴著一副沉重的枷鎖。她們卑微,弱小,順從,卻得不到重視與尊重。她們有太多的不敢與不能,甚至太久不表達內心的想法,已經忘記了如何開口說話。

    我希望能用自己的筆觸,鼓勵她們勇敢的表達,努力的爭取,自強自愛。也許我不能改變這個世界,但我希望這個世界的女子能活的自在勇敢一些。至少,不要被世界改變。

    這就是,我創作這部講述女子抗爭命運、自立自強、蛻變逆襲的漫畫的初衷。”

    傅云深一瞬不瞬的看著周靜容,她娓娓道來的聲音那么動聽,眼中星碎般的流光讓他沉迷。

    她就像天空中的一顆星,很普通,很微小,但是她的勇敢、善良、堅定,她寬廣的眼界和心胸,她對世人的大愛,為她鍍上了最燦爛耀眼的光暈。

    在他的視線中,她光芒萬丈。

    傅云深心中的愛意更盛,他專注的看著她,由衷的說:“容容,你很棒。”

    周靜容害羞的抿了抿唇,又聽他柔聲問道:“新漫畫叫什么名字?”

    周靜容認真的想了想:“既然是在正月十五亮相的,干脆就叫正月十五吧。”

    傅云深失笑:“呃,是不是有點太草率了?”

    周靜容瞇著眼睛:“不會啊,擇日不如撞日嘛!”

    傅云深為她的率性輕笑一聲,吻了吻她的發頂,將她抱的更緊。

    就在傅云深和周靜容你儂我儂之時,傅嬈華卻在鬧市之中,站在射箭獲得獎品的攤位前發呆,想起去歲七夕,吳明岳為給她贏得獎品,站在此處射箭時意氣風發的樣子。

    吳明岳舉著兩串糖葫蘆,艱難的穿過重重人群,走了過來。

    林疏桐正興致勃勃的在世風的指導下射箭,吳明岳便將其中一串糖葫蘆遞給了她身邊的丫鬟。

    他拿著另外一串糖葫蘆向傅嬈華獻殷勤,聽見她輕聲喚他:“岳表哥。”

    吳明岳心中一喜,忙不迭的應著:“哎,嬈娘,你喜歡什么,我給你……”

    傅嬈華淡淡的打斷了他:“我是想說,我們解除婚約吧。”

    吳明岳大驚,剛剛飛揚起來的心情又瞬間墜入谷底,大起大落不要太刺激。

    他急切的追問:“為什么?嬈娘,你還是不肯原諒我嗎?如果你不喜歡我納妾,那我就不納。我會以其他方式補償周二姑娘,不納她進門。我只娶你一個,以后也絕不納娶別的女子,好不好?嬈娘,你知道的,我心悅于你,只心悅于你,我不能沒有你。”

    傅嬈華后退一步,避過了吳明岳想要抓住她的手,搖頭道:“周二姑娘沒有錯,你不能這樣對她。可是我也沒有錯,我不想委屈自己。岳表哥,就在前幾天我還在努力說服自己,應該大度一些,做一個賢妻良母。可是就在剛剛,我發現那根本是自欺欺人,我做不到與其他女子分享你,只是想一想就覺得心痛,也許是我太自私了罷。”

    “不,不是你自私,都是我的錯……”

    吳明岳急切的想要抓住些什么,可是傅嬈華卻平靜又堅定:“岳表哥,有些事情從一發生就注定了結局,我們無緣,好聚好散吧。”

    她的聲音明明很溫柔,卻字字都如一柄沉重的大錘,狠狠的砸向他的心口,將他的心搗爛成泥,血流如注,疼的他整個身體都止不住的抽搐。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