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硯一個晚上都沒怎么睡好,各種噩夢不斷亂入。

    一會兒是他的尾巴越長越長,他只好把長長的尾巴盤在腰上,一圈又一圈。

    一會兒,又夢到自己身邊圍了一圈人,對著他的尾巴指指點點,魏子陽還提議把他上交給動物園……

    最后一個場景是弱小無助的他被關在籠子里,可憐巴巴地望著外面。

    魏子陽拿著大喇叭吆喝:“快來看了啊,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當紅小鮮肉長尾巴了啊!門票兩塊,摸尾巴兩塊,通通只要兩塊錢!”

    他的好兄弟羅杰靈一邊斗地主,一邊收門票錢,回頭還不忘笑嘻嘻的:“快,脫褲子!”

    ……

    宋硯被嚇醒了!

    黑暗里,他哆嗦著手手,往屁屁后面一探,松了口氣。

    呼,還好沒長長。

    還是短短的一小條,直直地立在屁屁后,蓬松又雪白的毛毛一根一根地炸開,在被窩中抖了兩抖。

    宋硯心里慌得一批,不過他太困了,手里拽著著短小的尾巴尖,迷迷糊糊又睡過去了。

    這回大概沒做夢,幾乎炸成刺猬的小尾巴一點點地放松下來。

    宋硯翻了個身,小尾巴跟著歪到屁股蛋兒上,無意識地卷了卷,柔順的尾巴毛貼在細膩的皮膚上,隨著他的呼吸,微微起伏。

    上半夜沒睡好,下半夜倒睡得挺香,一覺就到了天亮。

    宋硯睡眼惺忪地打了個哈欠,然后打起精神麻溜爬下床,開始洗刷刷。

    洗到一半,羅杰靈拿著個盆子走過來,“早啊。”

    邊打招呼,盆子不小心蹭到了他的屁/股。

    屁……股……

    宋硯猛一下想起什么,觸電似的一下子跳了起來,下意識伸出手手,捂住屁屁。

    完了完了!

    他忘了尾巴這回事了!

    該不會被羅杰靈發現了吧!

    捂著捂著,覺得不對勁了……

    他不敢置信地眨巴著眼,兩只手飛快地四處摁了摁。

    咦,尾尾尾、尾巴呢!!

    羅杰靈奇怪地盯他一眼:“怎么了你,一大早起來就奇奇怪怪的。”

    宋硯根本沒理他,只慌張地沖向衛生間,砰一下關上門,褲子一脫。

    小心翼翼地對著鏡子,撅起屁屁……

    天哪!

    他的尾巴!不見了!!!

    鏡子里的屁屁又白又嫩又光滑,尾骨線條自然漂亮,才沒有什么小尾巴呢!

    所以,昨、昨天是他的幻覺??

    宋硯不敢相信,再一次認認真真摸了一遍,又仔仔細細觀察了許久……

    講真,他活了十八年,這也是他第一次這么嚴肅地審視自己的……屁屁,還差點兒把脖子給扭斷了。

    終于得出一個叫人欣喜若狂的結論!

    啊啊啊啊啊!

    小尾巴真的沒有啦!

    媽媽呀,他終于正常了!

    嗚嗚嗚……

    宋硯在廁所里激動地轉了好幾個圈圈,然后開開心心跑去吃早飯了。

    城市另一頭的杜明凱比他還要激動。

    修為!

    他的修為!竟然增長了!

    杜明凱原本只是一顆長在山間的小蘑菇,沒門沒派的,連個祖宗都沒有,修煉起來比動物修煉成精的大妖們艱難許多。

    這些年來,靈氣日益匱乏,他天資不高,被卡在一個小瓶頸十年了,都沒有一點進步。

    哪曾想,今天早上,他竟然感覺到停滯不前多年的修為,竟然猛一下增長了一大截,隱隱是要突破的前兆!

    杜明凱的心跳得飛快。

    他回憶了一下昨天自己周圍突然成倍增長的靈氣,忍不住大膽猜測了一番,難道靈氣要復蘇了?

    他趕緊登陸妖說APP,飛快地發了一個帖子。

    【各位,你們有沒有感覺到昨天上午10點到下午5點,周圍靈氣增長了幾倍?大膽猜測,靈氣要復蘇了!】

    早上,正是小妖們修煉的好時機,這會兒流量不高,不過他這個標題倒是很快就吸引了幾個回帖:

    1L:【靈氣增長幾倍?真的假的?】

    2L:【同沒感覺到,懷疑LZ騙流量!】

    3L:【靈氣復蘇?呵呵,做夢呢吧。】

    杜明凱:???

    他扯了扯嘴皮:【呵,我就不信你們真沒感覺到!】

    見他還在忽悠,妖們忍無可忍,紛紛:【滾!】

    杜明凱:“……”

    不對啊!

    昨天那段時間的靈氣是真的很充沛啊!

    全身都無比舒爽,連毛孔都忍不住想要張開,去盡情呼吸一番。

    多么卓越的體驗啊!

    難道真的就他一只妖感覺到了?

    他昨天……都干了些什么?

    平時,吃飯睡覺拍廣告……

    昨天,依舊吃飯睡覺拍廣告……

    沒啥不同啊!

    杜明凱想破腦袋都沒想到原因,索性沒再糾結,結果,幾天后,他懷揣著比上次還要激動百倍的心情,顫抖著雙手,再次登上妖說論壇上,發了一個主題帖:【我突破了啊啊啊啊啊!因為我吃了一勺牛肉醬!!】

    帖子內容十分吸引眼球:

    各位妖友!我又來了!

    前幾天在下發的帖子,大家還記得嗎?

    是的,我的確感覺到了濃郁的靈氣,并且今天這種感覺再一次出現了。

    我懷疑和一個神奇的少年有關,那是一個漂亮可愛的男孩,他的皮膚白得發光,他的五官精致得像遺落凡間的仙子,他的睫毛……(此處省略1000字啰里吧嗦的彩虹屁),總之,只要在他身邊,靈氣便變得無比濃郁。

    好了,重點來了!

    這個可愛得簡直不像人類的男孩子給我吃了一勺牛肉醬!

    當然,這勺牛肉醬無比美味,比我這輩子吃過的所有食物都美味太多!

    可是,你們知道發生了什么嗎?

    我的瓶頸突破了!

    折磨我十年的修煉瓶頸,就這么輕松突破了!

    !!!

    ……

    杜明凱現在非常激動,他沒有開玩笑,上次的拍攝因為魏子陽而中斷,不得不換人重新拍攝。

    他這人沒什么耐心,若是平時遇到這種返工的情況,肯定火冒三丈,可這次不知道為什么,一想到重新拍攝便能見到那名叫宋硯的孩子,他不但沒有半點不耐,反而非常期待。

    然而,一拍攝就不得了了。

    他震驚地發現,周圍的靈氣又莫名其妙地多了好幾倍!

    更不得了的是,中午宋硯看他眼饞,給他分了一勺自己帶的牛肉醬,然后……他就突破了!!

    這特么的,簡直聞所未聞的神奇!

    帖子剛發出去,便陸續有妖怪回復,這回他描述得有理有據,雖依舊有很多妖并不相信,但也有少數幾個將信將疑。

    杜明凱挑了一層,洋洋灑灑地打了一大篇(其中90%都是可以省略的彩虹屁),剛要點擊發送,結果彈出來一個警告頁面。

    管理員3:【系統接到匿名舉報,您發表了一條虛假言論,您的賬號已經被封,7天后解封。】

    杜明凱:“……”

    “靠!誰特么這么不要臉,竟然舉報我!!”

    ……

    緊鎖的房間里。

    不要臉的喻應簡嚴肅地盯著自己的手機,看到系統提示后,明顯松了口氣:“舉報成功了。”

    耿余氣呼呼的:“我靠,好險!這家伙差點就把崽崽給暴露了!還好咱倆眼疾手快,看這帖子不對勁,馬上點了舉報!”

    喻應簡臉色依舊沉沉:“還不夠,你看這樓的走向,有幾只小妖已經開始往這方面猜了。”

    耿余頓時又緊張起來:“那怎么辦!”

    喻應簡沉著應對:“注冊小號,帶節奏。”

    耿余嘆氣:“不愧是老狐貍啊!太不要臉了!”

    喻應簡呵呵:“彼此彼此。”

    于是,在兩個不要臉的大妖水軍的努力下,帖子最后的走向變成了這樣:

    【又一個被瓶頸逼瘋的,太可憐了】

    【樓上這么真情實感的嗎?忽悠貼罷了,誰信誰是煞筆】

    【月經貼了,每個月都有這種無聊的妖發這種無聊的帖子,逗我們玩兒呢?有這時間不如回家多打會兒坐好嗎!一看就是撲街妖!】

    【樓上還有幾個真信的哈哈哈哈哈,笑死本妖妖了,勸你們修煉什么的先放一邊吧,趕緊提高智商才是當務之急】

    【……】

    解決完一場危機,兩人都松了口氣。

    喻應簡已經推測到了一些信息:“應該是那個小蘑菇精。”

    耿余:“有毒吧他!”

    好吧,確實有毒。

    喻應簡沉著臉:“咱們以后得更加謹慎,隨時緊盯各種動向,以免太多小妖知道后一窩蜂跑來,嚇壞了殿下。”

    耿余一貫囂張的神色斂了斂,他肅色道:“對,咱們一定得在崽崽化形前守住這個秘密!”

    末了,他開始星星眼,“也不知道崽崽的本體是什么樣子的,一定超可愛!”

    喻應簡聞言也是淡笑了下,低聲:“嗯,還差一年。”

    聲音中竟帶著同樣的期待。

    殿下的本體……會是什么樣子呢?

    古訓上雖然有記載,但若是有幸能親眼看到,那便是修煉幾輩子也修不來的福分吶。

    兩妖安靜地腦補了一會兒,嘴角不約而同地掛上了溫柔(癡漢)的笑容。

    癡漢之余,耿余突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他咽了咽口水:“說起來,這個小樹妖說的牛肉醬,你……嘗過嗎?”

    -

    沒有尾巴的宋硯,心情好到爆炸!

    為了慶祝康復,他還斥巨資買了一斤牛肉,跑到廚房里搗鼓半天,親手做了一罐牛肉醬,準備犒勞一下死里逃生的自己。

    雖然他手藝到底差了點,不如院長奶奶做得好吃,但還是很美味的!

    大概是饞了太久,宋硯這幾天頓頓都把它待在身邊,連拍廣告都揣包包里,飯點一到他便舀了一勺,拌在飯里,別提有多香了。

    香到杜導演都舔著老臉,跑過來小心翼翼問他能不能嘗一小勺呢!

    食堂里。

    羅杰靈坐在椅子上,看著對面用牛肉醬拌著飯,吃得巨香的宋硯,又想起中午杜導演吃到牛肉醬時,活像被打通任督二脈的小表情,將信將疑的:“有這么好吃?”

    宋硯嘴里包著一大口飯,沒空回他,只重重地點了點腦袋。

    嗯嗯,好吃!

    而且吧,沒了尾巴他心情好。

    心情一好,就覺得更好吃了!

    羅杰靈成功被勾起了興趣:“給我嘗嘗。”

    宋硯看了眼只剩小半罐的牛肉醬,忍著心痛,給他舀了一大勺。

    盡管摳門兒,但對兄弟,他還是很大方的。

    羅杰靈學他那樣,拌在飯里,吃了兩口。

    宋硯一臉期待:“味道怎么樣?是不是巨好吃!”

    羅杰靈:“……不錯。”

    不錯是真的不錯……

    挺下飯的。

    但是!

    杜導演那一口下去簡直要升天的表情,羅杰靈是真心搞不懂。

    正想著,就見耿天王和喻影帝兩人一人端了個飯盒,朝這邊移動過來。

    在場學員趕緊起身打招呼。

    喻影帝笑著:“坐坐坐。”

    說完,便和耿余一起,在宋硯旁邊落座。

    兩人一左一右,將宋硯……夾在中間。

    期待的眼神,落到了桌子上的……牛肉醬上?

    宋硯被盯得有點不知所措,順著兩人的視線望過去,琢磨了一小會兒,“唔,老師要吃牛肉醬嗎?”

    耿余眼睛一亮,顫抖著嘴皮兒:“可以嗎?”

    剛說完,便被喻應簡狠狠踩了一腳。

    喻應簡警告地看他一眼,微笑:“嘗嘗也無妨。”

    耿余捂住可憐的兔jiojio,擠出一個矜持的笑:“對,多嘗點也無妨……”

    宋硯:“……”

    宋硯這個人吧,從小就特別護食,特別是牛肉還這么貴。

    他看一眼快要見底的牛肉醬,眼底透出一丟丟的舍不得。

    但很快又暗自呸呸兩聲,深深唾棄起自己。

    耿老師和喻老師對他這么好!

    每天都努力教他唱歌跳舞臺風眼神啥的!

    怎么可以連一勺牛肉醬都舍不得!

    唾棄完,宋硯抓起旁邊的小勺子,挖了滿一勺醬醬,默了兩秒,然后……小手手暗戳戳地抖了兩抖。

    影帝天王眼睜睜看著一大勺牛肉醬,被抖成了一小勺。

    心痛之余,趕緊乖巧地把自己的飯盒送上去,無比虔誠地迎接妖王殿下的賞賜。

    ……

    羅杰靈坐在二人對面。

    他看著兩位高高在上的男神小心翼翼地接過牛肉醬,迫不及待地抄起筷子扒拉進嘴里,并在同一時間露出了快要升天的表情。

    羅杰靈:“…………”

    這特么有這——么好吃???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