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辦公室里。

    魏子陽不敢置信地提高了音量:“要我退賽?為什么?”

    吳導還沒說話,就聽一旁懶坐著的耿余冷笑一聲:“為什么?呵,你心里沒點兒逼數?”

    魏子陽勉力勾起一個難看的笑:“耿老師,您說什么呢,我怎么聽不懂?”

    喻應簡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聲音卻是冷的:“往隊友身上潑臟水,花錢買熱搜黑隊友,盜取節目組原片……玩得挺溜。”

    魏子陽剛開口想要辯駁,卻見喻應簡伸出食指,輕放在唇邊:“噓。”

    “別解釋,沒用。”他道。

    嗓子里冒著涼涼的寒氣。

    魏子陽臉色一變再變,他握緊了雙拳,手上青筋畢露。

    但對面坐的是影帝天王,他不敢吱聲,只好咬緊了牙關。

    等到從辦公室出來,從前跟他關系不錯的幾人趕緊圍了過來。

    臉上帶著看似關心實則好奇的神色:“怎么了?為什么要你退賽啊!”

    魏子陽緊握的雙拳再次收緊了些,片刻卻又緩慢松開,擠出一個笑:“胡說什么,是我自己要退賽的。”

    “啊?”

    魏子陽的笑容自然了許多:“哦,忘記跟你們說了。《靈石情緣》導演邀請我出演男二號,時間應該有沖突,所以沒辦法咯。”

    眾人驚呼:“哇!”

    《靈石情緣》他們有聽說過,雖然是一部網絡劇,但是能出演男二號,對他們這群新人而言,簡直是一個天大的機會。

    “子陽哥,要紅了要紅了!”

    “以后有什么角色別忘了兄弟我啊!”

    “……”

    魏子陽聽著周圍人的吹捧,心里終于好受了些。

    這個網劇可是知名IP改編的,還好他抓住了趙總這條大魚,不然這種好事怎么也輪不到他。

    等劇紅了,他自然水漲船高,再哄幾個資源,到時候……

    還不是把宋硯踩在腳底下!

    剛想著,便見走廊的盡頭,兩個男孩肩并著肩朝這邊走來。

    羅杰靈咋呼的聲音清晰地傳來:

    “你說誰這么缺德呢,竟然黑你作假?那熱搜,一看就是買的!”

    “哈哈哈不過這反轉他肯定沒想到!”

    “網友們現在一邊兒倒夸你呢,宋姓小伙勇斗劫匪哈哈哈哈哈,這熱搜笑死了”

    “嘖嘖,都大半天了,熱度還沒散呢,牛批牛批!”

    “……”

    魏子陽剛緩和下來的臉色又難看起來,偏生羅杰靈還在叨逼叨:“搞快點兒啊,德爾巧克力那邊叫咱趕緊過去,還要補幾個鏡頭……”

    羅杰靈說得正起勁,一抬頭看到魏子陽立在走廊上陰沉沉地看著他和宋硯,他不屑地輕嗤一聲。

    兩人對視兩秒,在對方眼里都看到了想要干一架的沖動。

    魏子陽其實最想打的是宋硯,最好是把他那副招人的臉蛋打花,可他看了視頻……

    對比了一下武力值,還是決定算了。

    兩人正劍拔弩張著,卻聽見一陣電話鈴聲。

    宋硯看了眼手機,是院長小老太的電話。

    他想起什么,眼睛蹭地亮了下,趕緊接起來:“院長奶奶,是給我牛肉醬做好啦?”

    魏子陽:“……”

    羅杰靈:“……”

    等等、現在是惦記牛肉醬的時候嗎!!!

    電話那頭卻是一陣混亂。

    孩子的哭聲、叫聲,東西摔碎的刺耳聲,過了幾秒才聽到小老太蒼老的帶著恐慌的聲音:“硯硯,快、快回來,出大事兒了!”

    ……

    宋硯趕到孤兒院門口,正聽到里面摔東西的聲音。

    有小孩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宋硯趕緊推開大門,跑進去一看,嚇了一跳。

    幾個又高又壯的大花臂立在院子里,雙臂環胸,一個個兇神惡煞的樣子。

    旁邊幾個孤兒院的小朋友瑟縮地抱在一起,臉上掛滿了淚水。

    最最花那條花臂扣了扣耳朵:“煩死了,別哭!”

    幾個孩子瞬間嚇得緊緊閉住了小嘴巴,再不敢哭出聲,眼眶里一顆顆淚珠子卻止不住地往下滾。

    院長小老太抱住一個瘦不拉幾的小孩,連連往后退:“你們干什么,我、我要報警了!”

    大花臂冷笑一聲:“報警?好啊,這小子偷了我的錢包,我正想送他去警察局!快報啊你!”

    說完和其他花臂一起,哈哈大笑起來。

    院長小老太氣得直哆嗦:“你你你、你胡說!怎么這么壞啊你們這些人,前幾天就開始斷水斷電,夜里砸我們玻璃,現在還污蔑院里的孩子偷錢,不就是想讓我們簽那什么拆遷同意書嗎!這么下作的手段,還要不要臉了!”

    大花臂渾不在意地呵呵兩聲:“什么斷水斷電砸玻璃?小心我告你污蔑!”

    小老太更是氣得呸呸兩聲:“tui,太不要臉了!”

    大花臂臉色一變:“嘿,我說你個小老太,吐誰口水呢你,看我不揍死你。”

    說著抖著兩坨大大的肱二頭肌,往前兩步,一拳往小老太身上掄過去。

    眼看碩大的拳頭就要砸下去,砸到一半,大花臂卡……卡住了。

    卡住他的,是一個白瘦漂亮的男孩子。

    挺著胸膛,小手手忿忿地抓住他的胳膊。

    孩子們一同歡呼出聲:“宋硯哥哥!!!”

    大花臂愣了下,緊接著所有的花臂們哄然大笑:“哈哈哈哈哈老太婆,這就是你打電話叫的幫手?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

    院長小老太:“……”

    她實在是沒辦法了,才打電話給宋硯的。

    這所孤兒院長大的孩子不多,留在本市的也就那么幾個,她給其他孩子也打了電話,但距離太遠,還沒趕到。

    現在看著眼前擋在她面前的瘦不拉幾的宋硯,再看看對面立著的幾個人高馬大的花臂,小老太心里悔不當初。

    天哪,她腦子這么糊涂呢?怎么還把電話打硯硯那兒去了?

    硯硯這么小的身板兒,怎么敵得過這些壯漢啊!

    這這這……

    小老太頓時慌了神:“宋硯,你、你快走!快走嗚嗚嗚!”

    宋硯:“我不走!”

    大花臂呵呵兩聲:“叫你走你不走。”

    中花臂上前一步:“敬酒不吃吃罰酒!”

    宋硯:“?”

    敢情擱這兒說相聲呢?

    小花臂們適時圍成一圈,大手一揮:“兄弟們,給我往死里揍!”

    ……

    揍是揍了……

    不過,挨揍的不是宋硯,而是一言不合開始說相聲的……大中小花臂們。

    除了花臂大軍的哀嚎聲外,院子里一片安靜。

    瑟瑟發抖的孩子們不哭了。

    氣得哆嗦的小老太手也不抖了。

    大家靜靜地看著院子里被揍得東倒西歪、哭爹喊娘的花臂們,緩慢而整齊地轉過頭,眾臉震驚地看向宋硯。

    三秒后,孩子們爆發出一陣雀躍的歡呼聲:

    “宋硯哥哥好厲害!”

    “宋硯哥哥把壞人都打趴下了!”

    “宋硯哥哥會武功嗎?”

    “是降龍十八掌耶……”

    大花臂顫悠悠站起來,惶恐地看著一步步走來的宋硯,驚慌失措地拿起電話,抖著嘴皮兒:“喂,警察同志,我要報警!我們被打得好慘啊嗚嗚嗚嗚嗚……”

    眾人:“……”

    -

    陸氏總部,總裁辦公室。

    陸臻靠在椅子上,閉著眼,手肘撐在扶手上,手指在眉心摁了兩下。

    李特助試探道:“陸總,要不要吃點藥?”

    陸臻身體不好,時常寢食難安,這段時間失眠好像越發嚴重,叫他很是擔憂。

    陸臻沒吭聲,許久才淡淡道:“沒用。”

    說罷,微微擺擺手,示意他出去。

    李特助沒敢再多說一個字,只放輕了腳步走出房間,關上房門。

    陸臻依舊閉著眼,靜了片刻,收回大手之時,眼底濃重的烏青頓時便沒了遮掩。

    他這幾天睡眠的確不好,只是原因卻難以啟齒。

    自打看到某人腰間那簇不該看的東西之后,他一連幾天都做著一些奇怪的夢。

    昨夜更是荒唐。

    夢里。

    骨骼纖細的少年側著身,線條撩人,一叢雪白的尾巴從縫隙處溢出。

    少年彎腰,蓬松的白尾跟著向上翹了翹。

    而后回過頭,小鹿似的眼睛鋪著一層濕淋淋的水霧。

    褐痣精巧性感,點在勾人的眼尾,仿佛等著他的品嘗。

    少年掂著腳尖,慢步向他走來,小手伸向背后,捏住自己的尾巴,套在食指上,饒了個圈兒。

    他怯生生地開口,貓兒似的聲音顫顫悠悠:“哥哥,想不想玩一下?”

    陸臻驟然睜眼,黑夜里,眼眶卻猩紅惹目。

    他猛一下坐起來,單手撐在床沿,掌骨根根分明。

    坐了片刻,起身,叫人端了杯水進來。

    高大修長的身影立在落地窗邊,仰頭喝水。

    腦海中卻避無可避地想起那日,隔著透明的玻璃杯,少年那雙水霧霧的眼眸。

    聲音又軟又糯:“……你喝的,是我的杯子。”

    陸臻放下水杯,徹底睡不著了。

    ……

    咚咚。

    兩聲輕叩門的聲音傳來。

    李特助去而復返,“陸總,您昨晚吩咐的事情已經查清楚了。”

    上前幾步,在陸臻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陸臻神色驟冷,“魏子陽?”

    李特助點頭:“是和他同期的營員,現在已經被節目組退賽處理,但是……”

    聲音頓了頓,而后,“無光傳媒旗下的有部網劇有意于他,準備近兩天簽約。”

    陸臻一身黑色西裝,陷在黑色真皮椅上,整個人都染上了幽黑沉郁之色,只一張瘦削冷峻的臉,泛著不近人情的冷白。

    他半垂著眼皮,叫人看不清眼底神色。

    小臂隨意搭在黑檀木辦公桌上,指間一只鋼筆,有一搭沒一搭地轉著。

    李特助途中接了個電話,回來肅了肅神色:“陸總,另外,剛接到孫總監電話,宋硯今天請了假,聽說,是遇到了些麻煩。”

    啪嗒一聲,鋼筆在桌上扣出一聲輕響。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