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恐怖靈異 > 金陵異聞錄 > 00031章名不虛傳
    暴雨還在下,雖說勢頭沒有前幾天那么猛,至少也算是大雨。

    照這個程度下下去,過不了幾天便會發生洪災。

    金陵城內大部分店鋪都關著門,空氣中彌漫著雨水混合泥土的腥味。

    盡管我戴著斗笠,穿著蓑衣,可在這樣的大雨中,仍然避免不了衣服被淋濕。

    來到錦衣衛的時候,外衣基本上濕的差不多了。

    正陽街看起來被修正了一番,原本雜亂破舊的街道,變的干凈整潔。

    街上站著錦衣衛的守衛,身穿黑色制服,頭帶圓頂冒。

    我走到街口,錦衣衛的人把我攔下,“這里是錦衣衛探靈司,閑雜人等不得入內。”

    我回他說,“我叫南九,來找南衙的。”

    守衛立刻變的畢恭畢敬,“原來是九公子,小的有眼無珠,還望九公子恕罪,九公子請。”

    我擺擺手,告訴他沒什么事,便自己去程府找南衙。

    官場基本上都這樣,我也習慣了。

    來到程府門口,見牌匾已經被成“探靈司”。門口站的兩名侍衛,正是之前我見過的追風、獵影。

    他們兩個見我過來,紛紛行拱手禮,“參見九公子。”

    “免禮,南衙呢?”我擺擺手。我基本上是不喊南衙哥哥的,即便是當著南衙的面,也從來不喊哥哥。小時候倒是喊,后來我和南衙一年才見一次面,慢慢也就不喊了。

    “南大人正在院內驗尸,九公子請。”

    我點點頭,進入院中。追風和獵影兩個人給我的感覺就是深藏不露,以前就聽說錦衣衛高手如云,近日已經果然所言非虛。

    南衙正在院內的涼亭內驗尸,仍舊穿著紅色飛魚服,只不過這次并沒有渾身掛滿劍。上次見他也忘了仔細數數有幾把,不知道天下十大名劍他湊齊了沒有。

    我走進涼亭,將蓑衣褪去,仔細觀察石桌上躺著一具男尸。

    看起來是這一兩天內剛死的,死法和我之前見過的一樣,胸前有三道爪痕,傷口發黑,同樣是中了尸毒。

    南衙說是驗尸,其實就是簡單的看了看,然后吩咐人把尸體抬了下去。

    “坐吧。”

    我坐下,他一邊給我倒酒一邊問道:“學的怎么樣了?”

    “基本都學會了。”

    “現在你對剛剛那具尸體怎么看?”

    我皺著眉頭仔細想了想,還是想不出所以然來。師叔給我的那箱書里面,記載了很多奇異的妖怪和僵尸,可沒有一個符合的。

    “想不出來。”我微微搖頭。

    “我也想不出來,爪似貓又不像貓,尸毒也并非尸毒。傷人卻不吸血,不食肉,聽起來更像是被人豢養的兇獸。

    氣味追蹤不到,人也找不到,兇手就好像憑空消失了一般。這七天內,以同樣的手法連殺七人,這七人又都是程家的族譜上的人。

    兇手到底想做什么。”南衙眉頭緊皺,我很少見到他如此認真的樣子。

    不過錦衣衛和六扇門都已經來了金陵城,卻絲毫未能發現兇手的任何蹤跡,難不成真的見鬼了?

    “兇手不是為了天罡羅盤嗎?”我又問南衙。

    南衙搖頭,“如果是的話,早該來找我了。這些天找上門的,盡是些不入流的小角色。”

    “哦……這雨有問題吧?”我想提醒南衙,眼前最關鍵的是洪災,找兇手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

    畢竟兇手只殺跟程家相關的人,可一旦發生洪災,受難的將會是成千上萬的百姓。

    南衙端起酒碗,喝了一口,“仇家。”

    “嗯?”我不明白南衙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有人用了祈雨之術,下了七天,該停了,人也該現身了。”

    “什么人?”南衙越說我越糊涂。

    “兩年前,我抓到一名專門拐賣孩童的販子,后來才知道他是替招魂教辦事的。招魂教專門利用孩童當祭祀品,修煉邪術。

    我便帶人平了他們,哪知道創立招魂教的人,是湘西趕尸派的長老的親弟弟。一個月前他剛從刑部大牢被放出來,算算時候,七天前他差不多也到了金陵。這祈雨之術,是趕尸派的法術。

    他們趕尸時,為了加快速度,想要讓僵尸在白天也能趕路。便研究出這祈雨之術,令烏云蔽日。湘西趕尸教未統一之前,趕尸者眾多,互相搶奪尸體的事情時有發生。

    而下雨會加重天地間的陰氣,一些實力高強的趕尸者,便利用祈雨之術,增加僵尸的實力,通過控制僵尸來對付那些搶奪僵尸之人。

    金陵已經七天沒有見過日月,又大雨不斷,陰氣達到極點。如果我沒猜錯,他等會兒就會帶著一群僵尸找上門來。”

    南衙說完,我愣了一下,連忙又問,“你是說……等會兒會有一群僵尸來找你?”

    “不用擔心,九兒,你也長大了,是該見見世面了。等會兒你就坐在那里看戲就行。”南衙說完,追風跑進來稟報,“大人,人到了。”

    “讓他進來,你們全部遠離程府一里地,嚴加看管,不許任何人進來。”

    “屬下領命!”

    南衙吩咐完,便又坐下來給我倒酒。

    我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才好,本來思緒就已經夠混亂的了,這下變的更混亂了。

    趕尸教我確實聽過,也知道他們是靠搬運尸體為生。可是,他們搬的都是死尸啊,哪有搬僵尸的?

    而且師叔給的那些書上記載,能夠在白天現身的僵尸,最低級的稱之為飛僵,健步如飛,殺人于無形。

    高級的就更恐怖了。

    如果等會兒那個什么趕尸教的長老真的帶著一群飛僵過來,恐怕……

    不知道為何,我心里莫名有點兒慌。

    雨勢漸漸小了下來,不到一盞茶的功夫,便徹底停了。不過天空中依舊烏云密布,陰沉的比下雨時更厲害,地面也暗了不少。

    南衙自顧的在喝酒,拿起酒碗放到嘴邊抿了一口,忽然眉頭皺起,“來了!”

    話音剛落,門口忽然飛進來一口青銅棺!

    速度極快,朝著我和南衙便奔了過來。

    我剛準備起身跑,南衙站起身,伸出右手,“嘭”的一聲,竟穩穩抓住了青銅棺。而后單手舉著青銅棺走到院子中間,咣當一聲拍在地上面,震的周圍的房屋都搖搖欲墜。

    此時院外一道蒼老聲音的傳來,“好一個南衙,果然名不虛傳!”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