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恐怖靈異 > 金陵異聞錄 > 00037章醒來
    天空灰蒙蒙的,下著小雨,我坐在一座涼亭內。

    涼亭建在湖泊之上,周圍都是山,山上郁郁蔥蔥,草木茂盛,山腳下有三間瓦舍。

    湖泊澄澈見底,可以看見水藻,青石,還有七色的錦鯉,亭子旁邊靠著一葉扁舟。

    很奇怪的是,我可以看見周圍的一切,卻感覺不到我的存在,而且我可以隨意查看這里的任何地方,乃至遠處的細節。

    這種感覺就像是天上的神仙洞察著人間的一切一樣。

    這時遠處的瓦舍內走出來兩個人,一男一女。

    男子看起來二十多歲,書生模樣,長的挺俊俏的,而且咋一看挺像南衙。

    女的長的極為漂亮,真的,漂亮到我都不知道用什么詞語來描繪了。

    她的長相和氣質甚至比唐驚鴻還要更勝一籌。

    而且女子還懷有身孕,肚子已經很大了,看樣子應該只是一胎。

    書生攙扶著女子,坐上湖對岸的另一只小舟,兩個人便朝湖心亭趕來。

    到湖心亭以后,兩個人便焚香煮茶。

    女子彈奏古箏,男子便吹曲附和,只可惜我聽不見任何聲音。

    兩個人一會兒彈琴,一會兒下棋,一會兒又共同畫畫。

    期間不停地在說笑,女子臉上洋溢著幸福的表情。

    忽然之間,地動山搖,周圍的場景開始塌陷,我感覺自己像是墜入了無底深淵一樣,身子一直不停往下墜。

    就在我即將墜入無邊黑暗時,聽見牛猛的喊叫聲,“九哥,九哥……”

    我睜開眼睛,便看見牛猛那張大餅臉離我很近。

    而我感覺口干舌燥,有些心悸,額頭上全是汗。

    看來又是一場夢……

    我躺在自己房間里,身上的傷口還被包扎著,隱隱作痛,看來這次并沒有昏迷多久。

    房間里只有牛猛一個人,桌子上放著做好的飯菜,不過看起來沒有熱氣,不知道端過來多久了。

    我揉了揉太陽穴,問牛猛,“猛子,我昏過去多久了?”

    “九哥,十天了。”牛猛回道。

    我一愣,“什么?多少天?”

    “十天啊。”

    我連忙將包扎的傷口拆開,發現傷口并沒有愈合。如果是平時的話,這樣的傷口兩三天就可以痊愈,這次是怎么了?

    “九哥,你這次傷的挺嚴重,師叔都過來了,還把南衙哥的血換給你。”

    “知道了……南衙呢?”

    “也受傷了,不過并不是很嚴重。”

    “唐驚鴻呢?”

    “在樓下呢,不過……九哥,唐姑娘這十天來,一直沒有合眼,每天都守在你身邊等著你醒來。”

    我想了想,覺得我傷口愈合慢的原因,應該是失血過多。

    至于南衙跟我換血,這種醫術我師叔也懂。而且換血這種醫術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夠做的,即便是親生兄弟,有時候也無法進行換血。

    我爺爺說這是因為人體的排斥原因,因為有時候即便是親兄弟,兩個人之間也無法進行血液互換。

    等等……唐驚鴻十天沒合眼?

    意思是她的人格一直沒有變幻過?

    這會兒我才感覺肚子餓的厲害,顧不上那么多,隨便洗漱一番,便狼吞虎咽般吃了起來。

    牛猛還給我拿了些酒,本來我是想喝的,忽然之間意識到我眼睛好像出了什么問題。

    窗戶邊趴著一只蒼蠅,我竟然可以很清楚的看見蒼蠅的腿。

    不僅如此,我走到窗戶邊朝外看,很遠處山上的樹木,我都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樹葉。

    這種感覺就像是將遠處的東西拉近了一般。

    隔壁酒樓內的吵鬧聲,我也可以很清楚的聽見。

    如果將注意力集中在其中一個人上面,直接可以聽見他說什么。

    因為換了南衙的血,所以擁有了南衙的能力嗎?

    “猛子,你去告訴唐姑娘我已經醒了,這就下去見她。”

    “知道了。”

    由于傷口還沒有完全愈合,暫時不能洗澡,我只是簡單換了身新衣服,便往樓下趕去。

    來到樓下,看見唐驚鴻站在窗戶門口,還以前一樣,臉上掛著一幅冷淡如霜的表情,看著窗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起來,還是那個高冷的唐驚鴻。

    我站在唐驚鴻身后,輕咳兩聲。

    “咳咳……唐姑娘。”

    唐驚鴻回頭看著我,微微點頭,沒有說話。我覺得她的意思應該是,醒了?

    “唐姑娘請坐。”

    唐驚鴻便坐了下來,不過她將目光撇到一旁,并沒有看我。

    “傷勢好些了嗎?”唐驚鴻問我。

    我點點頭,“嗯,好些了。”

    “總得來說,還是謝謝你。”

    “唐姑娘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

    雖然唐驚鴻仍然板著臉,不過我可以感覺出來,她這個道歉是真心的。

    “我還要在這里住一段時日,所以最近麻煩南公子了。”

    “不麻煩不麻煩,唐姑娘想住多久就可以。聽說唐姑娘已經十天沒休息了?”

    “嗯,我們十天半月不休息也無妨,既然南公子沒事,我便去休息了。”

    “額……好。”

    其實我本來還想多問些什么,不過這個高冷的唐驚鴻似乎不怎么想搭理我,還是等那個溫柔的唐驚鴻出現吧。

    接下來牛猛告訴了我那天發生的事情,不過他也是聽別人說的,自己并沒有親眼見到。

    那天,南衙殺了黑袍人,不過自己也受了傷。接下來,整個六扇門妖捕遭到屠戮。

    除了四大妖捕身受重傷之外,其余的人全都被殘忍的殺害,兇手同樣還是我那天碰到的兩只怪物,而錦衣衛卻暫時沒事。

    百姓們傳聞,有江洋大盜,一時間流言四起,鬧得人心惶惶,姚嘲媚不得不下令進行全城戒嚴。

    因此也動用了金陵的城防軍,一般情況下,軍隊和六扇門各司其職,誰也干涉不到誰。

    不過大家同朝為官,六扇門和錦衣衛又名聲在外,即便是一些大將軍也多少要給些面子。

    事情的經過大致就是這樣,而南衙那邊也沒有公布任何有關兇手的消息。

    我一直很納悶,黑袍人沒有臉,也看不到雙手,到底是什么東西?

    我自己給傷口換了藥,又換了身衣服,打算去錦衣衛找南衙。

    牛猛說,十天前南衙和師叔過來給我治傷以后,就再也沒來過。

    現在已經過了小暑,用不了幾天就會立秋,天氣已經不再那么熱。

    金陵城的街道依舊繁華,即便是發生了程府命案、六扇門被屠戮這樣的命案,對尋常百姓們似乎并沒什么影響。

    大家都在傳,兇手只殺程家族譜和朝廷的人。

    至于尋常百姓,全都好好的。

    說來也奇怪,自從程府命案發生以后,金陵城內雞鳴狗盜這些事情都很少發生。

    當然,這樣的消息自然是官府為了穩定民心故意散布出去的。

    錦衣衛探靈司附近現在也變的熱鬧起來,原本蕭條的正陽街又搬過來不少人家。

    酒樓、茶館,甚至是怡紅院都有。

    我來到探靈司門口,見追風和獵影守在外面。我便過去朝他們行禮,“追風護衛,南衙在嗎?”

    追風微微皺眉,“南公子,南大人正在閉關,命令任何人不準打擾。”

    “連我也不見嗎?”我問。

    追風點點頭。

    “那他又說什么時候出來嗎?”

    追風又搖搖頭。

    “知道了。”我也沒有強求,而且我們方士也確實有閉關修煉這一說。

    沒找到南衙,我只好又趕往六扇門,打算去看看姚嘲媚的情況。

    聽說她受了很重的傷,也不知道怎么樣了。
3走势图连线专业