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楊家有女宜室宜家 > 第66章 蘭桂丹上門拜訪②(修)
    蘭桂丹捏著椅子扶手,強忍著一巴掌摑到楊寶黛臉上的沖動,呵斥道:“我蘭家,和海家若是要扶持一個解元在京城扎扎實實立足,不過就是幾句話的功夫,引薦幾個人的手段,趙元稹如今除開有錢,他還有什么,要等著他憑著自己個慢慢爬······,你你這是在毀了他!”

    這話說的氣勢洶洶怒氣滔滔,碧晴和胡管家都為唬住了,一副不解的神情看著蘭桂丹,簡直就是多管閑事。

    楊寶黛只是沉默的看著蘭桂丹,一字不言。

    “楊寶黛難道你要拿元稹的前途和我裝傻?”蘭桂丹說著,直接把請帖放在桌子上,砰的手掌拍著帖子上,幾乎與命令的口吻:“三天后蘭家設宴,請你務必把趙元稹帶過來!”

    蘭桂丹目光咄咄逼人的看著楊寶黛:“張閣老和我外祖父是至交好友,若是趙元稹能夠成為他的關門弟子,即便日后沒有位列三甲,也是能夠位極人臣的!”頓了頓,譏諷輕蔑道:“如同縮頭烏龜成日呆著府邸不去應酬,妻子做成你這樣,諾大的京城也找不出第二個!”

    說完蘭桂安扭頭就走,踏過門檻忽然停下腳步,她回眸,冷冷道:“我真不知道你到底哪里比的上我!”

    這個問題蘭桂丹幾乎是百思不得其解,論容貌她不必楊寶黛差,論談吐她也是名師指導,而且還能給趙元稹無數仕|途上的助力,為什么趙元稹就不愿意看她一眼呢!她到底哪里惹得她不痛快了!

    “我也想知道那么多男子你不選,為何一定要選元淳的弟弟!”楊寶黛也冷冷道。

    若這蘭桂丹是趙家其他旁系男子的寡婦媳婦,趙元稹為了前途權勢沒準真會娶回來可她是趙元淳摯愛的妻子,楊寶黛就搞不懂這個蘭桂丹為什么不明白!趙元稹就算是死,也不可能去碰手足最珍貴的寶貝!

    趙元稹看著蘭桂丹,幾乎等同于看著趙元淳!這些年他都在尋找弟弟死亡的真相,而蘭桂丹也有下手的可能性·····

    “他已經死了,我自然要朝著前面看!”蘭桂丹幾乎一瞬間回話,死死捏著手指。

    趙元淳死了,已經死了!難不成她要守著一個死人孤老一生!再則她從最開始看上的就是趙元稹啊!若趙元淳還活著,她也愿意好好過日子,可他沒有了啊!連個孩子都沒有留給她!

    她憑什么不能再去追求自己渴望的幸福呢?

    她的這句話幾乎是咆哮出來的,楊寶黛目光閃了閃,依舊是深深吸了口氣:“若有人欺負你,我和元稹都不會置之不理的,我們會容忍你的胡作非為,只是因為你是元淳曾經的媳婦。”

    待著她離開,碧晴捏著帖子看了半會,胡管家也是擦著額頭上嚇出來的汗珠,道:“這張閣老可是陛下面前都能說話的人,若是能夠得到他的提點,少爺如虎得翼!”

    胡官家也算知道些趙家的事情,只是想不到這蘭桂丹竟然如此咄咄逼人,堂而皇之的找上門下楊寶黛的臉,可他也受了劉盛衡的示意,一定要好好幫襯趙元稹在京城立足。

    他頓了頓,瞧著楊寶黛靜靜的注視旁邊,斟酌片刻,緩緩說:“如今少爺的房師是翰林院的人,也是大儒,若能再有這位·····”

    若是能夠得到皇帝身邊紅人的指導,說句夸大的,舉人入仕|途也是完全可能的!朝廷是有規定的,只要有了舉人功名就能為官了!只不過是需要引薦罷了。

    楊寶黛靜靜的聽著,隨后擺擺手,似乎有些目光暗點:“胡管家先去忙吧,碧青陪我呆一會。”

    胡管家拱手離開。

    楊寶黛接過碧晴手里的貼著,捏著那張請帖看了許久,就喃喃道:“你覺得要給少爺嗎?”若是給了,那便是趙家接受了蘭桂丹的好,便是會在京城開始抬不起頭了,以后但凡真的混出名堂了,所有人都不會認為是趙元稹自己的造化,而是蘭家的幫襯。

    這對趙元稹十分的不公平。

    張閣老是個十分巨大的誘惑,可越是誘惑,就說明危險同樣的大。

    因此楊寶黛十分的猶豫。

    “夫人這話說的,少爺肯定早就知道了,這蘭大姑娘八成就是知道少爺不去,又覺得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才來警告夫人的。”碧晴給楊寶黛倒茶絮絮叨叨。

    楊寶黛誠實片刻,暗道:是啊,這蘭桂丹不可能這幾日一點動作都沒有,自然是趙元稹給她碰了一鼻子灰塵,才找到她跟前的。

    碧晴轉而繼續道:“所以啊,就看夫人是要為了少爺前程考慮,還是尊重少爺的想法了。”

    楊寶黛愣了愣,頃刻就覺得自己小瞧這個傻丫頭了,手指敲著那本請帖就道:“是嘛?那你說說看,若是說的好,我放出出去玩一日。”

    碧晴頓時來了京城,正經的咳嗽了兩聲,嘴角一挑,十分自信道:“奴婢說句冒犯的,少爺不是個讀死書的,不會被條條框框拘束,若是真的覺得這個什么閣老有用,肯定就手下了,他才不會認為是前任弟妹給的橄欖枝就給否了。”

    的確,趙元稹不是迂腐的人,楊寶黛笑道:“你繼續說。”

    “少爺他沒有要,就說明,少爺覺得這人沒啥用,亦或者手,少爺有自己的辦法,讓這個閣老賞識。”碧晴一字一句極其認真的開口。她覺得趙元稹是個厲害的人物呢,“再說了,還有茍大哥,不是,還有茍公子和穆公子幫襯著,如何不能自己殺出一條路,少爺不是那種靠女人的窩囊廢!”

    話糙理不糙。

    楊寶黛卻是瞬間茅塞頓開了。

    是啊,趙元稹可不是個善茬,若是覺得這人可以依附,那必定是要去見見的。她可以肯定蘭桂丹一定是親自去找過趙元稹說這事情的,趙元稹既然否決了,就沒有她什么事情了,何必容忍自擾呢》

    想著她便是把請帖收好,對著碧晴道:“你說的對,出去玩吧,記住了,不可以惹是生非,晚飯前必須要回來。”她又把發髻上的珠花拔下來:“可不許拿去當銀子了!”

    “多謝夫人!”碧晴笑嘻嘻結果珠花愛不釋手,轉頭就要出去。卻是咿了一聲:“茍公子!”

    茍洱從外面大搖大擺的進來,看著碧晴手中的玩意,就唏噓起來:“喲,你對丫頭可夠好的,還要不要小斯啊!”

    “那是,夫人對奴婢可好了!”碧晴蹦蹦跳跳出去。

    “你不是和元稹出去了嗎?怎么回來?”楊寶黛看著回來的人也是吃驚道。

    這二人如今那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成天也不知道神神秘秘的做些什么事情,反正是個神龍見尾不見首的,她就微笑道:“元稹怎么沒有和你一道回來?”

    就看茍洱從懷里掏出書信,頗為無奈道:“你就不能問問我回來做什么?你在這里趙元稹還敢跑了不是?這不是,趙元稹讓我回來當跑腿的,說是你大姐給你的。”

    楊寶眉的書信?

    “真的?”楊寶黛忙過去拿,滿臉開心。如今她算是孤零零的在京城,就眼巴巴盼望著楊寶眉來京城陪陪她。

    “瞧你高興的。”茍洱自顧自到了杯茶喝著。

    楊寶黛看完書函后笑了起來,看著茍洱,眨了眨眼睛,把信紙捂著心口上,就道“我大姐說她三日后就道京城了,到時候來找我說話!”頓了頓,就對著外面道:“胡管家,去讓人把行止院打掃出來,讓······”

    “不必了。”茍洱打斷她的話“他們不能住在這里。”

    “為何?”楊寶黛不解,劉盛衡到了京城難道還要在換個地方住?

    茍洱覺得這人真的是聰明一世糊涂一時,就笑道:“你真的覺得區區一個小商賈之家的兒子一封書信,就能讓堂堂的戶部尚書親自給趙元稹引薦房師?”

    他頷首示意楊寶黛看信封。

    楊寶黛低頭,就看著上面赫然寫著‘父盛昌親啟,兒盛衡敬上’

    戶部尚書叫做盛昌不假,楊寶黛最近也罷京城各處簪纓世家大家貴族的家庭情況了解了下,戶部尚書似乎只有兩個兒子,一個叫做盛平,四個月前因為朝堂風云死了,還有一個叫做盛齊,如今是戶部唯一的兒子,這個盛衡又是誰?

    盛衡,劉盛衡······

    這這!楊寶黛眼神閃出難以置信的目光。

    茍洱對上楊寶黛詢問的目光,點點頭,認真道:“以后這世間沒有什么劉盛衡,有的,是戶部尚書的嫡子盛衡!”

    “他是戶部尚書的兒子?!”

    茍洱就道:“戶部尚書有三個兒子,當年盛衡的老娘是續弦入府邸,結果懷孕后正房太太回來了,劉家畢竟是商賈之家,劉姨娘為了家族和腹中孩子,甘愿做回了姨娘,而后怕主母太太殺了襁褓中的人,就以沖撞盛尚書八字為理由,送回了娘家,如今盛尚書的這位主母太太也死了,盛衡老娘成為了主母太太,這位尚書大人也需要有個人在朝野中給其中的另外一位兒子投石問路······”

    “你的意思是說?盛衡回來,就是給人做替死鬼的!?”楊寶黛聞言也是驚駭。

    “對,所以盛衡和你家男人聯手了,盛衡回動用一切關系權勢把元稹捧上去,而趙元稹要做的,就是保證盛衡能在京城性命無虞!”

    楊寶黛眸子一縮。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