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大漢青鸞記 > 13、無情
    皇后剛一出門,跪在地上的云鸞只覺得身子一軟再也支撐不住就往地上倒去。不過她并沒有倒在冰冷的地上,而是落入了一個微溫的懷抱中。

    云鸞定了定神,努力睜開眼睛對衛青笑了笑,“多謝衛大人。”以衛美人如今與皇后之間的關系,聰明人都知道要避著皇后走。衛青自己送上門來,自然是為了替她解圍。而陳皇后果然也不負所望,給衛青找了一個不小的麻煩。

    上林苑雖然是獵場,但畢竟是天子狩獵嬉戲的地方,周圍的猛獸早就被守衛或驅趕或獵殺了。更何況,狼素來都是成群出現,皇后讓衛青一個人去獵狼,用心自然不會多好。

    而且,衛青還不能拒絕。皇后既贊了衛大人“騎射無雙”又說了獵來的狼皮是要獻給太皇太后的。

    衛青如何能拒絕?

    “別多想,沒事了,好好歇息吧。”衛青俯身抱起云鸞往外走去。云鸞動了動唇想要說什么,卻著實是有些撐不住了。衛青還沒走出幾步,她就再一次陷入了昏睡之中。

    等到云鸞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兩天。

    接連睡了兩天,再次醒來云鸞倒是覺得傷勢又好了許多。

    剛醒來喝了兩口水,天子身邊的小黃門就來傳旨天子召見。云鸞只得匆匆整理了儀容前去覲見。

    云鸞過去的時候,劉徹正摟著一個纖細窈窕的少女在花園里聽曲。秋日的離宮花苑并沒有什么景致,但是翩然起舞的美人柔媚悅耳的歌喉卻足以取悅年輕的帝王。

    綢繆束薪,三星在天。

    今夕何夕,見此良人。

    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綢繆束芻,三星在隅……”

    “哦?云鸞來了啊。”看到云鸞過來,劉徹一揮手止住了纏綿的曲調,挑眉道:“云尚儀看起來氣色不錯啊。”

    云鸞俯身叩拜,“多謝陛下記掛。”

    劉徹饒有興致地打量著云鸞,笑道:“云尚儀,你好了…朕的衛侍中可不太好了啊。”聞言,云鸞心中不由得一緊,她自然還記得昏過去之前陳皇后的命令。只是剛醒來還沒來得及找人探問就被天子召見,此時聽劉徹提起云鸞不由得提起心來。

    被劉徹摟在懷中的美人兒也在打量著云鸞,見狀仿佛好奇地在劉徹耳邊嬌聲問道:“陛下,這位便是有救駕之功的云尚儀?”

    劉徹有意吊著云鸞,也不理會她,低頭對美人笑道:“哦,阿裊也聽說過云尚儀?”

    美人笑道:“云尚儀救了陛下,妾自然感激不盡如何能不知?”

    “還是阿裊說話中聽。”劉徹享受著美人的奉承,愉悅地瞇起了眼睛。掃了一眼站在一邊低著頭不知在想什么的云鸞,劉徹眼底的興味更濃。

    “云鸞啊,聽說衛青是為了你才得罪了皇后的?”劉徹笑吟吟地問道。

    云鸞道:“陛下說笑了,皇后娘娘只是心情不太好罷了。”皇后心情不好,怪誰呢?

    “嘖。”劉徹有些不滿地道:“又無趣又無情,真是糟蹋了這么一張臉。可憐了衛青這會兒還在山里生死不知…這若是有個萬一,朕回去如何跟子夫交代啊。”

    “……”云鸞默默地看了一眼依偎在天子懷中的美人兒。再一次對天子的多情又無情有了個清晰的認識。心中輕嘆了口氣,云鸞還是開口道:“陛下教訓得是,衛大人…當真獨自一人入山了?”

    劉徹臉上帶著幾分不怎么有誠意的歉意笑道,“不是朕不護著衛青,這個…皇后的面子總還是要給幾分的你說是么?不過…衛青都去了兩天了,還沒回來。如果有他的親友愿意入山去尋他,就算皇后知道了想必也不會跟朕鬧的。”

    云鸞暗暗深吸了一口,朝著劉徹深深一揖,“陛下若是沒有別的吩咐,請允云鸞告退。”

    劉徹也不生氣,挑眉道:“去吧。你還傷著呢,又不能當差在朕跟前杵著也沒什么用。”

    看著云鸞轉身匆匆而去,劉徹漫不經心地笑了兩聲。依偎在他懷中的美人兒不由得抖了抖,忍不住嬌聲問道:“陛下,云尚儀這樣的美人兒…陛下竟當真不心動?”

    劉徹勾起美人的下顎,笑道:“跟個木頭樁子似的,哪里比得上阿裊柔若無骨,婉約動人?”

    美人聞言,暗暗松了口氣。畢竟那樣的美人兒,若是得了天子的喜歡可謂是一個勁敵。

    只是不等她慶幸完,就被一股大力從天子懷中推了出去。

    美人有些狼狽地倒在地上,美麗的臉上難掩驚愕。

    卻見方才還摟著她柔情款款的天子,此時已經坐正了身體,居高臨下冷冷地看著她道:“朕不喜想得太多的人,美人再美,想得太多了就無趣了。”那美人頓時嚇得臉色蒼白,怯怯地望著天子想要說什么。卻見劉徹一擺手,眼眸中毫無留戀之色,“下去。”

    “諾。”美人連忙起身,狼狽退去。

    “陛下。”公孫賀帶著一個黑衣青年匆匆而來,看到狼狽而去的美人微微挑眉,并不覺得意外。

    “刺客的事情,可有什么眉目了?”劉徹看向兩人問道。

    那黑衣青年恭敬地朝天子一揖,道:“啟稟陛下,前日的事…似與膠西王有關。”

    “劉端!”劉徹冷聲道。

    黑衣青年點頭,道:“前些日子,似有傳言膠西王暗中遣人入了長安。只是…臣等未曾查到那些人的下落。”

    劉徹冷笑一聲,道:“朕知道他們想做什么!繼續查!一個個都當朕是軟弱可欺之輩了!”

    “諾。”兩人連忙應道。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