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小繁星 > 第四十八章 你送我回家吧
    羅清淺醒來的時候,入眼就是白色的天花板。

    消毒水的味道撲入鼻中,她皺了皺眉。

    又是醫院。

    她看了一下周圍,這才發現病房里只有兩個人。

    何風和她。

    羅清淺先是驚喜了一下,小心翼翼道:“何風?”

    本來在看手機的何風抬起頭來,看了看她,說道:“還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服?”

    羅清淺搖了搖頭,問道:“溫洋呢?”

    何風:“她去給你買粥了,今天的事,她不是故意的。”

    羅清淺笑了笑:“原來這么多年,你也沒有記住我不能吃什么啊。”

    何風:“沒怎么注意這些。”

    羅清淺憋住眼淚,嘆了口氣道:“何風,我一直以為你有把我當妹妹的。”

    當妹妹也好啊,好歹會得到一點關心吧。

    可是這么多年,原來何風連她對豆類過敏都不知道。

    還真是,有點可笑。

    連余年這個后來才認識她的人,都記住了她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

    唯獨何風,真的不曾上心過。

    何風聽到這句話后看了一眼她,說道:“我不習慣關心人。”

    那是因為你不喜歡我,所以你不會關心我。

    可是溫洋不一樣,你喜歡她,所以你會在她生病時連夜趕來守著她。

    羅清淺的眼淚還是沒能剎住,就這樣掉了下來。

    何風給她拿了張紙巾,遞給她,說:“擦擦。”

    羅清淺想起余年的話來。

    她真的沒有那么喜歡何風嗎?

    她不知道。

    這些年已經習慣跟在何風后面。

    時間一長,連她都忘了自己這是真的喜歡,還只是當年小女孩那樣的崇拜。

    余年說的也不全錯,她確實覺得如果自己能與何風在一起,一定可以得到整個娛樂圈的祝福。

    兩個冷美人在一起,多養眼。

    也許是喜歡在鏡頭里光彩奪目的自己,有時候她都要忘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溫洋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非何風不可。

    恐怕不是。

    羅清淺抬起頭來,說道:“何風。”

    何風剛站起來,正打算出門去看看溫洋回來了沒有。

    聽到羅清淺叫他,他問道:“什么?”

    羅清淺:“何風,我們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

    “那個時候的你,也是臉臭臭的。我那個時候就想,我一定要和你成為好朋友。”

    “想不到這么多年了,我們的關系還是淡淡的。連好友都稱不上。”

    “可是我們都進了娛樂圈,我每次看著你在前邊,我就覺得,真好。這個圈里,我還認識了一個我所知根知底的人。”

    說到這里,羅清淺又開始哭了起來。

    何風微皺了眉。

    他不明白羅清淺怎么就哭起來了。

    羅清淺突然伸手抱住了他。

    何風下意識就要推開。

    羅清淺抓緊了他,抽泣著,小聲道:“你幫我叫一下余年吧。”

    何風:“好。”

    羅清淺這才松開他,重新躺回床上,說:“麻煩你了。”

    她早就將何風的微表情收入眼底。

    何風不喜歡她。

    他剛才下意識就要把她推開了。

    連帶耐心都沒有了。

    第一次抱到自己以為很喜歡的人。

    羅清淺沒有那么開心。

    她又開始迷茫起來,這些年真的只是自己的執念嗎?

    那她所以為的喜歡究竟是什么?

    可笑至極。

    羅清淺將頭深深埋進枕頭里。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又被推開來。

    “碰壁了?”余年拉了椅子坐下,說道。

    “就是覺得自己有點好笑。”羅清淺悶悶答道。

    余年:“羅清淺,人都是要長大的。”

    羅清淺坐了起來,說道:“我覺得我喜歡了他很多年,可是有一天,我突然發現,我好像沒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喜歡他。”

    余年:“羅清淺,死胡同一點也不適合你。”

    “你是蝴蝶,你需要被保護起來。”

    他又一字一句說道:“羅清淺,珍惜眼前人。”

    余年將自己的外套脫下,蓋到了她身上:“好好休息。”

    羅清淺有點茫然地看著蓋在自己身上的外套。

    手機鈴聲響起。

    余年摁斷了電話。

    “我要出差,你好好休息。”

    羅清淺這才發現余年眼里還有著輕微的紅血絲。

    “你......你最近休息不好?”

    問出口后她又有點后悔。

    現在兩人有點像特殊期,關心的話對她來說總覺得不大合適。

    余年:“昨晚沒睡,處理完事情就趕過來你這邊了。”

    羅清淺和余年,其實真正意義上,都沒怎么好好相處過。

    余年手下有十幾個藝人,他每天都要處理很多的事情。

    每一年都是羅清淺惹了麻煩,她才會見到余年。

    她直到今天才發現,每次余年都是第一時間趕到。

    不管是在國內還是異國,都一定會趕回來。

    羅清淺張了張口,最后還是沒有說什么。

    有什么好說的呢?

    她這個沒心沒肺的人,現在突然說一句謝謝你或者對不起嗎?

    說對不起不是她會做的事。

    余年確卻是對上她的眼神,說:“你不用和我說謝謝。”

    羅清淺看著自己身上的外套,心情莫名復雜起來。

    她對余年說道:“余年,你送我回家吧。”

    “我不喜歡醫院。”

    她不喜歡醫院是真的。

    醫院的消毒水氣味,還有到處都能看到令人心慌的白色。

    她怕極了死別這種事。

    余年看了她一眼。

    羅清淺只有生病的時候,才顯得真實起來。

    她在屏幕前,永遠記得自己的冷美人人設。

    只有生病的時候她才會想起,自己也是個普通女孩,也是可以哭的。

    余年應道;“好,我打電話讓家庭醫生過來。”

    辦完手續后,余年送羅清淺回了家。

    和家庭醫生確認她沒事后,余年才離開。

    家庭醫生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后也離開了。

    羅清淺看了看空曠的房子,轉身回了臥室。

    另一邊。

    溫洋看了看自己手里已經涼透的粥。

    這才懊惱起來,她難過歸難過,羅清淺還在等她的白粥呢。

    感情這種事,講究的本來就是兩情相悅。

    這五年來,她本來也做好了大不了一直單著的打算。

    現在羅清淺還躺在病床上,因為她的疏忽,差點就沒命了。

    她怎么好意思在這個時候浪費時間消化自己的不良情緒。

    溫洋看著已經涼了的白粥,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決定重新去打份熱的。

    醫院食堂沒什么人,她不用排隊,很快就打好了粥。

    她小心翼翼地將飯盒放在了手里,轉身開始往病房的方向走。

    一個穿著黑衣服的女生突然撞了一下她。

    溫洋被撞到有點懵,心里想著可能對方趕時間,她側了身,準備讓那女生先過去。

    疼痛的感覺突然傳來。

    那女生將粥潑在了她身上。

    溫洋吃痛地抖了抖身體。

    那女生點的是海鮮粥,她現在整個身體都是粥的味道。

    那女生帶著一頂黑色的鴨舌帽,正瞪著她。

    溫洋已經可以確定她是故意的了。

    “你干什么?”

    溫洋抓住了那女生的手腕,問道。

    她只是性格看起來溫柔,并不代表她好欺負。

    這女生平白無故潑了她一身,還瞪她。

    難道是她的黑粉?

    “我干什么?你怎么不看看你干什么?虧我家淺淺在劇組的時候那么照顧你,現在這么忙還去節目客串看你,她把你當好朋友,你有把她當朋友嗎?明明知道她對豆類過敏,還下了豆油?你是有多狠毒?想把她置于死地?”那女生開口罵道。

    溫洋:“我沒有,我不知道她對豆類過敏。”

    她真的不知道,她要是知道,肯定打死也不會下豆油的。

    那女生聽到她這樣說,眼睛瞪得更圓了:“你這個綠茶!淺淺和你在劇組最要好了,你會不知道?”

    她將手里的另一份粥拿了起來,又向溫洋潑過去。

    溫洋早就察覺到她的動作,雖然提前躲開了但還是被濺到了不少。

    溫洋只覺得剛剛身上被燙到的地方更疼了。

    “你們干什么呢!這里是醫院!”

    窗口打飯的大媽發現了這邊的動靜,急忙吼道。

    那女生瞪了大媽一眼:“關你什么事!給我閉嘴。”

    大媽立馬拿了勺子就要過來和她理論。

    一位過來打飯的男醫生和護士看到了這一幕,又看到了渾身狼狽的溫洋,立馬明白過來這是有人來鬧事。

    在那女生就要和大媽掐架時,男醫生及時拉住了那女生。

    那女生張嘴就要咬醫生的手,好在保安及時出現拉開了那女生。

    那女生被帶走的時候,嘴里還罵著溫洋,罵她是綠茶,是忘恩負義,假惺惺的花瓶。

    溫洋臉都白了。

    “你還好嗎?我帶你去處理一下。”那位來打飯的護士擔憂地看了一眼溫洋。

    溫洋這才感覺到身上傳來的疼痛感,咬牙道:“那就麻煩你了。”

    護士急匆匆帶溫洋去處理了傷口。

    溫洋脫了外套,一只手臂上紅紅的,后背原本白皙的皮膚,此刻也紅紅的。

    處理完傷口后,女醫生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

    好在剛剛的粥并不是很燙,醫生說留疤的概率比較低。

    溫洋松了口氣,畢竟現在自己是娛樂圈的藝人,如果留疤的話會不太好。

    還好今天也沒有燙到臉,還能營業。

    那個小護士一邊幫她上藥,一邊說道:“還好粥沒有那么燙。”

    她又憤憤說道:“這世道真是什么人都有,那女生真是瘋了吧。”

    背上傳來涼涼的感覺,溫洋這才感覺好多了。

    小護士看溫洋帶著大口罩,關心道:“你臉沒事吧?”

    溫洋搖搖頭:“沒事,就燙到了身體,謝謝你啊。”

    小護士笑道:“沒事,這是我的職責。你放心,今天這件事,醫院一定會好好處理的,我們醫院很好的。”

    小護士看了看溫洋的眼睛,突然覺得越看越眼熟。

    “你是不是蘇素?”

    溫洋原本趴著,聽到她這樣說,抬起腦袋來。

    小護士激動道:“你就是蘇素!我最近在追《一世長安》,我覺得你演的女主挺好的。你知不知道你穿紅衣的時候超級好看!”

    溫洋這才將口罩摘下來,說:“謝謝你啊。”

    護士激動地手更抖了。

    溫洋咳了咳,笑道:“小姐姐,先幫我把藥擦好,好嗎?”

    小護士這才手腳麻利地幫她上好了藥。

    走的時候還不忘向溫洋要了張簽名。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