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風落,少年衣擺被掀起又輕輕蓋下。

    毫無痕跡。

    兩秒后,陸臻收回視線,幾根指頭勾起一旁的手機,點開度娘,輸入幾個關鍵詞。

    而后,頁面上彈出來許多奇奇怪怪的圖片。

    各式各樣的尾巴。

    長的、短的、黑的、白的,甚至還有粉色的……

    有的看起來十分逼真,但無一例外,尾巴根部都連接著一小截金屬塞。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佩戴在人身上的圖片。

    有女孩子,也有男孩。

    照片露骨,再配上一些令人面紅耳赤的文字:

    【入手的第二根尾巴,老公愛死我這個樣子了,每次都弄得死去活來】

    【喜歡[害羞],男孩子戴上沒有任何違和感,好性感的哦~忍不住多拍了幾張呢】

    【……】

    劃到最后,陸臻看到了這樣一段文字:

    【今天戴出去玩了,感覺有點怪怪的,但又很刺激,就是坐著吃飯的時候,有點不舒服,老想去弄它,還好沒人發現嘻嘻……順便,有1嗎?[瘋狂暗示]】

    陸臻:“……”

    下面還真有幾個回復他的,這人又說了幾句調情的騷話,在下面樓層放出了幾張戴著尾巴的性感圖片。

    陸臻看著圖片,腦子里浮現出的卻是另一根短短的,雪白雪白的尾巴。

    毛毛蓬松又順滑。

    比圖片里所有的尾巴都好看太多。

    就那么一小截,從少年的褲腰鉆出,貼在那一截細白的腰身上,隨著他的呼吸顫動。

    旁邊還有兩個深凹的腰窩,拇指剛好能掐住。

    他抬頭,看向宋硯,目光在他腰上隱隱轉了一圈。

    眸色幽深。

    宋硯沒搶到單,心情有點小復雜,回頭一看,陸臻正盯著自己。

    眼神略……奇怪。

    宋硯想了下,他該不會看自己吃這么多,后悔請他了吧。

    “咳,”宋硯良心難安,“要不,我把錢轉給你吧。”

    對面的男人,沒什么反應。

    宋硯提高了一點音量:“多少錢啊?”

    對面男人突然回過神,卻時把手機屏幕往桌上一扣,聲音帶了點啞:“不用。”

    陸臻開口,才發現喉嚨干得要命,他端起水杯,仰頭。

    水直往嘴里猛灌。

    喝到一半才發現不太對勁。

    陸臻從小便食欲不振,但不知道為什么,他總覺得這杯水特別甘甜可口,仿佛是是無上的美味,叫人食欲大開。

    而后,便聽一個弱弱的聲音:“那個,你拿錯杯子了……”

    陸臻抬眼,隔著透明的玻璃杯,少年精致的臉上多了一層朦朧的水霧,更顯膚白唇紅。

    膚白唇紅的少年看著他,繼續弱弱的:“……這個杯子是我的。”

    陸臻:“……”更渴了。

    ……

    吃完飯走的時候,宋硯還在糾結自己吃了別人這么多錢這件事,走的時候,順手把外套拿手里,卻見陸臻腳步頓了頓。

    陸臻隱晦地看了他身后一眼:“外套穿上。”

    宋硯笑了下:“剛吃完有點熱。”

    陸臻:“穿上。”

    嗓音是淡的,卻不容反駁。

    宋硯:“QAQ”

    “哦。”

    看他乖巧穿上外套,遮住腰后的那團小東西,陸臻的神色緩和了許多,依舊不放心地提醒:“回家前,別脫。”

    說罷,抬腳往門口走。

    大廳里,靠著過道的兩個女生正笑嘻嘻地聊著八卦:“現在的男生都好騷的哈哈哈,一個個的,看上去一本正經,真騷起來哦,都沒我們女生什么事兒的……”

    剛好從她們旁邊經過的陸臻:“……”

    他下意識側過頭,瞟一眼某個看上去一本正經實則騷爆的男生,伸手,松了松領帶。

    宋硯說得沒錯,的確很熱。

    又燥又熱。

    -

    “啊!”浴室里傳來一個小小的驚呼聲,隔著門板傳進宿舍。

    羅杰靈正翹著腿兒,和唐旭奕一起美滋滋地分享幾個小粉絲的彩虹屁。

    聽到動靜回過頭,“怎么了?”

    浴室里沉默了數秒,而后是宋硯微微發顫的嗓音:“沒什么。”

    羅杰靈覺得有些不對勁,丟下牌,走過去看了眼:“沒事吧?”

    宋硯把門壓得死死的:“沒、沒事。”

    沒事……才怪!

    宋硯驚恐地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眼睛緩緩移到屁屁中間翹著的尾巴上……

    他他他長……尾巴了????

    宋硯伸出顫抖的手,哆哆嗦嗦的放到尾巴尖上,又跟觸電似的,飛快彈開。

    媽呀!

    真的是尾巴!

    還是溫溫熱的!

    大概是他太過驚恐,尾巴上的毛還一根一根地炸開了。

    宋硯呆愣愣地看著炸毛的自己,過了好半天,終于鼓起勇氣,伸手,抓住那根毛茸茸的不足一個巴掌長的小尾巴。

    用力一扯。

    “哎喲!”痛的。

    門外又想起羅杰靈的聲音:“宋硯?”

    宋硯強自鎮定的:“沒事啦,就是腳滑了一下,你忙你的去……”

    應付好了羅杰靈,宋硯蹲在馬桶蓋上開始懷疑人生。

    完了,他是生什么怪病了嗎?

    為什么突然多了根尾巴!!

    會死人嗎?

    如果他死了該怎么辦,葬哪兒啊?

    他攢下的錢夠、夠買墓地嗎?

    嗚嗚嗚嗚嗚……

    宋硯亂七八糟想了一大堆,越想越膽顫心驚。

    最后,終于想起來一個好東西,度娘!

    捧著手機,控制住顫抖的雙手,戳下幾個字,然后頁面上彈出來一些亂七八糟的尾巴……

    咦?不是這個!

    他又換了一些關鍵詞。

    #人長尾巴了怎么辦#

    #突然長出長長的毛怎么辦#

    他研究了半天,通過各種案例分析,逐字逐句閱讀各種專家的長篇大論,最終得出一個結論——返祖現象!

    他這個,是病,得治!

    還好,看網上說的,好像不至于死人。

    但是……也得去看醫生啊。

    明天!

    明天就去醫院!

    可是……

    宋硯開始糾結了……

    他現在也是有粉絲的人吶,如果明天去醫院,被爆出來怎么辦?

    ——驚天大料!新人宋硯鬼鬼祟祟前往醫院,竟因長了條尾巴!——

    長尾巴的藝人,節目組會要嗎?

    顯然不會!

    到時候工作沒了,也沒人找他演戲,按照他一頓五碗飯的食量,說不定真要被活活餓死!

    宋硯正想著,突然手機彈出一則娛樂新聞推送:【昔日當紅明星XX,被曝出丑聞后,竟面黃肌瘦、流落街頭】

    配圖上的人面黃肌瘦,頂著一身犀利哥的流浪漢造型,雙眼呆滯地看著鏡頭,看上去十分凄慘。

    宋硯看著看著,這個流浪漢就變成了自己。

    ……

    不行!

    絕對不行!

    宋硯擦了擦額前的冷汗,卻聽門外響起一陣腳步聲,隨后傳來羅杰靈的聲音:“宋硯,你好了沒?”

    “啊,沒……”

    羅杰靈:“這都多久了,還沒洗好?在干嘛呢?擼了一發?”

    宋硯:“……”

    他權衡了一下利弊,羞辱地閉上眼,風輕云淡道:“一發哪夠啊,我準備再來兩發。”

    羅杰靈張大了嘴:“厲、厲害!”

    門外總算是消停了。

    宋硯一個人默默躲在浴室,繼續思考人生。

    不過,他也只思考了十分鐘而已……

    十分鐘后,羅杰靈又跑過來了:“完了沒?”

    二十分鐘后,“好了沒?”

    三十分鐘后,“還……”

    剛開口,就聽浴室門砰一聲打開,宋硯黑著一張小臉從里面走出來。

    不知道為什么,羅杰靈總覺得他的屁屁……夾得有點緊。

    走路的姿勢,也有點怪。

    宋硯捂緊了屁股蛋兒,緊張兮兮地眨了眨眼:“你、你看什么!”

    羅杰靈正準備說話,卻聽唐旭奕:“宋硯出來了沒啊?”

    他趕緊:“出來了。”

    唐旭奕:“行,那快來吧。”

    宋硯還處于悲傷中,沒反應過來:“干嘛?”

    羅杰靈已經旋風一樣跑過去了,奇怪地看他一眼:“斗地主啊!剛不是說好了嗎,洗完澡就出來斗地主。”

    宋硯緊緊夾著尾巴:“你們玩吧,我先睡覺了。”

    羅杰靈、唐旭奕默默看他一眼:“……我們兩個人,怎么玩?”

    宋硯:“……”

    他剛才的確答應了兩人玩會斗地主,倆人也等他這么長時間了,于情于理都推不了。

    況且,一個人躺床上難免胡思亂想,宋硯索性打起精神應承下來。

    剛坐下,就聽羅杰靈興致勃勃的:“來來來!老規矩,輸了脫褲子。”

    脫?褲?子?

    宋硯頓時頭皮一麻,蹭一下跳起來,瘋狂擺手手:“不、不了吧!!”

    唐旭奕起身,一把把他按下去:“不什么不,快來!”

    宋硯拼死掙扎,捂緊小屁屁:“不來!”

    羅杰靈和唐旭奕兩人對視一眼,邪惡地搓起手手:“不來是吧,那行,咱們直接脫吧!”

    宋硯:“!!!”

    他沉默了會兒,“那……你們等我兩分鐘。”

    兩分鐘后,羅杰靈看著去而復返的宋硯,在他兩條腿上打量了兩眼,也沉默了一會兒:“你這腿,怎么突然變粗了?”

    “哪有!”宋硯強自鎮定,“還打不打牌啦!”

    “打!”

    很不幸,第一局宋硯就和羅杰靈一起輸了。

    唐旭奕哈哈大笑:“快脫!”

    羅杰靈低罵了聲,解下皮帶,褲子一脫,穿著一條大褲衩大搖大擺地往那兒一坐,對著宋硯:“該你了!”

    在兩人的監督下,宋硯緩緩起身,慢吞吞地脫下一條褲子,露出……藏在里面的另外一條褲子。

    羅杰靈:“……”

    唐旭奕:“……”

    羅杰靈不敢置信:“就一條褲子而已,有必要這么謹慎嗎??”

    吐槽完,他總覺得還有哪里不對……

    暗中觀察片刻,他發現了一個問題。

    宋硯的腿,依!舊!很!粗!

    趁著宋硯不備,羅杰靈伸手,掀起他衣擺一看,呆住了。

    一二三四五六七……

    宋硯的腰間,層層疊疊,足足裹了七條褲子!!

    赤橙紅綠青藍紫……各種sai的。

    應有盡有。

    羅杰靈、唐旭奕:“……告辭。”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