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逗沙包 > 22
    說實話,洛沙凋懶得搭理沈霸天,要不是沈老爺子碰瓷般地騷操作,她根本不可能跟沈霸天結婚。

    沈霸天覺得她行為舉止不夠高雅,她還嫌棄他整天板著臉cos活體冷氣機呢。

    洛沙凋向來不是逆來順受的性格,不會因為沈霸天的幾句冷話就乖乖地跟他回家。

    不過,當洛沙凋推開店門時,才明白沈霸天為何一派底氣十足的樣子。

    只見店門外,停了一溜的黑色轎車,車旁邊整齊劃一地站著穿黑色西裝的男人,大約有二三十人。

    他們個個身材高大,肌肉結實,厚實的胸肌,似乎把西裝撐得扣子快要崩開一樣。

    一個方臉闊面,目光兇惡的男人,看見洛沙凋從里面出來。

    從車里拿出一個巨大的黑色旅行袋,隨手一扔,擲到洛沙凋的腳前,從里面發出一陣“叮呤當啷”金屬撞擊的聲音。

    沈霸天從店里走了出來,看著目瞪口呆的洛沙凋,冷冷地說道。

    “你有兩個選擇,一、乖乖跟我回去,從今以后老老實實聽我的話,不要忤逆我任何的命令;二、我讓他們綁你回去……”沈霸天淡淡地掃了黑色袋子一眼,“但是對不聽話的孩子,我會給予她一定的懲罰。”

    洛沙凋收回目光,看向沈霸天。她即便是從小習武,但是面對這么多膀大腰圓的男人,她也不敢保證能順利逃脫。

    不過,洛沙凋遇強則強,臉上絲毫沒有露出驚慌的神色。

    她不屑地挑起眉毛,挑釁道:“就這點手段?我還以為沈總家大業大,會像那些霸道總裁小說里寫的,保鏢加惡犬,追的人無路可逃呢?”

    沈霸天也不氣惱,反倒戲謔地看著她,說道:“想要獵犬是嗎?好,我滿足你!”

    然后,他打了個手勢,就見一亮黑色轎車的門,刷的一下打開了。

    甄季靈從車里下來,手中牽著一條黑背。

    上次在辦公室里,甄季靈機智的表現得到了沈霸天的賞識。于是這次行動,沈霸天將所有的流程交給他去落實。

    甄季靈做得也很好,只見十多條獵犬,從那些轎車里竄出來,后邊的人抓著牽引繩,站在那些黑衣人的身邊。

    似乎只要沈霸天一個手勢,那些人就會放狗,撲向洛沙凋。

    洛沙凋知道,沈霸天這是在向她展示兩個人之間的差距。讓她認清楚形式,如果沈霸天真想要收拾她,她毫無反抗的能力。

    不過即便如此,洛沙凋輸人不輸陣,故意為難他:“看你這架勢,又是保鏢,又是狼狗,你要再弄一個狙擊手,都可以演米國大片了。”

    令她沒想到的是,沈霸天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他一揮手。

    只見一個紅外線光點,照在洛沙凋額頭上,在對面樓屋頂的位置,隱隱約約,似乎趴著一個人。

    洛沙凋難以置信地看向沈霸天:“這可是在華國?”

    他竟然敢違法私藏槍支,是瘋了嗎?

    沈霸天不以為意地挑眉,不屑道:“那又怎么樣!在資本面前,任何國家機器都得給它讓路。”

    洛沙凋看他作死,氣得用手指點了點他:“你真厲害!這東西你都敢動,你這么能耐,咋不上天呢!”

    沈霸天豪氣地一揮手,說道:“可以。”

    然后,只聽空中“轟轟”作響,一架直升飛機在他們頭頂盤旋。

    沈霸天得意地揚了揚眉:“回家嗎?”

    洛沙凋覺得沈霸天欠教訓,才會這么無法無天。

    她冷哼一聲,從兜里掏出一個東西,抵在沈霸天的褲腰上。

    沈霸天低頭一看,是一個刀片。

    洛沙凋似是好意的提醒:“沈總,既然你要捉人,就應該跟對方保持安全距離,不是嗎?”

    沈霸天不信她真敢動手傷人,何況一個小刀片能給他造成多大傷害。他都懶得躲,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洛沙凋看他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瞇了瞇眼,嘴角勾起一抹壞笑:“來吧,小寶貝!讓大家看看你的大花褲衩子吧!”

    說著,刀片就要往沈霸天褲子上劃去。

    沈霸天沒料到她還有這一手,嚇得一個激靈,連忙躲開。“你別胡說八道,快把刀收起來!”

    洛沙凋哪能聽他的,一手勾住他的褲腰帶,手腕翻飛,把小刀片兒抵在他褲子上,一副劫持人質的架勢,對那些蠢蠢欲動的黑衣人說道:“都別動!再動一下,我就直播沈總掉褲衩了!你們都想看嗎?”

    黑衣人忙搖頭,甄季靈也識趣的帶著獵犬向后退了一步。

    洛沙凋看沈霸天氣得臉色鐵青。心中冷笑,風水輪流轉,讓你剛才那么猖狂!

    洛沙凋笑瞇瞇地說:“沈總,剛才挺爽唄!又是大狼狗,又是大飛機!我剛才似乎聽到有人跟我說,讓我乖乖聽話,不忤逆他的命令。我記性不好,沈總你提醒一下,那是誰說的?”

    說著刀片往他褲子近了幾份,只沈霸天敢把剛才那句話再說一遍,洛沙凋就敢直播,性|感總裁,在線掉褲子!

    沈霸天氣得咬牙切齒。“洛沙凋!你不要太過分!”

    “更過分的事,我都能做出來。”洛沙凋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你要不要試一試!”

    沈霸天知道洛沙凋說到做到,為了不被扒,他只能硬著頭皮,磕磕巴巴地說道:“你聽錯了,沒人說過那話。”

    洛沙凋滿意的一笑,張口,想要繼續窮追猛打獲得好處。這時突然警笛聲響起,兩輛警車停在路的對面。

    警察一眼看到洛沙凋拿著刀片,抵在沈霸天的腰上,一副劫持人質的樣子。

    立刻處于警戒狀態,掏出槍對準她說道:“別動,舉起手來!放開人質!”

    洛沙凋面色一僵,訕笑道:“你們誤會了!我老公褲子開線了,我正給他剪線頭呢!”

    似乎怕他們不信,還在沈霸天的臉上,重重的地親上一口:“你說是吧?親愛的!”

    沈霸天驚愕地瞪大眼睛,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沒有他的允許,敢膽大包天的冒犯他!

    他沈霸天的臉,是什么人都能親的嗎?

    正當他要發火的時候,一個老太太也不知從哪兒鉆出來的,喊道:“警察同志,就是他們!聚眾斗毆,手里還有槍!”

    在華國的地盤上,私藏槍支可是重罪,警察神色立刻嚴肅起來,拿起對講機準備向上級報告。

    負責執行這次行動的甄季靈,立刻跳了出來。解釋道:“警察同志,你們可別誤會,那槍是假的,是呲水槍,不信你們看看……”

    洛沙凋看向沈霸天:“不是在資本面前,任何國家機器都得給它讓路嘛?”

    沈霸天沉默半晌,說道:“我是一個合法商人,怎么可能做違法的事情。”

    洛沙凋神色復雜:“我真沒想到,你們有錢人也喜歡裝逼啊!”

    那邊的審訊還在繼續。

    老太太指著那幫西服大漢,說道:“他們可兇了,一瞅就不像好人。現在不是正掃黑除惡么?快把他們都抓起來!”

    那為首的方臉大漢,嚇得立刻脫下衣服。露出里面印著店名的T恤,急忙解釋道:“我們是健身教練,不是什么黑社會。”

    警察看了一眼他身上的T恤,上面寫著“大力健身中心”。

    洛沙凋在沈霸天耳邊,咬牙切齒道:“你可真行!”

    沈霸天尷尬得咳嗽了一聲,側過臉去。

    裝逼失敗,太特么的尷尬了!

    警察看到那黑色旅行袋,問道:“里面是什么?”

    大漢殷勤地解釋道:“都是健身器材。”

    打開拉鏈,果然里面是啞鈴、彈力帶、鎖扣、健腹輪等健身器材。

    只見大漢還從里面拿出一疊宣傳單,遞給警察,職業病發作地問道:“哥,辦卡健身了解一下?”

    警察:“……”

    這年頭,推銷的都這么瘋狂的嗎?

    警察謝絕了他,又問道:“飛機是怎么回事?提交航飛申請了嗎?”

    “申請了,申請了!”甄季靈趕忙說道“我們老板惹媳婦生氣了,想哄她回家,不信你看!”

    他拿著手機對飛機晃了晃。

    就看見直升機門打開,紅色玫瑰花瓣傾瀉而下,在空中飛舞,剎時落紅滿地,漂亮極了。

    洛沙凋詫異地抬頭望去,只見從飛機上展開一面紅色條幅。上面寫著幾個大字。

    “老婆我愛你,跟我回家吧!”

    沈霸天面色鐵青,這特么的是誰干的!

    老警察教育飯:“年輕人浪漫是好事,但應該有個度。你看你們把大爺大媽嚇的,誤以為你們是不法分子,心臟病都快嚇犯了。”

    沈霸天能怎么辦,只能木著一張臉認下了!

    這特么的,都什么事啊!

    甄季靈看到問題解決了,為自己料事如神,點了一個大大的贊。

    他當時接到任務,就覺得這里面有個缺陷,但他沒直接指出來。好員工就是要默默不語的為老板補好漏洞,然后坐等老板發現……

    老警察看向洛沙凋,說到:“你老公對你不錯,不要再鬧脾氣了,夫妻倆和和美美才好,快跟他回家吧。還有哪有褲子都開線了,還用刀割的,是怕開的不夠大嗎?”

    沈霸天和洛沙凋兩個人,像小學生一樣老老實實的聽他批評教育。然后,才灰溜溜的回家了。

    記者孫特照拿著相機,從一旁的巷子里走了出來,看了看遠去的汽車,又看了看謝一凡的小飯店,露出一個意味深長地笑容。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