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大漢青鸞記 > 8、共騎
    上林苑原本是秦時的舊宮苑,規模宏大,地跨五縣,縱橫數百里,只是宮苑多半已經毀壞。年初的時候天子又下令讓人圈地重建,如今其實也并沒有什么規模宏大的宮苑,除了幾處新修繕供天子駕臨暫住的離宮以外,這里最大的好處是為天子提供一個騎馬射獵玩樂散心的場所。

    最重要的是有一支特殊的兵馬駐扎于此。

    天子憑空給了衛青一個建章監之職,自然不會只是為了氣一氣陳皇后而已。

    登基三載天子急于掌權而不得,年初便起了心建立一支真正的天子親衛,能入其中的不是世代功勛子弟便是天子心腹。這些人每日在上林苑策馬縱橫,訓練騎射甚至研習兵書,外人卻只當天子年少玩樂并不在意。

    而衛青,便是負責訓練和統領這些人的。由此,也可見天子對衛青的看重與信任。云鸞倒是真有些相信,天子對竇太主和陳皇后發那么大的脾氣不僅僅是因為衛美人了。

    云鸞平生第一次打獵,她雖然會騎馬,但是卻只限于能騎在馬背上走。上林苑地跨數百里,其間高山河流,樹林山澗無數,云鸞這樣一個騎馬走平地都有些困難的女子哪里能受得了?云鸞不得不懷疑,天子果然還是記恨她是太皇太后的人,故意想要折騰她。畢竟這群山密林之中,一不小心墜個馬,死個人,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

    劉徹自然不知道云鸞這些心思,他與韓嫣一馬當先已經追著一只野鹿而去了。其他人自然連忙跟上,云鸞看看匆匆而去的人們,只得苦笑著催動那馬兒追了上去。山路顛簸,馬兒一個朝上,云鸞身子一晃就朝著旁邊地上栽了下去。

    “小心!”

    一道黑影如疾風般而至,云鸞只覺得腰上一緊已經被人提了起來。再回過神時,已經落到了另一匹馬背上。被人一手環著腰坐在馬背上,身后的人身上散發著一股極淡卻清新的味道還有淡淡的暖意,如春日的陽光。

    她...竟然靠在一個男人的懷里?!

    云鸞一驚,連忙回頭望進了一雙沉靜的眼。

    不過那雙眼中此時卻帶著淡淡的怒意,沉聲道:“不會騎馬,怎么不說?”

    云鸞愣了愣,輕聲道:“衛侍中。”

    衛青看著她嚇得發白卻依然力持鎮定的容顏,淡淡一笑道:“不會騎馬并非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云尚儀對陛下直言便是。”

    云鸞笑了笑,道:“我也學過兩天,只是不精罷了。”何況天子正看她不順眼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幾句話過后,兩人便再無言語,一時有些尷尬。衛青沉吟了片刻道:“在下帶云尚儀一程罷。”

    一陣馬蹄聲蹬蹬的傳來,一個穿著儒衫的青年人遠遠的策馬而來,“衛大人,你在干什么...咦?莫不是衛大人正在與佳人花前月下,在下打擾了?”

    衛青抬頭看向來人,有些無奈地笑道:“東方先生莫要胡言,云尚儀御馬之術不精,險些跌下馬背。”

    來人摸摸下巴,笑得意味深長,“哦?原來是英雄救美。”

    “......”

    “東方大人。”云鸞坐直了身子,朝著對面的男子點頭道。

    男子挑眉,“咦,云女官認識在下?沒想到,在下的名聲連宮中女官都知道了么?”

    云鸞笑道:“東方大人才名卓著,云鸞甚至佩服。”

    “哈哈,能讓云女官這樣的絕色佳人佩服,我東方朔不虛此生啊。”男子得意地放聲大笑起來。

    衛青微微蹙眉,道:“陛下只怕走遠了,我先找個人送你回去?”

    云鸞搖搖頭,“算了,沒有陛下恩準豈能擅自返回?只是要有勞衛大人帶我一程。”

    衛青想了想,點頭道:“也好,那就走吧。”他們畢竟是隨侍天子射獵的,不能擅自亂走。而且這山林之中一時半刻也未必能找到人護送云鸞。衛青看了東方朔一眼,淡笑道:“東方大人,我們先行一步?”

    東方朔笑道:“一起一起。”

    衛青淡笑不語,一提韁繩馬兒頓時如箭一般射了出去,連帶著云鸞的馬都跟著一起跑了。轉眼間將東方朔甩在了身后,東方朔愣了愣只能望著絕塵而去的兩馬兩人,半晌無話。

    云鸞靠在衛青懷中,冷風從身邊拂過,一時間身體有些僵硬。

    這些年無論是宮里宮外,她謹小慎微戰戰兢兢,幾乎從不輕易與人接近。如今驟然被攬入一個男子懷中,一時間倒是有些不知所措全然忘記了自己往常的端凝自若,仿佛依然還是當年那個依偎在少年懷中哭泣的少女。

    “別怕。”衛青在而耳邊輕聲道。

    云鸞不由得顫了顫,點頭道:“有勞衛大人了。”

    一時間有些安靜,只聽見馬兒在山林中奔走的腳步聲。山林顛簸,也讓云鸞不由自主地靠近了衛青。秋日微涼的風中,身后傳來淡淡的暖意。

    許久,才聽到身后傳來一聲極輕地嘆息。

    “阿鸞。”

    云鸞怔住,卻終究沒有回頭也沒有應聲。

    衛青的聲音在風中傳來,“這幾年…你可是出了什么事?”不然才區區幾年,一個單純伶俐的孩子怎么會成為長樂宮中得太皇太后重用的女官?云家那樣的人家,雖然不富裕卻也極為疼愛女兒,又怎么舍得讓唯一的女兒入宮?

    云鸞垂眸,輕咬著唇角沉默了片刻,輕聲道:“衛大人…認錯人了。”

    衛青一愣,只聽云鸞繼續道:“衛大人是衛美人愛弟,天子新貴。云鸞只是宮中區區一介女官。先前…想必也并未見過衛大人,衛大人想是將我錯認成什么人了。”

    衛青沒有說話,只是輕嘆了一聲。一提韁繩座下馬兒頓時更快了幾分朝著山林深處而去。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