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恐怖靈異 > 金陵異聞錄 > 0005章《山海經》傳聞
    唐驚鴻現在的心情定然是極為難受的,要是找到自己姐姐的尸體還好,無非就是痛哭一場。可沒找到,一顆心總歸是懸著,忐忑不安,還是會有希冀,要是一直找不到便會一直患得患失。

    我暫時讓唐驚鴻自己在客房休息,剛剛查看尸體的過程,有重大發現,這會兒閑心處理唐驚鴻的事情。

    來到師叔旁邊,牛猛已經驗完尸體,,告訴我和師叔,那幾具尸體都是中毒而死的。

    師叔坐在搖椅上,嘬了一口酒,神情凝重,“九兒,方才那姑娘沒被嚇到吧?”

    “畢竟是姑娘家,還是嚇的不輕,不過沒找到她姐姐的尸體。”

    師叔微微點頭,“在事情沒有查清楚之前,她姐姐在程府做丫鬟的事情先不要說出去,說說你的發現。”

    “很蹊蹺,師叔和牛猛剖的都是女尸,全部是中毒而死。而男尸的死法,極為殘忍,被削去十指的,看起來像是用剪刀剪掉的,另外有幾具尸體被銅器炙烤而死。”

    牛猛的眉頭忽然皺了起來,“炮烙?”

    “差不多,有點兒類似商紂王發明的炮烙之刑。不過倒是更加像佛經中,十八層地獄的手法。拔舌獄、剪刀獄、銅柱獄、刀山獄、石壓獄……

    兇手在利用十八層地獄的懲罰方法殺人。”

    我說完,牛猛瞠目結舌,“九哥,這……該不會是有人拿活人當祭品吧?”

    “佛教沒有祭祀一說,不過自佛教傳入中土,道家吸收了不少佛教的東西,這十八層地獄也成了佛道通用的。自王重陽提出,“儒門釋戶道相通,三教從來一祖風”之后,儒釋道便更加趨于融合。因此,這兇手雖未必是佛門或道門弟子,卻是對兩教典籍研究頗深之人。

    另外這尸體能保存半年之久而不腐,此人對喪葬方面也極為精通,正如師叔所說,這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團伙。

    這程府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竟會惹來如此殘忍的殺身之禍呢?”

    牛猛估計是煙癮犯了,又拿出煙袋鍋抽了幾口,然后意味深長的問師叔,“師叔,我忽然想起來之前碰到那個道士說的話,你說會不會真的是冤魂索命啊?要不然,死這么多人,搬運尸體都要鬧不小動靜,怎么可能沒有一個人察覺呢?”

    師叔是很忌諱別人談鬼神的,因為我們方士不信鬼神。以前我也跟師叔討論過這方面的事情,總是被師叔教訓。不過這次他卻一反常態的沒有發火,只是輕輕嘆了口氣。

    “唉……九兒,牛猛,這世上萬事萬物,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人們總說神靈可以呼風喚雨,可以搬山移海。那我問你們,對于螞蟻來說,我們人類算不算神靈呢?我們潑一盆水,吹一口氣,對螞蟻而言是不是就是呼風喚雨?

    隨隨便便扔塊石頭,是不是就是搬山移海了呢?師父常說,人們之所以害怕鬼神,只是因為沒有弄清楚罷了。九兒,這事兒你下功夫查查吧。”

    師叔說這段話完全是爺爺的口風,說什么都讓人感覺云里霧里的,從不點透。

    不過我感覺師叔一定是知道些什么,他之前還說如果程府跟盜墓的有關系便不讓我繼續查,現在卻讓我下功夫去查。

    時至今日,我也不知道爺爺為什么會定下這樣的門規,他跟盜墓界到底發生過怎樣的故事?

    有了師叔的吩咐,我也就徹底放下心來。

    打算帶著牛猛現在就去程府,要趕在錦衣衛探靈司的人過來之前把一切都查清楚。

    要不然,等朝廷的人到了,很多事就會變的麻煩起來。

    南衙如果過來,倒還好點,要是南衙不來,探靈司的其他人可不是省油的燈。

    于是我帶著牛猛和唐驚鴻回易水閣準備東西。

    路上我給牛猛掏了些銀兩吩咐他,“牛猛,你去買點熏香,路上要是碰見賣豬肉的,就買一斤。”

    牛猛接過銀子屁顛兒屁顛兒去了。

    唐驚鴻看起來心情十分低落,一路上什么話也不說,我便安慰她,說沒準兒她姐姐逃掉了也說不準。

    唐驚鴻只是點點頭,輕“嗯”了一聲,沒有多說話。

    “唐姑娘,要不然你先回去,等我這邊有消息了,一定第一時間通知你。”我擔心晚上去程府,唐驚鴻會跟著,畢竟查案這種事,帶著一個姑娘家不方便。

    唐驚鴻又忸怩起來,低著頭吞吞吐吐道,“房……房租到期了,我沒地方住……”

    “這……那唐姑娘就暫時先住在易水閣吧,等找到你姐姐,我再為你們安排別的住處。”

    唐驚鴻倒也不客氣,好像就等著我說這話一樣,朝我屈身行禮,“多謝九公子,九公子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沒齒難忘。”

    這也就是唐驚鴻長的好看,要是一般的姑娘,我才懶得如此上心。

    回到易水閣的時候,天已經徹底黑了下來。

    走到門口,我好像看見幾只白狐從旁邊掠過,我問唐驚鴻有沒有看到什么,唐驚鴻說沒有。

    這讓我感覺我是不是眼花了?今天兩次看見白狐。

    我也沒多想,讓唐驚鴻先進鋪子,自己去買了些吃的,晚上要去程府查案,我也沒心思燒火做飯。

    我為唐驚鴻買了玫瑰香酥和帶骨鮑螺,都是姑娘家喜歡的甜點。尤其是帶骨鮑螺,用奶酪和蔗糖灌入酥皮當中,做成鮑魚樣子,口感酥脆香甜,令人回味無窮。

    至于牛猛,給他買個燒肘子就足夠了。

    朱棣遷都以后,很多宮廷美食也都流傳出來。金陵城最有名的醉仙樓,掌廚的正是以前的宮廷御廚。

    買回去以后,唐驚鴻似乎沒有多少胃口,淺嘗輒止。

    牛猛這時候提著一個紙袋回來,遞給我,“九哥,買回來了,一斤熏香。”

    我打開紙袋看了看,只有熏香,問他,“豬肉呢?”

    “什么豬肉?”牛猛納悶的看著我。

    “我不是讓你買一斤豬肉回來嗎?”

    牛猛更納悶了,“你不是讓我買熏香嗎?看見賣豬肉的就買一斤!”

    “…………”

    唐驚鴻在一旁噗嗤笑了出來,小聲嘀咕,“真是個傻子。”

    我無奈的告訴牛猛,“我是說讓你去買點熏香,看見賣豬肉的順便買一斤豬肉!算了算了,沒買就算了。先吃點東西吧。”

    牛猛撓了撓頭,仍舊是一副責怪我的意思,“你也沒說清楚啊,我聽的就是看見賣豬肉的就買一斤,我還尋思,賣豬肉的跟賣熏香的有什么關系呢。”

    “行了行了,吃你的吧,我去燒點水。”

    我擺擺手,到后院取了香爐,喊牛猛過來幫忙。牛猛過來后,我叮囑他呆在后院別出去。

    而后回到正堂,往香爐內放了牛猛買的熏香,順便添加了一些爺爺教給我的特質香料。

    “唐姑娘,這熏香有寧神之效,我知道你心情不好,點上以后會讓心情好一些。”

    唐驚鴻點點頭,“多謝九公子。”

    “唐姑娘客氣,書架上有不少書,唐姑娘若是無聊,就翻來看看。”我裝作漫不經心的樣子,點上熏香,關好房門便退了出去。

    牛猛跟我坐在后院里吃飯,時不時吧嗒兩口煙袋鍋。

    “九哥,你不會真答應那個唐驚鴻什么事了吧?怎么可就往家里帶了?”

    “人家不是說了,沒地方住,我這里這么大,騰個房間怎么了?”

    “我覺得這事挺怪的,唐驚鴻的姐姐在程府做丫鬟,所有人的尸體都找到了,就是沒有她姐姐的,這也太蹊蹺了吧?而且,之前去調查程府命案的八個武林好手,全都死于非命,都是受唐驚鴻之托,你不覺得這事可疑嗎?

    九哥,依我看,不如等南衙哥過來,咱們再去查吧?他本事大,程府要是真有些什么東西,就咱來去了……會不會……”

    “你怕了?”我沖牛猛挑了下眉毛。

    牛猛輕笑一聲,“怎么可能,我是擔心九哥你,萬一……”

    話還沒說完,忽然一陣陰風吹過,石桌上的燈籠被吹滅。緊接著周圍傳來一陣很奇怪的聲音。

    聲音有點兒像嬰兒的喊叫聲,而不是嬰兒的哭聲。

    而且這么熱的天,這股陰風也不大對勁。

    燈籠被吹滅,周圍暗了下來,接著月光,只能模糊的看見牛猛那張胡子拉碴的臉。

    “九哥,什么東西?”牛猛的聲音并沒有顯出任何懼意。

    “噓……別說話。”我小聲回他,仔細聽周圍的怪叫聲。

    聲音十分嘈雜,四面八方都有,像是有很多嬰兒在喊叫一般。

    中間似乎還夾雜著姑娘的聲音。

    我站起身打算去外面看看,忽然之間喊叫聲便消失了,房頂上傳來踩瓦片的聲音。

    一陣窸窸窣窣之后,周圍徹底安靜下來。

    “九哥,不會是貓吧?”

    我搖搖頭,“不是,貓在求偶時,會發出類似嬰兒哭的聲音,剛才的聲音明顯不像。算了,反正已經跑了,先不管了。時間差不多了,準備一下,咱們去程府。”

    其實這聲音我大概有個猜測,只是沒告訴牛猛。《山海經》記載,九尾狐其音如嬰兒。只有一條尾巴時,發出的聲音像剛出生的嬰兒,等到長出九條尾巴,便能幻化人形,說人語。

    不過,《山海經》中記載著很多叫聲如嬰兒的異獸,我也不敢肯定方才的叫聲就是九尾狐,只是因為白天見到白狐的緣故。

    而且《山海經》一直被認為是一本編造的書籍,書中的記載并不存在。但是我爺爺卻持有不同的看法,他說《山海經》成書時間太早,如果是幾千年甚至上萬年前的事情,那么斗轉星移滄海桑田,所有一切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也是有可能的。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