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余一早就到了宏大孤兒院,但沒直接進去。

    而是先坐在車里,拿出手機……拍照。

    喻應簡看他一眼:“不下車?”

    “你先下,這個角度好,我得拍個視頻,把崽崽成長的地方記錄下來。”耿余想了下,語氣有點興奮,“對了,一會兒再到里面拍幾個,還可以做成一個vlog。”

    喻應簡顯然也覺得他這個想法很不錯。

    他看著眼前老舊的建筑物,一想到殿下曾經在這里長大,不由自主地微微一笑:“做好了發我。”

    耿余:“?”

    他暴躁的,“誰特么要發你!我留著自己欣賞不好嗎!”

    喻應簡根本沒搭理他,直接淡笑著把門一關,下車。

    耿余靠了一聲,墨鏡往鼻子上一架,狂拽酷炫地幾個大步,走到他前頭。

    剛推門就看到一個瘦伶伶的老太太,站在樓梯口,愣愣地看著他倆,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

    院長小老太倒是想眨,可她的眼睛不聽使喚,只一個勁地瞪著,仿佛喪失了這一項功能。

    瞪著瞪著,就看到耿余的身影越來越近,等走到她面前,摘掉鼻梁上的墨鏡。

    ……露出了一雙冷漠的眼。

    小老太面上已經瞪著眼,紋絲不動,但心里已經開始了土撥鼠尖叫。

    啊啊啊啊啊!!

    就是這張臉!!

    就是這個囂張的氣質!

    是她最愛的本命愛豆沒錯了!

    正尖叫著,卻見本命愛豆看盯著她……旁邊的宋硯,看了幾秒,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凝重:“你的耳朵,怎么紅了?”

    小老太:“……”

    宋硯:“剛剛――哎喲。”

    他默默看一眼暗戳戳揪住自己肉肉的小老太,沉默一瞬:“唔、剛剛睡覺,不小心壓到了……”

    兩位巨星毫無察覺,甚至已經開始了瘋狂腦補。

    啊,崽崽睡覺竟然還會壓住自己的耳朵。

    真可愛。

    小老太原本還在尷尬著,沒想到一抬眼,就看到她狂拽酷炫吊炸天的愛豆,臉上慢慢浮現出了一絲……笑容?

    小老太甩了甩腦袋。

    一定是她眼花了!

    她的狂野男孩是不會笑的!

    宋硯也覺得今天兩位老師的心情好像特別好。

    尤其是耿老師,拿著手機不斷地拍著視頻,看到小孩子的東西更是感興趣極了。

    由此可見,是個很溫暖的人呢。

    這般想著,宋硯介紹得更加積極:“這個是我們院的活動區域,孩子們會在這里玩耍。”

    耿余眼睛一亮,指著滑滑梯:“你小時候也玩過這個?”

    宋硯點點腦袋:“嗯嗯!”

    他彎著眼睛笑了下,“對呀,這個滑滑梯有些年頭了,我小時候就是玩這個長大的,那會兒設施更少,一個滑滑梯可以玩出好多花樣呢。”

    天哪,玩滑滑梯的崽崽!

    耿余腦補了一下,感覺自己快要被萌哭了。

    他趕緊拿出手機,瘋狂開拍,而喻應簡這只老狐貍,已經把爪子伸到了崽崽玩過的滑滑梯上……

    臭不要臉的!

    逛完活動區,宋硯又帶著他們從食堂到宿舍,一一參觀了下。

    “這個是食堂,還好我小時候吃得沒這么多,不然院長奶奶怕是要被我吃窮的。”

    “睡覺的地方是大通鋪,好多孩子睡一起呢……”

    “我啊?我當時睡這里。對對對,就是這!”

    喻應簡面帶一貫的微笑,心里卻猛地一顫。

    這是,殿下睡過的床?

    邊想邊眼疾手快地往床上一坐,盡情感受濃郁的妖王之氣。

    宋硯不明所以:“喻老師,您……這是?”

    喻應簡若無其事地微笑:“有點累,想坐一坐。”

    話音剛落,旁邊一個殘影。

    喻應簡回頭一看,死兔子整個身影已經橫倒在床上了……

    宋硯繼續懵逼臉:“耿老師?”

    耿老師虛弱地從床上爬起來,勉力一笑:“沒事了,剛剛有點低血糖。”

    喻應簡:“……”MMP!

    小老太屁顛屁顛地跟在愛豆身后,只顧著默默舔顏去了,完全沒注意到愛豆和喻影帝之前的勾心斗角。

    她一路也有些感慨:“沒想到都這么多年了,你們這些孩子一個個的,也都長大了,出息了。”

    突然想起什么,小老太轉過身走到柜子前,取出一本書,翻出書里的一片小東西,笑著問宋硯:“硯硯,你看這里是什么?”

    宋硯愣了下,而后帶了點驚喜:“書簽!樹葉書簽!”

    大概是五六歲的時候吧,有個義工小姐姐每周一都會來教他們手工課,會把普通的紙剪成各種小動物,還會教他們做樹葉書簽。

    當時沒什么玩具,學著做了一個樹葉書簽,寶貝得不得了,誰知過段時間卻怎么也找不到了,傷心了好久呢。

    宋硯接過書簽,笑得燦爛:“怎么會在這兒。”

    耿余:“這是?”

    “樹葉書簽,我小時候自己做的,”宋硯很是開心,“還以為丟了呢,沒想到事隔這么多年又找到了,真是神奇。”

    哇!!

    崽崽做的手工啊!

    天哪,好可愛!

    連樹葉的每一根細小的莖都如此別致呢!

    要是能得到這片樹葉……哎,算了,怎么可能有此殊榮……

    耿余正失落地想著,卻不曾想聽到老狐貍故作感慨的聲音:“啊,樹葉書簽啊?”

    宋硯抬起烏黑的眼睛,看向喻老師。

    咦?說得好像有點意味深長呢。

    他趕緊問道:“對呀,怎么了喻老師?”

    喻老師淡淡微笑,笑中帶著一些……苦澀。

    “沒什么,就是想起一些小時候的回憶。說起來也巧,我爸爸之前也答應過我,陪我一起做一張樹葉書簽,只可惜啊……”

    耿余原本沒在意,結果聽到一半發覺不對勁了。

    爸爸?

    瞎扯淡吧!

    這老狐貍又不是什么妖二代,他爸不知道死了幾千年了,還樹葉書簽?

    等下!!

    莫不是……

    耿余剛隱約有個大膽的猜想,果然就聽到老狐貍嘆口氣:“只可惜還沒來得及做,我爸就……去了天堂,哎,我至今都沒擁有過一片樹葉書簽。”

    宋硯小臉上露出動容之色,下一秒,將書簽遞過去:“喻老師,別難過了,要是不嫌棄的話,我把我這個送給你。”

    耿余:?????

    他媽的這樣都行???

    臥槽啊!!!

    畜生!!!

    ……

    總的來說,這次的孤兒院之行,賓主盡歡。

    耿余和喻應簡不但親自過來,非常仔細――連墻角都不放過地參觀了好大半天。

    而且還給孩子們捐贈了好多書本、學習文具等必需品。

    院長小老太感動得不要不要――沒愛錯人!不愧是她本命!

    小老太無以為饋,只在臨走前給倆大佬塞了好幾瓶牛肉醬:“我聽硯硯說你們愛吃這個,這兩天剛好新做了些……拿著拿著,都是些不值錢的小玩意兒,千萬別跟我客氣!”

    宋硯眼饞死了,羨慕的:“這是奶奶親手做的,可比我做的好吃多了。”

    院長小老太看了眼宋硯的小模樣,忍不住敲敲他腦袋:“瞧你這饞樣兒,給你留了!”

    “哇~奶奶您太好了!”

    “哎哎哎起開起開,別耽誤我要耿寶簽名啊!”

    說完,趕緊把準備好的紙筆殷勤遞給愛豆,笑得見牙不見眼的:“耿寶,能幫奶奶簽個名兒嗎?”

    耿余哪有不答應的,接過紙筆,正要簽,手卻微微一頓,抬起頭疑惑道:“奶奶,我不是給您簽過嗎?”

    簽?過?

    小老太在風中靜立了片刻,突然想起了什么。

    她臉色一變,恍恍惚惚地轉過身,朝往辦公室飛奔過去,費盡力氣把糊墻上的小作文兒撕下來,干瘦的老手抖了兩抖。

    小作文上干涸的米糊糊,也跟著抖了兩抖……

    小老太震驚地看著耿余,聲音微顫:“你說的,是這個??”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