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大漢青鸞記 > 6、入未央(2)
    從長樂宮到未央宮,生活并沒有發生太多的改變。

    云鸞依然規規矩矩地除了每天在御前當值,處理屬于尚儀應該處理的事務以外,大多數時候依然平靜悠閑。除了剛開始幾天明顯感覺到有人時時刻刻在盯著她,或許是看她并沒有往長樂宮通風報信,也沒有做什么逾越之事,這些審視的目光也漸漸消失了。

    太皇太后似乎對她的表現也并無不滿,自從她到了未央宮之后便仿佛忘了還有她這么一個人一般。云鸞自然也樂得逍遙自在。

    跟在天子身邊,云鸞方才更深刻的了解到這位少年天子的脾氣性情,也更明白帝后為什么會不和。

    兩個天之驕子,誰也不肯服輸,怎么能不鬧矛盾?天子登基,本是滿腔熱血要大展身手的時候,卻被太皇太后壓制的動彈不得只能在后宮尋歡作樂。太皇太后信奉黃老,天子卻更喜儒術,年初天子新政被太皇太后一巴掌拍得七零八落,一直支持天子的趙綰王臧等人也被下獄不久之后便自盡而死。皇帝滿腔怒火無處發泄,跟皇后的關系更是一落千丈。

    如今天子不管政事,整日不是在后宮作樂,便是幸上林苑騎馬射獵,或是外出游玩。太皇太后并不管天子如此不務正業,或者說太皇太后樂得天子如此。但是只從天子讓人在建章宮訓練建章宮衛便知道,這個少年天子絕不是甘于庸碌的人。

    太皇太后?天子?

    太皇太后再厲害,又還能活多久呢?

    天子如今被壓制,卻正是風華正茂之時。這場博弈,終究還是天子穩占上風。太皇太后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也不愿過分的壓制天子,只要劉徹不干涉政務搞什么新政儒術,他做什么太皇太后一概不管。

    “云尚儀?”一個帶笑的聲音從身后傳來,云鸞回頭看到公孫賀帶著一個人走了過來。

    “太仆大人。”云鸞上前見禮。公孫弘連忙道:“云尚儀免禮,不知陛下可在?”

    云鸞道:“陛下駕臨漪蘭殿探望衛美人去了,公孫大人求見陛下還需稍等。”

    聽云鸞說到衛美人,跟在公孫弘身邊的少年神色微動,卻沒有說話。

    云鸞怔了怔,這少年也不過十七八歲的模樣,身形修長挺拔,相貌疏朗清雋,眉宇間卻自有一股英氣。一雙沉靜清澈的眼眸猶如寒星,并不凌厲卻給人一種匣中寶劍隱而不露的鋒芒。

    公孫賀見她如此,不由笑道:“云尚儀還未見過吧?這位便是陛下新封的建章監,衛侍中。”

    原來他便是...衛青么?是了,衛美人的弟弟,平陽侯府的...家人。那位因有孕而備受天子寵愛,令皇后嫉妒的幾乎失去了理智的衛美人的弟弟,確實應當長得這樣一副俊美容貌。

    “見過衛侍中。”

    衛青目光沉靜地看著她,微微側身避開她的行禮道:“云尚儀,不必多禮。”

    兩人都不再言語,不知怎么的公孫賀覺得氣氛有些古怪。連忙笑道:“云尚儀,既然陛下不在我帶衛青去認認路。”云鸞點點頭道:“公孫大人請自便。”公孫賀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問道:“呃...韓大夫不在吧?”

    云鸞一怔,反應過來不由笑道:“大人多想了,韓大夫今天并未進宮。”云鸞倒是有幾分理解公孫賀的顧忌,衛青是衛美人的弟弟,衛美人又有了身孕,陛下第一個子嗣無論男女意義都是非凡。天子對衛美人圣眷正濃,偏偏韓嫣和天子又有那么幾分不清不楚的關系,若是遇上了尷尬卻是難免的。

    公孫賀也有些不好意思,干笑了兩聲不再說話。

    云鸞輕聲道:“不過這話,大人可莫要讓韓大夫聽到了。”韓嫣性格張揚,除了天子誰的帳都不買。他未必會吃衛美人的醋,但是你若是說到了他跟前,就不怪他要發怒了。

    “這是自然。”公孫賀笑道。

    “什么事不要讓我聽到啊?”韓嫣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三人回頭正好看到韓嫣遠遠走過來,似笑非笑地看著三人。云鸞笑道:“回韓大夫,公孫大人正說騎射功夫一流呢。”

    “騎射?”韓嫣挑眉,似笑非笑地看著云鸞。

    云鸞抿唇一笑,“金丸,奴婢只恨不能得幾顆。”上大夫深得天子寵愛,喜彈弓,以金為丸。長安城中常有童謠:苦饑寒,逐金丸。

    公孫賀拼命向云鸞使眼色,云鸞眨了眨眼睛淡笑不語。總比說怕韓嫣吃醋好吧?誰讓她們要在背后議論人家還被人撞見了呢。

    韓嫣倒是不生氣,淡淡道:“還當是什么呢,喏,給你玩吧。”說著韓嫣扯下腰間的一個錦囊扔給了云鸞,里面果然裝著半袋子的金彈丸。云鸞笑容可掬地道:“奴婢謝過上大夫。”

    韓嫣輕哼一聲,看到站在一邊的衛青微微瞇眼道:“衛侍中?”

    衛青上前見禮,“見過上大夫。”

    韓嫣打量了他一番,揮揮手道:“衛侍中是衛美人愛弟,用不著這么多禮。云尚儀,陛下可在?”

    云鸞無奈,“陛下不在。”

    韓嫣輕哼一聲扭身便走,看著他離去的方向公孫賀大吃一驚,“他...他怎么往永巷去了?”那是天子嬪妃居住之地,外男不得擅入。云鸞倒是不以為意,“大人不必擔心,韓大夫有分寸,他只是去花園中走走或是天祿閣罷了,不會入永巷的。”

    公孫賀一想也對,韓嫣再驕縱這點分寸還是有的。更何況...韓嫣與天子什么關系?哪里輪得到他們來操心?

    云鸞笑道:“看來陛下要晚些回來了,太仆大人,衛侍中,請。”

    “多謝云尚儀。”公孫賀也不客氣,朗聲笑道。雖然云鸞是太皇太后派來的人,不過她很安分,天子既然沒有表現出厭惡她的意思還讓她在跟前當值,天子身邊的人自然也就對她客氣許多了。

    如公孫賀等人覺得云鸞沉穩謙遜,安分守己,偶爾與她說笑幾句。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