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硯也沒睡好,他一晚上都忙著應付各種……慰問。

    首當其沖的自然是羅杰靈。

    剛下節目,他手臂就懶懶架在宋硯細白的脖子上,瞇眼:“好啊宋硯,你瞞得我好苦啊!!我還真以為你是個廢鐵呢,結果你特么是個王者!”

    宋硯連忙擺著手手:“我不是,我沒有……”

    還沒反駁完呢,迎面走來的唐旭奕幽幽的:“看不出來啊,宋硯,深藏不露啊!”

    宋硯搖搖腦袋:“我不是……”

    “厲害厲害!”

    宋硯:“我不……”

    “高手啊硯哥!”

    宋硯:“我……”

    魏子陽正巧沉著臉從他身邊走過:“哼,算你狠!扮豬吃老虎是吧?等著瞧!”

    宋硯:“……”

    好的,他就是一個深藏不露扮豬吃老虎的王者高手。

    一旦接受了這種設定,連他都忍不住覺得自己好特么深的心機!

    一覺睡醒,終于沒人在他耳邊叨叨了,宋硯精神抖擻地沖去蹭飯。

    窗口里,早餐種類豐富。

    熱騰騰的肉包子、白花花的饅頭、煎得金黃的雞蛋、濃稠可口的蔬菜粥,還有阿姨親手做的牛肉醬……

    哇!!!

    宋硯正吸溜著口水,糾結自己到底吃十個肉包四個饅頭,還是八個肉包六個饅頭的時候,食堂阿姨從窗口伸出一個興奮的腦袋:“哎喲娃子!”

    ……把宋硯嚇了一跳,差點沒一個巴掌把她的頭按回去。

    食堂阿姨伸長了脖子:“你昨天表現可真不簡單啊!咋欻欻一下就辣么會跳了呢?深藏不露,深藏不露!”

    宋硯:“……”

    “來,看看吃點兒啥!”

    宋硯原本有點冒黑線,一聽這句話,瞬間來了精神:“阿姨,我要十個包子,六個饅頭!外加六個雞蛋!”

    說完,他覺得好像……貌似……有點太多了,不好意思地摸摸耳朵:“那個啥,咳、分開裝。”

    都怪昨晚沒吃飽飯,害得他今早特別想餓呢。

    只能假裝兩個人吃……

    沒想到,食堂阿姨倒是大咧咧的:“害,分開裝啥啊!”

    她意味深長地看他一眼,“你什么飯量我還不知道?”

    于是,不僅沒分開裝,還從柜子下頭拿了個巨大無比的……盆,貼心地裝了一大盆子包子饅頭,遞給他:“小心點。”

    聲音倒是溫柔得很。

    沒辦法,這孩子長得好看,性格軟乎乎的,誰見了都想好好疼著。

    ……

    等到吃得差不多了,羅杰靈才打著哈欠懶洋洋地進了餐廳。

    “阿姨,倆肉包,一碗粥。”羅杰靈笑嘻嘻地點好了餐,“看通知了沒?”

    宋硯把嘴里滿滿一口肉包子咽下去:“嗯?”

    羅杰靈:“剛發的,9點集合,聽說是新的飛行導師過來了。”

    他把早餐端過來,嘆口氣,“哎,耿天王就這么走了,我連簽名都沒來得及要到一張……”

    突然被提醒的宋硯:“……我也是。”

    明明想好要替院長小老太要一張簽名的,怎么就忘了呢!

    他還在內疚著,羅杰靈已經沒心沒肺地摸出手機,剛刷一會,突然驚喜地拉拉宋硯:“媽呀,快看微博!咱們節目上熱搜了!”

    其實也熱搜關鍵詞跟節目沒啥關系,就仨字兒——#耿余笑#

    但視頻內容卻是昨晚比賽時,耿余的動態截圖。

    笑得……十分的不耿余!

    粉絲集體高/潮:

    【承包我耿哥這個長達三秒的笑!太蘇了!】

    【活見久,真的,作為一個三年的老粉,不得不說是第一次看到耿哥笑得這么開心】

    【實不相瞞,哥哥在我床上的時候都是這么笑的】

    【樓上幾個菜啊,喝成這樣?】

    【……】

    羅杰靈看著評論陷入沉思。

    就一個笑而已,至于么??

    耿老師私下,其實還挺愛笑的啊……

    第一次見面,走到宋硯面前就開始笑。

    指導宋硯跳舞也笑,看宋硯喝水也笑……

    羅杰靈思考了一會兒,總覺得哪里有點不對。

    等等,宋……硯?

    宋硯吃得正香,冷不丁感覺一道犀利的視線掃到自己身上,他抬頭,茫然地看了羅杰靈一眼:“干嘛?”

    “咳咳,”羅杰靈收回視線,“沒干嘛,吃飯吃飯。”

    說著,咔嚓,就著微博熱搜截了個屏。

    依依不舍地看了眼截圖,“你不截一個?”

    宋硯從來都跟不上他的節奏,疑惑的:“截這個干嘛啊?”

    羅杰靈:“留個紀念唄,這估計是咱離熱搜最近的一次。耿天王是咱們的飛行導師哎!說出去多有面子啊,以后還可以給別人吹牛比呢!”

    宋硯:“……”

    -

    舞蹈室里,大家也都興致勃勃地討論著這個話題。

    “你們看熱搜沒?”

    “怎么沒看,咱們節目都播一個月了,總算蹭了個擦邊熱搜哈哈哈”

    “哎,只可惜啊,這期沒我耿天王了。”

    “這期飛行導師誰呀?”

    藝術指導拉著一張臉走進來,皺眉:“安靜!吵吵什么?飛行導師有什么好討論的?一個個的,還不趕緊練習!”

    這位指導姓費,說是負責平時選手們的藝術指導,但其實也沒指導個啥玩意兒,還時常罵罵咧咧,男孩們既煩他又怵他。

    偏生有個不怕死的,硬著頭皮辯駁:“費指導,咱也是好奇嘛!上期是耿天王……”

    費指導陰陽怪氣的:“喲,怎么?還奢望來個耿天王那樣的巨星啊?做夢吧你們!看看你們這樣,配嗎,啊?能來個108線就不錯了,呵!”

    他正罵得起勁兒,卻覺空氣突然變得……安靜?

    這群男孩一個個地瞪大了小眼睛,看著自己。

    費指導冷笑一聲:“什么表情?見鬼了?”

    回答他的是一陣窒息的沉默。

    沉默之后,終于有人緩慢地抬起手,指了指他身后:“不是,費指導,那啥、108線……來了。”

    費指導翻了個白眼。

    來了就來了唄,有什么大驚小怪的!

    他擰著眉回過頭,然后就……僵在了原地。

    門口立了個高大挺拔的男人,一身普通的T恤休閑褲,卻氣勢不凡。

    逆著光,臉陷在陰影里。

    但那張在大熒幕里看過無數回的英俊臉龐,費指導就算瞎了也能認得出!

    這特么是喻、喻應簡???

    喻應簡啊!

    鬼的個108線!

    華國最年輕和最具商業價值的雙料影帝!

    第一個累計票房過百億的演員!

    無數圈內人心中的白月光男神!

    現在……站在他的面前!

    費指導到底是老油條,只愣了片刻,便趕緊迎上前去。

    原本兇巴巴的臉上擠出了一堆老褶子,點頭哈腰的:“哎喲,喻影帝,什么風把您給吹來了!您這是?”

    要說是飛行導師,費指導是不信的。

    節目組有多窮,他可太清楚了!

    能請到一次耿天王已經意外至極,怎么可能還能請得到喻影帝?

    兩幅面孔的費指導眼巴巴地瞅著喻應簡,舞蹈室眾人也屏氣凝神看著他。

    喻應簡從逆光中走來,從這么練習生中一一掃過,在一個瘦白的少年處停留片刻,深邃的眼神一點點柔軟下來。

    他的目光定定地落在少年身上,微微一笑:“大家好,我是本期飛行導師,喻應簡。”

    此話一出,一片不敢置信的驚呼聲。

    “天哪,我沒聽錯吧!喻影帝!!真的是我們的飛行導師!”

    “窒息了!我從小愛到大的男人!”

    宋硯也差點叫出聲,不是被嚇的,而是被……掐的。

    羅杰靈傻愣愣地看著喻應簡喻影帝,嘴巴再次張成了o字型,忍不住地喃喃:“臥槽臥槽!!喻影帝啊!!怎么會來我們這個小破地方!!天哪,還真是咱們的飛行導師!我特么怎么覺得這個世界有點玄幻了!”

    他用力地掐住宋硯:“痛嗎?”

    宋硯連忙點點腦袋:“劇痛!”所以你趕緊放手啊兄弟!

    羅杰靈呆呆的:“……那證明我沒做夢啊。”

    宋硯小腦袋上蹦出一個:“?”

    邏輯鬼才啊!!

    他捏起小拳拳,咬牙:“那我掐你一下試試?”

    羅杰靈嚇了一跳。

    宋硯這家伙看著文弱白凈,力氣可大得很,上次徒手捏碎兩顆硬皮核桃的事,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搞得他那兩天經過宋硯時,都會下意識捂緊蛋蛋……

    生怕自己那啥被一把捏碎。

    羅杰靈趕緊求饒:“別別別,爸爸饒命!”

    打鬧完,又回到喻影帝身上,羅杰靈兩眼汪汪地再次感嘆,“看到沒,我都要哭了,我臥室現在都還掛著喻影帝的海報呢!”

    宋硯想了想:“我記得耿老師來的時候,你也這么說來著。”

    羅杰靈:“……”

    大家正各自激動著,就看到喻影帝從容朝眾人走來,伸出一只手:“你好。”

    那男孩顫抖著雙手,握住喻影帝的手:“您好!”

    喻應簡微笑:“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紅著臉,大聲:“我叫安一橦!”

    接下來,喻應簡笑著挨個和每個男孩握手,禮貌地問大家的姓名。

    男孩子們這會兒真的要激動哭了。

    喻影帝也太平易近人了吧!

    不愧是所有人的男神啊嗚嗚嗚!

    此刻,某位平易近人的男神慢慢走向下一個男孩。

    他在男孩面前站定,面上依舊帶著淡笑,暗中卻深吸一口氣,伸出大手:“你好。”

    宋硯握住他的手,乖巧的:“您好,喻老師。”

    咦,喻老師的手,有點抖哇?

    喻應簡壓制住想要喜極而泣的沖動,小心問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宋硯。”

    喻應簡放輕了聲音:“哪個yan?是身輕如燕的燕,還是青年才彥的彥?要不,寫給我看一看。”

    宋硯:“?”

    喻影帝……這么認真的嗎?

    剛想著,對方的手已經迫不及待地伸到了他面前。

    -

    費指導現在都還是懵的,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該哭還是該笑了……

    完了完了,喻影帝竟然真的是飛行導師。

    但愿自己之前那番話沒被他聽到……

    管他的,現在當務之急,是趕緊上去巴結啊!

    費指導趕緊湊上去:“喻影帝,您渴不渴,我給您倒茶……喻老師,您累了吧,要不要休息會兒……喻老師……”

    然而,被眾人包圍的喻影帝根本沒聽到他的巴結,只淡笑著,目光灼灼地看向他身邊的少年。

    費指導一愣,這孩子叫什么來著。

    宋……宋硯?

    剛想起來名字,手機卻響了起來。

    他一看,立馬走出鬧哄哄的舞蹈室,邊堆出一個諂媚的笑便接起電話:“喂,耿老師?”

    電話那頭的耿余不爽地皺著眉:“怎么回事?今天的節目流程怎么還沒發給我?”

    “啊?”費指導一臉懵逼,“昨天最后一天的流程已經給您了啊!”

    耿余:“什么最后一天?我不是飛行導師嗎!怎么就最后一天了?”

    費指導擦擦汗:“這個,飛行導師的合約就只、只有一周。”

    耿余:“那還不簡單,合同在哪兒,我再簽一周就行了。”

    費指導結結巴巴道:“啊?可是,我們這期已、已經簽了新的飛行導師了。”

    耿余無所謂的:“退了,違約金我來出。”

    費指導:“退、退不了啊!”

    誰敢腿喻影帝啊!瘋球了邁?

    耿余眉毛一擰,怒道:“什么叫退不了!我就不信了,難道來了個比我還紅的人?呵!”

    費指導這會兒汗如雨下,他欲哭無淚的:“耿老師,這個、這個還真不好說啊!”

    一個一線影帝,一個頂流天王,要是比誰更紅,放網上去都得炒個天翻地覆,攪翻半個娛樂圈。

    他一個破節目的小指導,能怎么說?

    耿余臉色一變:“你在哪?站著別動!我倒要看看哪個不長眼的,敢搶我的東西!”

    ……

    掛了電話,費指導終于回過神來。

    剛剛發生了什么???

    耿天王和喻影帝……兩個在圈里跺跺腳都得震三震的任務,在搶他們這個破節目飛行導師的位置???

    他愣愣地立在門口,沒過一會兒,就看到一個狂霸酷炫的耿老師一陣風似的跑過來,擰著兩道濃眉,兇巴巴地推開舞蹈室的門。

    一推開門,耿余的臉就更黑了。

    屋內,一片歡聲笑語。

    眾多男孩包圍住的男人,看上去衣冠楚楚、風度翩翩,但他的手!

    他的手,竟然放肆地伸到了妖王崽崽的面前!

    下一秒,妖王崽崽伸出一身白晃晃的指頭,一筆一劃地在他手心寫了個字!

    喻應簡低頭看著認真寫字的妖王崽崽,內心一片柔軟,一時間沒忍住,目光中流露出淡淡的滿足與癡迷。

    好的,這只手!

    他一個星期都不會再洗了!

    正蕩漾著,突然察覺到一道很不友好的視線。

    喻應簡緩緩回過頭,恰對上一道黑沉的目光。

    他微微一笑,對著可愛的妖王崽崽:“抱歉,我沒看清楚。能再寫一遍嗎?”

    耿余:“…………”媽的!!!!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