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云密布,黑沉沉地壓下來,昏暗的天空猶如一塊巨大的烏青幕布,鐵籠一般罩在京市鱗次櫛比的高樓上,不多時,一道閃電,利刃似的將這塊陰沉的幕布一分為二。

    緊接著,轟隆一聲巨響。

    “臥槽,什么鬼天氣,嚇死個人了!”羅杰靈嚇得一個哆嗦,幾乎快要從餐位上蹦起來。

    這段時間不知道怎么回事,天氣十分反常,大夏天的,已經接連下了大半個月的暴雨了,還時常伴隨電閃雷鳴聲,叫人心驚膽戰。

    羅杰靈拍拍受到驚嚇的小心臟,轉頭,目光落到對面坐著的宋硯身上,見他還認真吃著飯,干脆掏出手機,刷起了微博。

    邊刷邊嘖嘖感嘆:“果然啊,又上熱搜了,廣大網友的想象力可真是豐富,世界末日?妖王出世?哈哈哈……”

    末了,突然想到什么,斂了笑長嘆口氣,“你說下雷下雨都能持續上熱搜,咱節目想上一次都沒希望,哎。”

    別說熱搜本搜了,就連more都爬不上去。

    他們現在正在錄制一檔真人秀,對外宣稱是XX集團斥巨資打造的一個成長型的偶像選拔節目,實際上,就是一個小破公司的自制綜藝,還和水果TV的《起飛吧偶像》撞了檔。

    平臺、舞臺服化、公司規模、宣發……樣樣都遠不如人,其結果可想而知。

    ——被吊打,被對家粉絲群嘲。

    正好今天#罕見雷雨天#這個話題的下面,就是《起飛吧偶像》的熱搜,羅杰靈沒忍住點進去一看,評論里粉絲們各種彩虹屁,把哥哥們夸得天上有地下無的。

    他瞬間變成一顆檸檬樹,酸得牙疼。

    捧自己的愛豆也就算了,還有些粉絲為秀優越感,故意把他們節目里的練習生們cue出來冷嘲熱諷一番,氣得羅杰靈直接把手機給丟出去了。

    回頭發現宋硯這家伙還在吃,忍不住扶額:“宋硯,咱節目收視都快跌沒了,你還吃得下呢?”

    宋硯正嚼得香甜,冷不丁聽到羅杰靈的話,終于從碗里抬起頭:“啊?怎么吃不下了?”

    他不知道多餓呢!

    他們所參加的《愛豆集中營》這節目雖然收視慘淡,被同類綜藝吊打,但包吃住啊!

    而且,伙食還不賴……

    打菜的阿姨可喜歡他了,給別人打的時候,勺子在手上抖了又抖,最后能分到幾塊肉就不錯了,輪到他卻是滿滿的跟小山堆一樣的一勺。

    以至于每次吃飯,宋硯幸福感都爆棚。

    更何況,公司每月還會給他1500的基本工資,聽說以后接點有臺詞的角色,一天還能掙好幾大百!

    宋硯在孤兒院里長大,從小就知道掙錢十分不容易,聽說好多人出了福利院只能勉強混口稀飯吃,他一早做好了吃苦的準備,沒想到剛出來找工作沒幾天,就碰上現在的經紀人武哥,稀里糊涂地簽了經紀約,成了他手下的藝人。

    不僅工作輕松,管吃管住,頓頓兒有肉,還給發工資。

    工作一年,宋硯竟然攢下了一萬多的巨款!

    這么幸運,他實在不知道還能抱怨什么。

    羅杰靈看著繼續低頭扒飯的宋硯,無語了半天,忿忿憋出一句:“你說你長這么好看,咋一點兒進取心都沒有呢!”

    宋硯這家伙,長得是真好看。

    骨架纖細,皮膚又嫩又白。

    秀氣的五官掛在巴掌大的小臉上,說不出的精致,笑起來眉眼彎彎,跟月牙似的,眼尾一顆褐色淚痣,平添兩分生動。

    這長相,漂亮又討喜,稍微琢磨點兒門路,再努力一把,保準能火,可這位爺偏偏佛得不能再佛,頂著這么張漂亮臉蛋,在這破節目里摸魚劃水,跟養老似的,簡直暴殄天物!

    羅杰靈恨鐵不成鋼,念叨他幾句,發現這家伙根本沒怎么聽進去,一心沉浸在……米飯里。

    羅杰靈:“……”

    他默了會兒,“你這是第幾碗了?”

    宋硯沒顧得上回他,只埋頭大口吃飯,抽空伸手,五根修長白皙的指頭在半空中張開。

    五碗。

    宋硯也不知道最近怎么回事,食欲大增,天天都跟吃不飽飯似的,還特別愛犯困,他要不是男的都想去查查自己是不是懷孕了!

    算起來就是從大半個月前那個雷雨天開始的。

    所幸公司伙食不限量……

    “五碗?”羅杰靈掃了眼他又瘦又薄的肩膀,咋舌:“草,流弊!”

    話音剛落,便聽身旁冷不丁一聲冷嘲:“嘖嘖要不是親眼看見,我真不敢相信有人每天都能吃五碗飯。也不知道他來參加選秀,是為了當明星,還是來當飯桶。”

    宋硯抬頭,便看到不遠處走來三個高大的男生,說話的走在最左邊,一臉戲謔地接著道,“我看你干脆別叫宋硯了,改名叫飯桶更貼切哈哈哈哈哈……”

    剛說完,右邊男生也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兩人一起捧腹大笑。

    “宋硯,別怪哥沒提醒你,你看你跳舞,跳舞不行,唱歌,唱歌也垃圾,就這臉蛋身材還能看,要是吃胖了,你還有什么拿得出手?”

    一般這種真人秀都是24小時不間斷拍攝,但他們節目……窮,經費短缺得厲害,餐廳這些地方都沒安裝攝像頭,于是這倆人損起人來簡直無所顧忌。

    魏子陽站在兩人中間,聽他倆左一言右一語明里暗里把宋硯貶得一無是處后,才淡笑著開口:“好了好了,都少說兩句吧,宋硯網上那么多顏粉,怎么拿不出手了。宋硯,你別多心,他倆也是為你好。”

    參加《愛豆集中營》的練習生們基本人氣慘淡,除了魏子陽。

    大公司大后臺,參加節目前在電視劇綜藝節目上都有露過臉,積累了一批自帶粉絲,這回應該就是沖著C位而來。

    什么都好,就是人品不咋地,見宋硯長得好看,老是跟他過不去。

    羅杰靈簡直要被他的不要臉給氣笑了。

    這特么是為宋硯好?

    臉可真大!

    連他都氣得直抽抽,可想而知宋硯該多憤怒了,然而目光一轉,羅杰靈頓時:“……”

    你特么都被人騎頭上了,還在扒飯???

    大約是感受到羅子杰的恨鐵不成鋼,宋硯有點羞愧,他覺得自己必須說點啥了!

    于是把視線從碗里收回來,看向魏子陽,輕輕一聲:“哦。”

    魏子陽:“……”

    跟班A:“……”

    跟班B:“……”

    哦?

    就這樣???

    魏子陽嘴角抽了抽。

    所幸跟班們并不會讓他尷尬,自顧自地繼續傾情表演。

    跟班A一臉嫌棄:“哦什么哦,看看你這吃相。網上那群人什么眼光啊,竟然還有你的顏粉,我們團顏值最高的還用說嗎,長了眼睛的都知道,當然是我們子陽哥咯!”

    “就是!”跟班B不甘示弱地接著道,“聽說這次天王耿余要來咱們節目組當飛行導師,還是看著我們子陽哥的面子呢。誰不知道,子陽哥和耿天王是一家公司的前后輩呀。”

    這馬屁算是拍到了魏子陽的心坎兒上,他強壓住心里的得意,微笑著擺手:“沒有沒有,不是你們想的那樣,耿哥能來做飛行導師,都是節目組和我們所有隊友的共同努力啦。”

    倆跟班兒頓時肅然起敬:“子陽哥真是太謙虛了!”

    diss完宋硯,順便還裝了個逼,魏子陽帶著倆跟班兒心滿意足地離開了餐廳。

    羅杰靈看著三人囂張的背影,拳頭緊握著,恨恨道:“別理他們,魏子陽就是嫉妒你長得好看!上次公演完,官微下面好幾個粉絲夸你是顏值擔當呢,我看他是氣瘋了才慫恿那倆墻頭草懟你來著,你別想太多。”

    宋硯不傻,別人對他的敵意他當然能感覺到,不過他這人沒什么追求,只想好好上班,不想搞事,懶得和他們抬杠。

    同樣,羅杰靈的善意他也知道,于是笑瞇瞇地彎起眼睛:“放心,我知道的。”

    羅杰靈安慰完他,想起方才三人一唱一和吹的牛逼,狠狠翻了個白眼,“媽的,還真能吹!耿余要來我們節目?呵呵,他怎么不說太陽要打西邊兒出來?”

    太陽打不打西邊兒出來宋硯不知道,連日以來久久不散的雷雨天倒是斂了性子,烏云層層散去,天空逐漸放晴。

    宋硯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沒那么餓了,放下碗筷的同時,還滿足地打了個飽嗝,饒有興致地和羅杰靈嘮起了嗑:“耿余?誰啊?”

    羅杰靈睜大眼:“不是吧,你連耿余都不認識?!天王啊!頂級流量啊!臥槽你真不認識?”

    宋硯搖搖頭。

    羅杰靈趕緊拿出手機,給他科普一番:“PA男團隊長兼C位出道,出道第一年就帶領PA一舉斬獲最佳新人獎、最受歡迎歌曲獎、最……《眼里都是你》聽過沒?害,前兩年都爆了好嗎,大街小巷理發店健身房哪兒都能聽到啊。你真沒聽過?耿天王這兩年基本脫團單人發展,那勢頭猛得……”

    一邊唾沫橫飛地叭叭叭,一邊拽著宋硯往練習室走去。

    途中,把這位耿天王的光輝事跡全部概括了一遍,走到練習室門口,差不多也說完了,最后總結成一句話:“總之,耿天王是絕對不會自降逼格到咱們這小破節目來的!”

    聲音鏗鏘中夾雜著濃濃的自信。

    羅杰靈說完,一推門,嚇一跳。

    屋子里幾十顆腦袋,烏泱泱的,都是同期的練習生。

    看這人頭數,差不多所有的選手都在這兒了。

    正中央,還站著個約莫三四十歲的男人——節目總導演吳斌。

    此刻,吳斌正挺直著腰板,和練習生們對立而站,胖臉上帶著難以掩飾的喜意。

    羅杰靈和宋硯對視一眼,這紅光滿面的,是有啥大好事兒?

    “人齊了吧?”吳斌目光在眾人身上轉了一圈,“那我現在宣布一件事。”

    能讓總導演吳斌親自過來交待的事,肯定非常重要。

    練習生們全都安靜下來,齊刷刷地看向吳導。

    吳導深吸一口氣:“下期的飛行導師名單已經確定了!他就是——”

    眾人有點失望。

    還以為什么大事兒呢!飛行導師有什么好宣布的,以節目組的實力,請來的還不是那些過氣小明星?

    練習生們毫無期待,扣手的扣手,抖腿兒的抖腿兒。

    吳導現在還沉浸在激動中,完全沒感覺到男孩們的心不在焉,聲音不自覺地提高了八度,甚至染上了點興奮的顫抖:“耿余!天王耿余!”

    沒人扣手,也沒人抖腿兒了……

    一時間,練習室里靜得可怕。

    緩了幾秒,才聽到幾起不約而同的抽氣聲。

    羅杰靈更是張大了嘴,薩比兮兮地愣了好半天,終于找回了自己的聲音:“臥槽???”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