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恐怖靈異 > 金陵異聞錄 > 00032章娶唐驚鴻?
    現場看別人打斗,遠比在天橋聽別人說書里面的打斗要精彩的多。只不過你要注意保護自己,以免被誤傷。

    因此,盡管在南衙身邊永遠都會有一種安全感,我還是悄悄躲進了正堂。

    也是不想因為南衙要考慮我的安危而分心。

    空氣異常沉悶,那口青銅棺散發著強大的尸氣。棺材看起來像是剛從古墓中帶出來的,斑駁的銅綠顯得有些潮濕。

    從門口走進來一名老者,年紀約莫五十多歲,穿著一身道袍,身軀佝僂。

    面容憔悴,臉色發黑,眼眶深陷,神情呆滯,如行尸走肉一般,應該是修煉了某種邪術所致。

    師叔給我的書里面,有一種通過吸取陰氣來修煉的方法,時間久了整個人會變的死氣沉沉,害怕陽光。

    除此之外,這世界上還有各種各樣奇奇怪怪的修煉方法,所導致的后果也不一樣,有人喜歡嗜血,有人脖子會變的特別粗,等等。

    如果不是師叔的書,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可能還留在表面。不過,現在不一樣了……

    老者走到青銅棺面前,和南衙相視而立。

    南衙身上有股子正氣,而老者身上有一股子邪氣。

    他們兩個人給我的感覺也是一明一暗。

    老者盯著南衙打量了好一陣子,開口問道:“傳聞南衙有“一劍斷天涯”的名號,你的劍呢?”

    我心里納悶,因為這是我頭一次聽說,南衙還有這個名號,一劍斷天涯,你還別說,聽起來挺猛的。

    南衙依舊很高冷的回他,“殺你,何須用劍。”

    “年輕人,不要這么狂妄。”老者冷哼。

    “不狂如何叫年輕人?陳玄克,你誤入歧途,現在收手,我還能饒你一命。”

    “大言不慚!你殺我弟弟,屠我滿門,今日……”

    接下來,這個叫陳玄克的老頭羅里吧嗦的說了一大堆,總之都是些大道理。想表達的意思無非就是你殺了我弟弟,我要找你報仇。

    真不知道他為啥要講那么多。

    南衙只回他了一句話,“我南衙只殺該殺之人,動手吧。”

    只見老者輕哼一聲,重重的在地上剁了一腳。

    他面前的青銅棺便豎了一起來,這一腳非同小可,連我都感覺到地面顫動了一下。

    接著,老者咬破自己的手腕,用自己的血圍繞著青銅棺畫了一個圓圈,看起來像是在做什么道陣。

    重點是,我不太理解南衙為什么一動不動站在那里。

    人家要取你性命,這個時候不是應該上去就打,阻止他布道陣嗎?莫非見他是老人家讓他幾招?

    畫好血圈,老者雙手握在一起,結了個手印。

    嘴巴動來動去,不知道在念什么咒語。

    忽然之間,院子里的青銅棺劇烈晃動起來。緊接著“嘭”的一聲,青銅棺竟然炸裂開來。

    飛出的碎片刺破門窗,差點兒刺到我身上。

    不過讓我感覺震驚的是,青銅棺內裝的是一具干尸。

    尸體非自然腐化,體內水分又快速消失,就會變成干尸。

    這具干尸散發著強大的尸氣,沒有牙齒和眼睛,看起來就像是皮包骨頭的人一樣。身上的毫毛是白色的,大概有一寸長。

    不過只有胳膊和雙腿上長的有,其他地方干癟癟的,皮膚看起來像臘肉。

    這應該是白僵。

    僵尸分為八種,紫僵、白僵、綠僵、毛僵、飛僵、游尸、伏尸、不化骨。

    其中可以在白天出現的,只有三種白僵、飛僵和不化骨。

    師叔的那些書里講,飛僵是低級的,但是白僵和不化骨沒多講,想來應該是要比飛僵厲害的。

    只見這具白僵伸出雙手,朝著南衙跳了過去。

    南衙似乎還沒有要動的樣子,我在心里都替他擔心。

    就在白僵要掐住南衙脖子時,南衙忽然出手,整個右掌握住白僵的腦袋。用力一捏,白僵就像泄了氣似的,渾身冒出一股黑氣。

    歪歪斜斜的倒了下去,片刻功夫,地上便只剩下一堆白骨。

    陳玄克不可思議的看著南衙,“這……這不可能……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南衙走到他面前,只說了兩個字,“南衙。”

    然后雙手抓住陳玄克的腦袋一扭,我很清楚的聽到了一聲“咔嚓。”

    陳玄克就倒在地上不動彈了。

    這時我才從屋子里走出來,看著陳玄克的尸體,心里五味雜陳。

    我并不是第一次見殺人,小時候爺爺就帶著我看過罪犯行刑的場面。

    不過我卻是第一次見南衙殺人,穩,準,狠,干凈利索,就像一個無情的殺手一樣。

    “他必須死嗎?”我皺起眉頭問南衙。

    “他不死會有更多無辜的人死,你記住,人,不能太仁慈。”南衙回我。

    我輕輕嘆了口氣,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我跟著南衙回到涼亭,繼續喝酒,地上的一具白骨和一具尸體似乎并沒有影響到南衙的心情。

    他永遠都是一副淡漠的樣子。

    “九兒,你不小了吧?”

    “嗯,十八了。”

    “該娶媳婦了,你覺得唐驚鴻怎么樣?”

    我剛把酒喝進嘴里,還沒來得及咽,聽他一說,一口全噴了出來。

    “啥?”

    南衙微微皺眉,“這么大反應干嗎?不喜歡她?”

    “不是……是……也不是……她不是妖怪嗎?”

    “妖怪也是女人啊。”

    這話我沒法接,因為聽起來好有道理啊,妖怪也是女人啊,而且還是個大美女。

    “唐驚鴻就一點兒不好,她是個雙重人,這是一種很罕見的病,發病原因不清楚。兩重身份隨機互換,沒有特定規律。

    她姐姐以前也試圖治好她的病,不過很多年都沒有結果。你要是中意她了,等金陵的事情處理完,我就去幫你向妖王提親。”

    “向誰提親?”

    “妖界,金陵城皇帝,瓊樓樓主,九尾妖王。唐驚鴻可是妖界的公主,想娶她可不容易。”

    南衙說的我有點兒懵,他似乎對妖界非常了解。

    老實講,我并不是沒有幻想過娶唐驚鴻,從見她第一面開始,我就有些想入非非。

    不過在得知唐驚鴻是九尾妖狐以后,我思緒就變的很復雜。

    雖然爺爺倒是沒有定過什么不能和妖怪相愛的門規,可人和妖成親,總覺得怪怪的。

    而且,她是九尾妖狐,我們倆將來如果要孩子的話,生出來的孩子會是什么?九尾人妖?

    咦……我想什么呢。

    “你先回去吧,沒事多和唐驚鴻培養培養感情。很多事情現在告訴你,你一時間也無法接受,慢慢來吧。”

    又是同樣的說辭,我身邊的人好像都在告訴我,我知道的太少了,我暫時不能知道太多。

    他們到底隱藏了多少秘密?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