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硯小心藏好尾巴,夾緊屁屁飛奔進孤兒院。

    孩子們忘性大,剛才還哭哭啼啼,這會兒已經開始如往常一樣蹦跳嬉鬧了,看到他進來,全都一窩蜂地涌過來。

    除了歡喜,一雙雙的小眼睛里,還帶上了滿滿的仰慕:“宋硯哥哥!!”

    被孩子們當做武林奇才的宋硯一頭黑線,連連應了幾聲,跑到院長辦公室。

    ……

    辦公室里,四個人面色沉重。

    院長小老太坐在椅子上,愁容滿面的:“斷水斷電好多天了,沒得水用,我天天就帶著孩子們啊,走好幾百米,公共水龍頭接幾盆水,帶回來將就用著。前幾天晚上,又有人來砸玻璃,孩子們嚇得都不敢睡覺。”

    宋硯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果然那邊窗戶上有一個被砸過的缺口。

    他握緊了小拳拳:“他們竟然……”

    旁邊的袁威和趙佳業也露出忿忿之色:“這幫人,太欺負人了!”

    這兩人比宋硯年長幾歲,三人從小一起在孤兒院長大,關系十分要好。

    袁威早些年在工地搬磚,現在和老婆一起在城東的大學城開了個個小面館,勉強能糊口。

    趙佳業今年剛畢業,在一家小公司實習,每天忙五忙六的。

    兩人一聽說出事,立馬告假跑回來,卻聽到了這樣的事。

    宋硯有些心疼:“院長奶奶,您怎么不早跟我們說?”

    小老太嘆了口氣:“人家勢力那么大,說了也沒什么用,反而給你們這些孩子添麻煩,要不是今天發生這樣的事,我也不會給你們打電話。”

    “那邊說了,給咱賠這個數,”干瘦的手指比了個數字,“可這些錢哪夠再建一個孤兒院吶!要是真答應了他們,咱們就得流落街頭了。”

    孤兒院的孩子還要上學,這一片房價又貴,他們至少要籌七位數才找得到落腳的地方,要不然大人也就算了,小孩子可怎么辦啊。

    七位數啊……

    四個窮鬼干坐在屋里,把身上所有錢加一起,還不到五萬。

    大家看著計算機上的數字,一同嘆了口氣。

    宋硯想起一件事:“對了,我還能拿到一筆廣告費!”

    他播了下經紀人武哥的電話,沒撥通,火急火燎地往外跑,“我馬上去找武哥,問下我那筆錢到底有多少。”

    武哥住的地方離這兒有二三十公里,宋硯舍不得打車,蹭蹭幾下跑到公交站。

    ……他現在身體可好了,一口氣跑個二三百米都不帶喘氣兒的!

    打卡上車,再是心急如焚,也得等著公交車慢悠悠搖過去。

    車開到一半,上來一個孕婦,宋硯連忙起身,笑瞇瞇地給她讓了座。

    中途,上來幾個年輕女孩子,一直嘰嘰喳喳地議論今天的八卦。

    “你們看了沒啊?剛娛八卦的爆料,真沒想到啊!”

    “那人誰啊,長得還挺好看的。”

    “切,長得好看的明星多了去了,當街施暴哎,再帥也是辣雞。”

    “……”

    斷斷續續的議論聲鉆入宋硯耳里,他看一眼窗外,站起來往車門走。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覺得這幾個女孩在看自己。

    難道是認出自己了?

    以他的知名度,應該不可能吧,何況他還戴著墨鏡呢。

    下車之際,女孩們的討論聲再次傳過來:

    “哎,你們看那個帥哥像不像……”

    “應該不是吧,不是說是個小明星嗎,怎么會坐公交車呢?”

    “說得也是……”

    宋硯:“?”

    好像哪里有什么問題。

    何止是有問題啊,問題簡直太大了!

    方芳手抖著打開后援會里發過來的鏈接,便看到一則視頻,主角正是她最近瘋狂迷戀的新墻頭,宋硯。

    視頻里,宋硯肅著一張小臉,拳頭狠狠砸向對面的男人,周圍是小孩子的哭聲,鏡頭一轉,對上小孩子驚慌失措的眼睛,以及小臉上令人揪心的淚水。

    視頻的發布者正是之前爆料宋硯作假的營銷號“娛猛料”,配上的文字觸目驚心:【小鮮肉當街打人,畫面慘不忍睹,嚇哭小孩,疑似狂躁癥表現,暴力傾向嚴重!】

    這個號是爆料老號了,隔三差五便有一些猛料爆出,粉絲極其活躍。

    這一則微博更是將娛樂圈和現下社會熱點――暴力、欺凌弱小、孩子、血.腥等關鍵詞聯系在一起。

    而且,說得有鼻子有眼的,還有路人拍下的視頻作證。

    瞬間,便點燃了網友們的怒火。

    【人渣!辣雞!】

    【我靠,這不是前兩天剛上過熱搜的那個誰嗎?當時還被平安平城點過贊啊!怎么會這樣?】

    【說起來,被點贊的那段視頻,也是在打人……】

    【所以不是見義勇為,而是暴力慣犯??】

    【不認識,這人誰啊?求科普】

    眾多義憤填膺的評論里,偶爾有幾條路人的辯駁,但很快就被淹沒在網民的唾沫里。

    【等真相出來?這么石錘的視頻你們是瞎嗎?把別人打成什么樣了?還嚇哭那么多小孩呢,真是人渣本渣!!粉絲還洗呢,洗你媽啊!】

    【……】

    方芳氣得直發抖,這次關注此事的不僅是追星女孩們,還有很多社會人士,粉絲只說一句“等哥哥回應”,就被正義的網友們追著罵。

    實力太過懸殊,有沒有其他證據,根本沒有任何辦法。

    客廳里,坐著兩個人。

    宋硯,以及兩個宋硯那么胖的……武哥。

    武哥把手機往桌上一放,捂住突突發疼的太陽穴:“就這你還想要廣告費?出了這種丑聞,人家德爾公司說不定還得追究你違約金金呢!”

    “違約金?”宋硯完全愣住了,“可是不是這樣的……”

    武哥伸出胖乎乎的大手,拍拍他的肩膀:“你是我看中的孩子,我當然知道你是什么樣兒的人,可別人不知道啊!你有證據嗎?”

    宋硯搖搖頭。

    武哥立馬就站起來了,往書房走。

    宋硯眼睛一亮:“武哥,你想到辦法啦?”

    武哥腳步未頓:“不,我只是去找合同。”

    “找合同?”“……看下咱們到底要賠多少錢。”

    宋硯:“QAQ”

    合同上寫著一二三四五個零,武哥一看差點兒暈過去。

    違約金公司和藝人各出一半,算下來他和宋硯一人得賠……

    他邊掐著人中,邊拿了個計算機算,正要算出金額,卻聽一陣電話鈴聲。

    武哥拿起來一看,深吸一口氣:“完了!”

    宋硯:“?”

    武哥哭喪著一張胖臉,指了指電話:“德爾那邊的打過來的,肯定是管咱要賠違約金來著!怎么辦怎么辦……”

    過兩秒,他閉眼,生無可戀地接起電話,有氣無力的:“喂,李總。”

    剛剛算出來要賠多少來著?

    不知道他的老本兒夠賠不啊……

    德爾那邊接受欠條服務嗎?

    要是賠光了,他老婆會不會和隔壁老王跑了啊嗚嗚……

    正亂七八糟胡想著,聽到電話那頭的聲音,卻是一下子跳了起來,睜大眼:“什、什么!!”

    一分鐘后,他呆呆地掛了電話。

    宋硯見他神色不對,忍不住擔心道:“怎么了,武哥?要賠多少啊?”

    武哥一臉懵逼地轉過頭:“……不賠。”

    宋硯:“?”

    短信響起,武哥看了眼,是資金到賬的提示。

    他一頭霧水地將手機遞過去:“不但不賠,還給咱……打了廣告費。”

    宋硯也沒怎么反應過來,說好的賠錢呢?

    怎么突然又變成收錢了?

    “真是奇了怪了。”武哥不可思議地摸了摸腦袋,“不過這錢也只有幾萬塊,離你要的那個數還差得遠呢。”

    話音剛落,又是一聲手機響。

    一分鐘后,傳來武哥一聲更加震驚的:“什么!!!”

    聲音大得,差點震破天際。

    他默默掛上電話,老年癡呆一般看向宋硯。

    宋硯被他看得渾身發毛:“武哥……”

    剛起了個頭,就被武哥興奮得結結巴巴的聲音打斷:“臥、臥槽啊!!男,男,男一!”

    宋硯完全沒聽出他到底說了些什么,只頂著一頭問號,乖巧地看著他。

    武哥伸出顫抖的胖手,繼續掐人中,掐完深呼吸了好幾大口,而后激動不已地說道:“啊啊啊!《靈石情緣》劇組給我打電話了,男一號啊!你啊!你是男一號啊!!!”

    -

    孫總監擦擦頭上的汗:“李特助,這不合規矩吧?”

    李特助:“規矩是人定的。”

    孫總監試探地問道:“這是陸總的意思?”

    李特助沒回答,只拍了拍他肩膀。

    孫總監哪還有什么不明白的,他是廣告部總監,平時對娛樂新聞很是關注,想起網上那些風風雨雨,他趕緊問了句:“網上那些謠言……?”

    李特助笑了下,“很快就會解決了。”

    -

    院長小老太戴著老花鏡,看著宋硯手機上的余額,驚訝的:“你、你這孩子,怎么會有這么多錢!”

    宋硯沒回答,只笑眼彎彎道:“應該夠了吧?”

    “夠是夠了,”小老太想了下,卻是搖搖頭,把卡推回去,“但是,金額太大了,這錢我不能要。”

    宋硯樂呵呵的:“有什么不能要的?這些都是身外之物,當初要不是奶奶您在門口撿到了我,我說不定早就被活活凍死了,哪還能活到今天呢!”

    院長小老太還是揪著眉毛:“但是……”

    “但是什么啊,”宋硯笑瞇瞇地再次將卡放她手里,“我可不是為您,我是為了孤兒院的孩子們。”

    小老太感動得淚眼汪汪:“你是個好孩子。”

    宋硯也挺感動的,正要抓住小老太的手,好好煽情一番,就聽小老太嘆息一聲:“除了給我耿的假簽名外,其他真挺好。”

    宋硯:“……”

    明明是真的好嗎!!

    小老太在小本本上一筆一劃地記下金額,再規規矩矩地打了張欠條,交給宋硯:“什么都別說了,這個欠條,一定要收著。”

    宋硯沉默了一小會兒,有點不好意思地撓撓腦袋:“那啥、可以……換成牛肉醬嗎?”

    小老太:“……”

    一個小孩慌慌張張跑過來:“不好啦,院長奶奶、宋硯哥哥,他們、他們又來了!”

    小老太跑到走廊上一看,果然,門口停了幾輛黑車,正是之前過來和她談判的那群西裝男。

    小老太呸了一聲:“一個個的,看著有頭有臉兒,做事怎么這么下作呢!這才幾天呢,又來催了!這次不知道還能刷出什么手段!”

    宋硯也氣不過,胸脯氣得一鼓一鼓,拳頭更是捏得緊緊的。

    小老太怕他再把人打傷,趕緊道:“算了算了,咱們這次直接簽字,他們肯定不會為難咱們了。”

    末了,不忘提醒宋硯,“筆帶上。”

    宋硯:“哦。”

    一老一少兩人帶著簽字筆,雄赳赳氣昂昂地下樓……簽字。

    剛到樓下,就見一群黑西裝從車上下來,齊步往院子大門走來。

    小老太這些天被折騰得夠嗆,看著這些西裝男,本能地打了個哆嗦,眼神帶了點畏懼。

    正給自己加油打氣著呢,一個西裝男走了進來。

    臉上沒有了一貫的兇神惡煞,而是堆滿了……和藹(?)的笑。

    緊接著,接二連三的西裝男走了進來。

    面上不僅帶著笑,手上還拎著各種水果、禮品。

    宋硯和小老太對視一眼,在對方小小的眼睛里看到了大大的疑惑。

    這是什么?

    簽同意書,附送水果?

    還沒疑惑完,就見黑西裝們讓出一條通道。

    然后,那個上次來時高高在上、用鼻孔看人的海總,低頭彎腰地出現在黑西裝們的盡頭。

    看到小老太,海總笑容滿面地跑過來,頭頂的地中海在陽光下反著亮瞪瞪的光。

    他跑到小老太面前站定,親切地握住她的手:“院長奶奶~!”

    宋硯:“……”

    小老太:“……”

    如果沒記錯的話,這王八蛋上次還管她叫……老東西?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