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大漢青鸞記 > 9、遇刺(1)
    兩人一路上都沒有再說什么,衛青雖然不知道云鸞這些年到底出了什么事卻也沒有再逼問什么。他本就不是喜歡勉強別人的性子,云鸞如今出現在這里自然有她自己的經歷。她不愿說,衛青也不愿強迫于她。

    馬兒在山林間飛快地往前背馳著,衛青突然勒住了韁繩。馬兒突然被勒住了,略有些焦躁地在原地踏著步。云鸞也因為這突如其來地動作怔了一下,“衛大人?”

    衛青清俊溫的眉眼不知何時染上了一抹銳利的鋒芒,猶如開刃的刀鋒一般讓人忍不住想要避其鋒芒。

    “前面不對勁,阿…云尚儀,陛下……”

    云鸞心中也是一驚,她自然明白了衛青是什么意思。在這上林苑中,難不成還有人敢刺殺陛下不成?!也來不及多想,云鸞道:“衛大人,快走。陛下要緊!”如果天子出了什么事,他們這些人只怕一個都活不了。

    衛青道:“不成,前面危險。你牽著你的馬往回走。東方大人在后面應當很快就能跟過來,讓他帶你一起回去。”說著,衛青便要俯身將云鸞放下地去。云鸞雖然擔心,卻也知道如果真的有刺客自己只怕也幫不上忙。只得點了點頭道:“好,你放我下去!”

    衛青叮囑道:“自己小心,見到東方大人則罷,若是看到旁人就先躲起來。”

    云鸞在地上站定,點頭道:“不用擔心,我有一些自保之力。”她若真的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又怎么可能從遙遠的平陽一路到京城來,又怎么能在短短三四年間就成為太皇太后身邊得用的人?

    衛青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對云鸞點點頭一提韁繩馬兒朝著前方飛奔而去。

    目送衛青離去,云鸞并沒有如衛青所言往回走。而是將馬兒系在了林中的一顆樹下,漫步朝著衛青離開的方向而去。

    身后傳來一陣馬蹄聲,云鸞回頭便看到東方朔跌跌撞撞地騎著馬兒朝她奔了過來。東方朔雖然騎術不弱,但是在這種山林中行走對他來說也不是一件易事。這番跟上來也頗有些狼狽。

    看到云鸞,東方朔連忙勒住了馬蹄,挑眉笑道:“云女官,你怎會在此?難不成衛大人將你扔下了?這可當真是沒有半點君子風度啊。”

    云鸞抿唇一笑,看著東方朔悠悠道:“東方大人,衛大人說…前面不太對勁,讓我在這里等你他先過去瞧瞧。”

    “不對勁?”東方朔揚眉,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微變看向云鸞。

    這上林苑中能有什么不對勁的?遇到野獸?還是說…刺客?!

    東方朔很快便恢復了原本從容的神色,朝云鸞揚了一下腰間的佩劍笑道:“云女官不用怕,雖然衛青跑了,但是還有我在啊。”云鸞笑道:“聽聞東方大人劍術卓絕,若能見識也是云鸞的福分。”

    東方朔嘆了口氣,喃喃道:“這個能不看還是不看吧?”

    兩人繼續往前走去,漸漸地沿途發現了打斗過的痕跡。

    轉過一處山坳,打斗聲越發清晰起來。

    遠遠地,便看到韓嫣護著劉徹站在一邊觀戰。

    劉徹手中也提著一把劍,劍鋒染血顯然方才也是經歷過一番血戰。

    “陛下。”云鸞和東方朔二人連忙上前行禮。此時劉徹也顧不得他們,只是隨意一揮手道:“你們怎會在此?”也不等他們回答便道:“一邊站著別礙事,朕倒要看看什么人如此狂妄敢刺殺朕!”言語間隱隱有殺氣沖天。

    云鸞和東方朔對視一眼,齊聲稱是。

    他們來得有些晚了,天子狩獵帶出來的自然都是身手矯健的護衛。此時被天子隨行護衛們困在其中的刺客已經猶如困獸,劉徹提劍站在一邊臉色鐵青。韓嫣同樣提著劍站在他身邊護衛著,他平時雖然看著驕縱狂傲,此時神色肅然卻也自有一番凌厲之意。

    衛青挺身擋住了撲上來想要作拼死一擊的三名刺客。他雖然尚未及冠,身手卻已經極為凌厲。手中長劍青光湛湛,縱橫間竟已有所向披靡之姿。

    劉徹站在一邊看著,滿意地點了點頭臉上的神色也緩和了幾分。

    “衛青驍勇,正可統領期門驍衛。”劉徹滿意地道。

    見劉徹神色不再陰沉,韓嫣臉上也多了幾分笑意道:“陛下眼光自然是不錯,不過衛侍中的年紀只怕難以服眾。”

    聞言劉徹臉色又是一沉,冷聲一聲道:“朕看中的是本事,年紀大小有何干系?那些老家伙倒是一大把年紀,還不是年年讓匈奴人打得找不著北!”

    韓嫣也有些不悅,冷聲道:“陛下是看重衛侍中的本事,還是衛美人的肚子?”

    “王孫。”劉徹眼眸微黯,淡淡地看了韓嫣一眼,“你的話太多了。”

    “……”

    云鸞將目光從解決了三名刺客提劍朝這邊走來的衛青身上移開,落到了韓嫣身上很快又移開了。天子方才的話,表面上是對那些老將能力的不滿,實則卻是在發泄太皇太后對他的壓制罷了。

    韓嫣這個時候在天子面前提衛青的年紀,可不是犯了天子的忌諱么?

    劉徹卻不再理會韓嫣難看的臉色,看著提劍漫步而來,因為殺氣未消整個人比起平時的溫和更多了幾分肅殺之氣的衛青滿意地笑道:“衛青,好些日子沒見你動手。倒是進步不少。”

    衛青恭敬地拱手道:“陛下謬贊。”

    劉徹道:“很好,回去之后給朕好好調教那群……”

    “陛下,小心!”劉徹話尚未說完,衛青臉色突然一變厲聲道。

    一聲尖銳的羽箭破空聲傳來,站在劉徹身邊的韓嫣連忙提劍想要撥開長劍,卻不想腳下一滑身體難以控制地往前倒去。

    云鸞顧不得多想,一咬牙側身擋在了劉徹前面。

    羽箭射中她的左肩,頓時只覺痛得鉆心刻骨。

    云鸞悶哼一聲,唇邊泛起一抹無奈地苦笑跟著被劇烈的疼痛卷入了黑暗之中。

    “云女官?!”

    “云鸞!”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