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斌剛接到耿余團隊的電話時,也是這個反應。

    臥槽!

    他這幾個月心酸死了,自己制作的節目剛好和《起飛吧偶像》撞檔,別人收視率節節攀升,自家節目收視卻日漸慘淡,連廣告商都快招不到了!

    偏偏《起飛吧偶像》的總導演跟他是同學,倆人讀書時期就是不折不扣的死對頭。

    上一期《起飛吧偶像》請了搖滾天后甄珍做飛行導師,收視再創新高,那老家伙在同學群里洋洋得意地炫耀了整整兩天!

    差點把吳斌給氣瘦了!

    但再怎么生氣,他也球辦法都沒有一個,誰讓他們節目窮呢?

    連請個不知名的小明星都要咬咬牙的那種窮……

    以至于當耿余團隊表示要來節目做飛行嘉賓的時候,他下巴差點沒驚掉。

    震驚之后,他甚至很沒自信地開始懷疑是不是誰故意在惡搞他。

    直到耿余經紀人再三確認,合同什么的都火速簽好了,他還才回過神來。

    臥槽!

    耿余來他們節目做飛行導師?

    還是他自己主動要求的??

    助理導演推門而入的時候,正看到吳斌胖胖的身體趴地上艱難地做著仰臥起坐,小助理:“……導演,你這是?”

    吳導緩緩吐出倆字兒:“壓驚。”

    “那什么,通知一下,下期我們的飛行導師有著落了。”

    “哦,誰啊?”

    “……耿余。”

    小助理大驚:“耿余??耿天王??不是吧,他愿意來咱節目?不對啊!即使找關系請他來,咱們也付不起耿天王的出場費啊!”

    吳導:“……免費的。”

    小助理:“!!!”

    小助理呆在原地,默了會兒,直接轉身往外走,邊退邊呢喃:“……不說了,我也壓驚去了。”

    ……

    同樣,耿余的經紀人紅姐覺得自己需要壓驚。

    她對耿余真的是又愛又恨。

    長得好出身好能力好,什么都是頂尖的,實力碾壓其他流量愛豆,就是脾氣差得要命,看誰都一幅勞資天下第一你算老幾的吊樣。

    囂張得無法無天。

    偏生人紅透半邊天,能怎么辦?

    只能慣著唄。

    越是慣著脾氣越大,前兩天竟然還鐵了心要去一個糊穿地心的節目當什么飛行導師。

    ……不要錢的那種。

    不答應就給她玩罷工!

    紅姐都驚呆了,沒辦法,只能依著這位祖宗。

    她不放心地交待:“到了那邊脾氣給我收著點,攝像機都拍著呢,你也知道輕重,別到時候又給傳出什么耍大牌的丑聞。還有,指導練習生的時候耐心點,給別人留個好印象。”

    耿余斜斜躺在沙發里,黑衣黑褲,兩條腿懶散地微敞著,更顯修長。

    低著頭,漁夫帽壓得很低,只露出高挺的鼻梁、薄唇,以及線條冷厲的下頜。

    紅姐說話的時候,他沒太大反應,還伸出食指有一搭沒一搭地敲著扶手,顯得很是不耐。

    聽到最后一句,手指卻是一頓。

    終于抬起頭,唇角不自覺彎成一個柔和的弧度:“嗯,我知道。”

    紅姐:“……”

    等下,她沒看錯的話,耿余此刻眼里帶著明顯的……溫柔???

    只不過沒等她看清楚,耿余便已經迅速起身,撇頭對著助理:“走。”

    紅姐:“干嘛?”

    耿余往門口走:“去節目組。”

    他步伐越來越快,話音剛落人已經消失在了門口。

    紅姐:“???”

    不是,你有必要這么迫不及待嗎?!

    ……

    耿余帶著助理連夜乘坐飛機趕到平城,通紅著眼到達《愛豆集中營》的節目錄制現場時,已是第二天上午。

    他駐足在這幢大樓前,抬頭仰望的同時,黑色的瞳孔泛起了點點光亮。

    祖宗保佑,他終于!

    要見到王了!!

    半個多月前第一次雷電交加時,耿余正在一檔綜藝節目的錄制現場,伴隨著雷鳴聲,天地間稀薄的靈氣忽地一陣輕微的晃動,緊接著丹田中的妖力不由自主地顫動。

    就是這么短短一秒不到,耿余腦中卻迅速得出一個不敢置信的信息。

    妖王,覺醒了!

    不過這時候的王氣還太過弱小,不足以判斷妖王的具體位置,隨著詭異雷電的持續,妖王之力愈發清晰起來,終于在一天前,他鎖定了目標。

    耿余收回視線,壓住內心起伏的情緒,帶上墨鏡,大步朝電梯走去。

    伸手,摁向上行鍵。

    指腹剛要觸碰到按鍵,忽而一陣甜香鉆入鼻中。

    下一秒,五臟六腑像是被清新的雨水沖洗了一遍似的,通體莫名的舒暢。

    耿余怔了一下。

    他周圍的靈氣,變稠了?

    這百年來,靈氣變得越來越稀薄,他體內的靈氣也越來越無法維持妖力的運轉,可就在剛剛,他竟然感覺到圍繞在自己周圍的靈氣突然之間充沛了好幾倍!

    !!!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妖王之氣?

    相傳妖王妖力無邊,不但妖術高強,且能惠及周邊眾妖,只要待在妖王身邊,保準神清氣爽、吃嘛嘛香,靈氣充沛得仿佛喝了十箱腦白金。

    他正胡思亂想著,眼前伸過一只胳膊。

    白瘦,纖細。

    瑩白的指尖趕在他之前,摁下了上行鍵。

    耿余感覺著體內涌動的靈氣,腦中冒出一個大膽的猜測。

    他緩緩轉過頭,看向這只手的主人。

    漂亮,干凈,五官精致到不可思議。

    肩膀又瘦又窄,白T運動褲,套在他身上空蕩蕩的。

    惹人憐愛。

    沒什么發型可言,蓬松的黑發就這么軟軟地搭在額前、耳邊。

    眼睛黑亮,眼尾一顆褐色的小痣,襯出幾分令人心悸的生動。

    耿余內心生出一股難以言喻的激動,隔著墨鏡,溫柔地注視著這個漂亮的男孩。

    此時,他只有一個篤定的念頭。

    妖王!

    ——賭一筐胡蘿卜,這個少年一定就是偉大的妖王!

    這懵懵懂懂不諳世事的樣子,一看就是剛覺醒的妖王幼崽嘛!

    天哪,崽崽剛剛眨眼睛了!好特么可愛!

    嗷嗷嗷實在是太叫人喜歡了!

    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妖王崽崽,丹田里吸收著崽崽周圍無比充沛的靈氣,耿余現在,幸福得有點想哭。

    所幸帶著墨鏡,完美遮住了眼底的淚光。

    但唇角卻不受控制地上揚成一個激動的弧度。

    宋硯是過來練習舞蹈的。

    前些天身體的異常讓他總在睡覺和吃飯間切換,根本沒精力好好練習舞蹈,今天起了個大早,準備好好補一下落下的部分。

    剛進總樓大廳,就碰到這個傻愣愣立在電梯門口的男生。

    宋硯看著他的手抖啊抖的,按了好半天都按不亮電梯,于是很貼心地幫他摁了下。

    下一秒,便見這人僵硬著身體,一點點轉過頭,咧開嘴,笑得相當……智障。

    還伴隨著不定時抽搐。

    仿佛下一秒,嘴角就會流出一根長長的晶瑩透亮的口水。

    宋硯用關愛弱智兒童的眼神委婉看了這人一眼。

    長得還挺好看的,可惜了。

    ……

    下午,練習生們都相當興奮,因為天王耿余馬上就要親臨現場指導他們!

    大家都沸騰了,和相熟的人小聲討論著。

    羅杰靈拳頭緊捏,振奮地揮了揮,咧開嘴:“yes!我馬上就要親眼見到耿余了哎!真沒想到啊,我竟然真的能見到他!有生之年啊!”

    宋硯也挺激動的,他小聲道:“對啊,好期待,不知道一會兒能要到簽名不。”

    雖然他自己并不認識耿余,但院長媽媽似乎很愛看各種明星,要是能拿到簽名送給她,她肯定會很開心的。

    “呵,真沒見識!”魏子陽跟班A那討厭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緊接著,跟班B開始例行捧哏:“算了,你以為誰都能和咱們子陽哥比?簽名算什么,子陽哥不僅和耿天王一家公司,之前還和出席過同一臺活動呢!”

    這話講得超大聲,生怕別人聽不到一樣。

    不出意外,在場眾人很給面子的:“哇!”

    這聲羨慕的感嘆聲很大程度取悅了魏子陽,他客氣地擺擺手,無奈地笑笑:“也沒有啦,只不過……耿哥確實還挺關照我們這些后輩的,呵呵呵。”

    跟班A趕緊的:“子陽哥,那是因為天王看中你,不然以天王的脾氣,換個啥本事都沒有的,他能這么另眼相看?”

    說完,不屑地看了宋硯一眼,意思很明顯。

    跟班B不甘示弱:“是啊,要不是為了照顧子陽哥,我們節目能請到他?用腳趾頭想想就知道咯!”

    雖然聽上去像吹牛比,但大家想了下,《愛豆集中營》能請到耿余原本就是匪夷所思的一件事,他們又不是不知道節目組有多窮……

    如果是給同公司優秀新人站臺,那就解釋得通了,而在場里面確實只有魏子陽和他一個公司。

    眾人應該都想到了這一點,于是現場發出了一聲更加真情實感的:“哇~!”

    “子陽哥流弊啊!”

    “子陽哥,以后紅了記得罩下兄弟啊!”

    “茍富貴!!”

    魏子陽被眾星捧月地圍在中間,笑著:“你們還有完沒完……沒那回事兒,別胡說啊……耿哥是我偶像。”

    說完,不動聲色地看了眼被孤立在一旁的宋硯,神色愉悅地彎了彎唇。

    羅杰靈被氣得臉漲得通紅,但卻無法反駁,只能憋著。

    這滋味,別提有多憋屈了。

    所幸,沒憋屈一會兒,便有工作人員過來提醒這群男孩子,耿余來了!

    兩臺攝像機有條不紊地就位。

    大家也立馬安靜下來,迅速回歸到自己的位置,激動地等待天王的到來。

    不多時,大門被吳斌導演推開,“男孩們,你們看誰來了!”

    “哇,是耿余老師!”

    “耿余老師!”

    “耿天王,我愛你!”

    男孩們的歡呼聲中,門口的男人緩步走入房間。

    打扮酷炫,鼻梁上架著一副超黑墨鏡,面上沒什么表情。

    舉手投足間,巨星范兒十足。

    酷斃了!

    然而,誰也不知道,這位酷蓋墨鏡掩蓋著的眼睛里,卻藏著深深的緊張與不安。

    他上午的表現,太差了!

    從現在起,一定要克制,再克制,千萬不能嚇著可愛的妖王崽崽!

    耿余一邊在心里給自己打氣,一邊朝練習生們,不,是朝著宋硯走去。

    魏子陽站在靠近門口的位置,看著耿余一句多余的話都沒有,直接面無表情地朝自己走來,一時間有些激動。

    雖然在其他人面前表現得跟耿余熟識的樣子,但事實上根本沒搭上過話,只遠遠看過幾次,可有句話是真的,耿余真的是他的偶像。

    看到偶像越來越近,魏子陽的心有點飄,忍不住想會不會真的是公司安排的……

    眼見耿余已經走到離自己不到一米的距離,魏子陽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身板,激動地深吸一口氣:“耿——”

    第一個字才剛說出口,卻見耿余腳步未停,直直地從自己身邊掠過去了。

    掠過去了……

    過去了……

    去了……

    只留給他一個逐漸遠去的背影。

    魏子陽:“……”

    心塞.JPG

    更讓他心塞的是,幾秒后,耿天王竟然越過中間無數的練習生,停在了一位瘦白漂亮的男孩面前。

    那個人是,宋硯。

    全場安靜了。

    一雙雙眼睛緊盯著耿余,以及他面前的練習生,宋硯。

    然后,大家聽到了宋硯的一聲小小的驚呼:“啊?你、你是耿余?!”

    害,這不是電梯外那智障嗎!

    練習生們:???

    靠!什么叫“你是耿余?”?

    天王啊,說得跟不認識他似的!

    吳導也臉色一變,這孩子,怎么說話的!

    他急得頭上冒了一層細汗,魏子陽卻差點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宋硯這小子完了!

    誰不知道耿余的臭脾氣!

    得罪了他,就等著涼涼吧。

    魏子陽伸長了脖子,一眨不眨地看著即將上演的好戲。

    不遠處,耿余似乎愣了下,而后慎重地摘下墨鏡。

    那雙原本囂張不羈的眼里,此刻卻帶著點點光亮,緊繃著的唇角也一點點揚起,聲音有點兒抖:“您……你知道我?”

    眾人:“……”

    魏子陽差點一屁股摔下去。

    ???這劇本不對啊!

    還有,天王這激動中帶著有點仰慕的語氣,是怎么回事?

    錯覺!

    這特么一定是錯覺!!

    -

    耿余并沒發現哪里不對。

    他覺得自己已經很克制了好嗎。

    堂堂妖王殿下,竟然知道他的賤名,真的是他家祖墳冒青煙兒了!

    回頭多買幾筐胡蘿卜,給各位兔爺爺兔奶奶燒去,感謝祖宗們保佑。

    導演組安排了飛行導師視察大家的舞蹈部分,男孩們都摩拳擦掌,想在天王面前好好表現一番,展示出自己最優秀的一面。

    壓腿的壓腿……

    活動筋骨的活動筋骨……

    羅杰靈一邊活動手腕,一邊關切道:“宋硯,你動作記熟了嗎?”

    宋硯前幾天一直吃了睡睡了吃的,這兩天才開始拼命練習,底子又特別差,臨時要在耿余面前表演,這讓他有點擔心。

    宋硯點頭:“記熟了。”

    羅杰靈笑:“差點忘了,你記動作挺快的。”

    ……就是跳得不好,咳咳。

    他是個話癆,沒等宋硯接話就自顧自地繼續道,“啊,馬上要在偶像面前跳舞了!我要死了要死了!又緊張又激動啊!我手心都出汗了!”

    耿余站在舞蹈室正中間,手指稍蜷,指尖剛好碰到微濕的手心。

    ——他的手也出汗了。

    一會能可以看到小妖王跳舞哎,能不出點汗?

    導演組安排練習生們跳的是《愛豆集中營》的主題曲,幾分鐘后,男孩子們按照隊形站好,音樂聲開始響起。

    吳導今天出了血本,同時是動用了三臺攝影機,一架對著練習生們,另外兩架全程對著耿余。

    他自己也津津有味地看了起來,只不過看到一半,吳導便開始捂眼睛。

    太垃圾了!

    大概是因為天王在一旁看著,這些練習生們很是緊張,現場狀況頻出,有記錯動作的、慢半拍的、搶拍的、齜牙咧嘴的,還有打別人手踩別人腳的……

    總之,非常不忍直視。

    吳導尷尬地看向耿余,哪想后者卻像是沒注意到這些狀況似的,只直直地盯著舞臺的某個方向。

    唇邊還掛著一絲寵溺(?)的笑。

    耿余還真沒注意到旁邊的小蝦小魚,他現在眼里只有被加了一百層濾鏡的小妖王。

    崽崽好可愛,那個屁屁扭得喲!

    萌死我了!

    眼神,這該死的眼神殺!

    不愧是妖王,太有魅力了!

    ……

    啊崽崽這么認真,應該跳得很累吧?

    休息!崽崽需要休息!

    于是,一曲完畢,練習生們立在原地不停喘氣,同時忐忑地等待著來自天王的毒辣點評。

    吳導甚至掩耳盜鈴地默默帶上耳機,假裝自己捂上了耳朵。

    沒想到,天王一開口便是一生溫和的:“很棒!大家辛苦了,休息一刻鐘。”

    眾人:“……”

    4分鐘的舞蹈而已,辛、辛苦嗎?

    宋硯倒確實有點累,為了趕進度,昨晚練習到凌晨3點,休息了兩三個小時,早上不到六點又開始練習。

    這份工作比工地上搬磚輕松太多了,聽說前景也不錯,他想在這一行好好干下去,至少淘汰后還能接到有臺詞的角色,或者廣告配角什么的。

    所以得加倍努力才行。

    練了一天,身體卻沒有太大的疲憊感,就是有點口渴。

    聽到耿余下令休息,他便和羅杰靈招呼了一聲,走到旁邊拿起之前喝剩的半瓶礦泉水,喝了兩口。

    喝著喝著,卻覺背后有一道熾熱的視線。

    宋硯回頭,看到耿余不知何時走到了自己身后,正直直地盯著自己。

    宋硯禮貌地沖他點頭:“耿老師好。”

    耿余眼睛亮了亮:“……你好。”

    然后是一陣沉默。

    宋硯不知道該說什么。

    想起自己上午竟然這位天王當成智障,他隱約有點點尷尬。

    索性仰頭喝水,喝完,一回頭:“……”

    很好,耿老師此刻不僅盯著他,還直勾勾地盯著他手里剛空的礦泉水瓶。

    耿余內心有點激動。

    這是,小妖王用過的瓶子!

    傳說,任何妖王用過的東西,都會殘存妖王的痕跡,若能得到妖王的饋贈,他們便能沐浴到妖王之氣的恩澤。

    如果,他有幸能得到崽崽喝過的礦泉水瓶……

    感受著耿余越來越熾熱的目光,宋硯到底忍不住了:“耿老師,請問有什么事嗎?”

    耿余糾結片刻,終于鼓起勇氣,顫抖著聲音道:“您……你能把這個瓶子給我嗎?”

    “啊?”

    耿余:“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幫你扔了吧!”

    宋硯:“?”

    耿余故作隨意:“害,反正我閑著也是閑著,你忙你的去吧,我幫你扔瓶子。”

    這話說得,好像有哪里不對?

    但一時半會兒的,宋硯也沒太反應過來。

    只“哦”了一聲,愣愣地把瓶子遞過去,眼睜睜地看著耿天王小心翼翼地伸出雙手,虔誠地接過他手里的空瓶子。

    ……那沒見過世面的小模樣,像極了第一次領到工資的自己。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