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恐怖靈異 > 金陵異聞錄 > 00036章再次昏迷
    關于南衙說的幾個問題,我之前倒是想過。我能看見的一些東西,其他人是不是看不到?

    雖說那晚去程府,之后看見的景象大部分是因為產生了幻覺。

    可去之前我就已經看見了白狐,而白狐出現的時候,我身邊的其他人似乎沒有任何察覺。

    至于南衙說程府的真兇是沖他去的,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發生這種離奇的事情,應天府尹只能上報錦衣衛或者六扇門。

    而南衙如果聽說,自然也會來到金陵。

    按照這樣的邏輯來想,南衙的猜測或許是對的。

    畢竟南衙平時在京城,想要在天子腳下做出些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的。皇上能籠絡來像南衙、姚嘲媚這樣的人,難道就不能籠絡來更厲害的嗎?

    我爺爺曾經也說過,皇帝被稱為真龍天子,并不是沒有緣由的。

    秦朝時,秦始皇派人去找長生不老藥,難道就沒有找到嗎?

    皇帝能夠成為皇帝,自然也知道尋常人不知道的事情。

    這時候南衙將赤霄劍重新放回刀鞘,眉頭緊緊皺起,盯著遠方說道:“來了。”

    我朝南衙看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名黑袍人出現在遠處。

    或者說,不能稱之為人。

    因為他并不是在走路,似乎是閃爍過來的。每次身影會消失一瞬,而后再出現,每次出現就會離我們更近一段距離。

    我在一些武俠小說中見過這種功夫,叫什么瞬間移動。

    不過武俠小說都是編的,尋常人是不可能這樣的,能夠做到這樣,絕非人類。

    黑袍人就這么閃了幾次,便來到我和南衙面前。

    他個頭和南衙差不多,身材看起來偏瘦,兜帽下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見,就好像沒有臉一樣。

    “南衙,天罡羅盤在你手上?”黑袍人開口問話,聲音聽起來蒼老而沙啞。

    “半個月前我就說在我手上了。”南衙回他。

    “原本以為,會有人替我從你手中拿過來。哪成想,一群廢物,沒有一個能要回來的,還得我親自出手。”

    聽黑袍人的意思,似乎找南衙要天罡羅盤的人挺多,怪不得他要故意放消息出去。

    南衙微微挑眉,“你的意思是,你來了就能要回去么?”

    黑袍人輕哼一聲,“才剛初窺門徑,就這么大口氣,你連程府的人都保不住,有什么資格在我面前這樣說。”

    “你偷走程府族譜,是不是怕我提前防備?”南衙反問他。

    黑袍人忽然暴怒起來,“廢話少說,今天你不交出天罡羅盤,我就讓你們兩兄弟,葬身于此!”

    就在此時,我忽然聞到一股很濃重的尸氣。這股味道很像之前程府死者中尸毒的味道。

    南衙眉頭緊皺,“不好,快去照顧唐驚鴻!”

    我這才意識到尸氣是從唐驚鴻的房間里面傳來的,連忙朝房間跑去。

    這時候我已經有些慌亂了,顧不上那么多,一腳將房門踹開。

    只見唐驚鴻此刻在墻角靠著,左肩膀上和左腿上全是鮮紅的爪痕,不知道被抓了多少下。她有氣無力的靠在墻角,嘴角留著血,臉色煞白,身后的尾巴區卷在地上,已經被鮮血染成了紅色。

    在離唐驚鴻一丈遠的地方,有兩只怪物。這怪物通體發紅,長著貓爪和狗頭,看起來有點兒像狼,體格比老虎要小一些。

    嘴巴很尖,鋒利的牙齒露在外面。

    其中一只躺在地上,已經奄奄一息了。剩下一只正匍匐在唐驚鴻面前,虎視眈眈的看著她,一副不敢輕舉妄動的樣子。

    我剛一進來,這只怪物便又立刻轉頭,齜牙咧嘴的盯著我。

    “唐姑娘……你沒事吧?”我皺著眉頭問唐驚鴻。

    “走……”唐驚鴻有氣無力的回道,顯然是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了。

    這只怪物,看看我又看看唐驚鴻,最后將目光鎖定在我身上。

    我拿起旁邊放著的鋤頭,彎下腰,準備迎接怪物的攻擊。

    只要在它撲過來的時候,用鋤頭直接瞄準頭,應該可以一擊斃命。

    就在我剛準備好的時候,怪物便朝我撲了過來。

    我雙手舉起鋤頭,朝著怪物的腦袋用力揮了下去。

    鋤頭碰到怪物的腦袋,“當”的一聲,鋤頭柄斷為兩截,我只感覺雙臂震的發麻。

    而怪物竟然一點兒事兒也沒有,只是朝后退了幾步。

    怪不得唐驚鴻身為九尾妖狐,還能被重傷到這種地步。

    沒辦法了,只能動用爺爺教的秘術了……

    我將右手拇指咬破,用血在左手手臂上畫了道符,默念爺爺教的咒語。

    這是一種能夠在短時間內提升力量的道術,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是不能用的。

    因為每用一次,對身體的損傷會特別嚴重。

    用我爺爺的話來講,就是讓自己身體利用周圍的氣場,來改變自己體內的氣,從而達到增強力量的目的。

    念完咒語后,我整個人變的異常精神,握了握拳頭,感覺力量也增強了不少。

    此時,怪物再一次朝我撲了過來。

    我連忙躲閃開怪物鋒利的牙齒,握緊拳頭朝著怪我身子一拳打了過去。

    “嘭”的一聲。

    感覺像是打在石頭上一樣,整個拳頭都被蹭破了皮,而怪物僅僅只是被打退了一小段距離。

    怪物似乎是意識到我不是它的對手,表情變的更加兇狠,還沖著我咆哮起來,它的叫聲就像是老虎一般。

    就在我思考要怎么對付這只怪物時,怪物再一次朝我撲了過來。

    這次它的速度比之前更快,我還沒有來得及反應,怪物便一口咬在我左胳膊上,爪子還在我肋骨處抓了一下,瞬間抓出三道血淋淋的傷口。

    與此同時,一柄寶劍從門口飛進來,瞬間刺入怪物的腦袋。

    怪物嗚咽了兩聲,倒在地上,渾身不停抽搐,彈騰了兩下便不再動彈,估計是死了。

    我長舒一口氣,還是南衙厲害,這寶劍上肯定是用了某種道術。

    要不然憑怪物這種刀槍不入的體格,十大名劍砍到它身上也得折斷。

    我將刺進怪物腦袋上的劍拽出來,又給它補了兩劍,而后在另一只怪物身上又來了幾劍,這才徹底放心。

    屋子外面砰砰亂響,估計是南衙正在和那個黑袍人打斗。

    我也無暇顧及他,主要是我覺得南衙對付那個黑袍人綽綽有余。

    我自己的傷口倒是沒什么大礙,上次在程府被抓昏迷,是因為傷口觸及到胸口,毒素蔓延太快,才導昏迷了過去。

    這次傷到胳膊和肋骨處,影響不大,現在重點是幫唐驚鴻處理傷口。

    唐驚鴻這會兒已經奄奄一息了,靠在墻角,渾身上下都是血。

    我走過去,將她抱起來。

    她便惡狠狠的等著我,很吃力的說道:“不……不準碰我……”

    都這個節骨眼了,我哪里還管那么多。

    況且在大夫面前,是沒有男女之分的。尤其是女人生孩子難產的時候,產婆沒有很高超的醫術,女大夫又少得可憐。

    這種情況下通常都是由男大夫接生的,即便是皇宮內的王公大臣也不例外。

    反正唐驚鴻現在也動彈不得,我還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將唐驚鴻放在榻上,她身上的衣服已經完全被鮮血染紅,左肩膀和左腿上的傷口觸目驚心。

    我拿起剪刀將她傷口處的衣服剪破,傷口已經發黑了。

    盡管九尾妖狐有很強的自愈能力,可看著情況,這怪物的毒性遠超九尾妖狐的自愈能力。

    我皺起眉頭對唐驚鴻說道:“唐姑娘,我現在要用針灸暫時封住的血脈,然后將毒血吸出來,可能會有些疼,你稍微忍著點。”

    唐驚鴻就那么惡狠狠的盯著我,不知道是沒有力氣說話了,還是不想說話,沒有任何反應。

    我就當她默認好了。

    不管是這種長形傷口,還是那種被毒蛇咬到的小傷口,都是可以將毒血吸出來的,能吸出來一些,身體狀況就會好一些。

    但是有一點兒要保證,自己嘴巴里面是不能有傷口的,也不能將毒血咽下去,要不然自己也會跟著中毒。

    吸血的過程倒是沒什么可說的,無非就是麻煩一些。

    處理完胳膊上的傷口,我又將她腿上的傷口也處理了一下。

    她全程就那么很不高興的瞪著我,一副極為不情愿的樣子,倒也沒說話。

    毒血吸出來不少,唐驚鴻身上的傷口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愈合。雖然很慢,但是如果仔細看的話,也能夠看見。

    這也為我省去了縫合傷口的麻煩。

    不過唐驚鴻的臉色依然煞白,看起來毫無血色。

    我自己也是將傷口簡單包扎,并沒有縫合。我自愈能力沒有唐驚鴻那么強,不過這種程度的傷口,兩天時間也差不多能夠痊愈。

    唯一的區別在于,如果不是上次喝了唐驚鴻的血,我這些傷口是會留下傷疤的。

    做完所有事情之后,就只剩下一件事。

    那便是讓唐驚鴻喝下我的血。雖然具體情況我還不是很清楚,但是上次在金陵城,那一大碗血全都是唐驚鴻喝掉的。

    “唐姑娘,你需要喝些我的血恢復一下體力,如果喝夠了你就停下好嗎?”我問她。

    唐驚鴻依舊瞪著我沒有說話。

    我沒有再說話,用刀子將自己手腕割破,放到她嘴邊。

    這下唐驚鴻總算是有了反應,狠狠的咬了我一口,便開始喝血。

    剛開始還好點,慢慢地我就感覺不大對勁,這姑娘好像是喝上癮了,咕咚咕咚的猛喝。

    漸漸地,我感覺頭有點兒發昏,后來眼前的景象也逐漸模糊起來。

    我只感覺身體越來越困,兩眼一黑,昏了過去。
3走势图连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